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4章 敬康,华清,人帝。
    受虬螭所赐,我彻底失去了意识,熟睡过去。

    不仅是蛟王等人,这一睡,就连虬螭和隐我也看不到。

    等我醒来,也不过是片刻的功夫。

    一睁眼,正好看到秋安一脸焦急地守着我。

    再四下看去,我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内。

    “谁送我回来的?”

    秋安一怔:“华清太子让奴婢奴婢先行将你带回来。”

    我苦笑了一下:“差点忘了,你有这个本事。”

    秋安脸色微红,也不做声。

    “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秋安去关好门,每次一说起重要的事,她都会留意下外面的情况,并关好门窗。

    “公主,那云琼仙子伤势并不轻,一时半会儿只怕没法复原,回不了仙界,自然要在水宫住一阵子。”

    “秋安,你也觉得是我害了云琼?”

    “当然。”

    我抬眼看着秋安,她却丝毫都不慌乱,带着一副了然的笑意:“那个云琼仙子不就是想让别人这么以为么?”

    “你也看出来了?”

    秋安这时候收起笑意,认真地对我说道:“公主,连我一个外人都看出来了,更何况是人帝陛下和蛟王这些见过大风大浪之人呢?”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知道蛟王是为了大局着想,可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白容和云琼两个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和我过不去,尤其是白容,从前的事我既往不咎,她又坐上了皇后之位,怎么还没完没了。”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个道理,公主不可能不知道,有些人一旦起了害人之心,又怎么可能因为你的大度和恩惠变好。”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水宫四下封闭,并无外面的风进来,但又是一等一冬暖夏凉的好地方。

    “秋安,你说,我该怎么办?”

    秋安也微微叹了口气,过来摸摸我的额头,有些为难地说:“若是在帝城,奴婢有信心这一局帮着公主扳回局面,但这是水宫,寻常的算计人心之策奴婢不敢用,奴婢也知道,公主您自己也不忍心。”

    正当我和秋安商讨之时,门外传来下人请安的声音。

    “参见太子殿下。”

    “起来吧,公主可曾醒来?”

    听到华清的声音,秋安赶忙去开门,待她引得华清进来之后,站在了离我稍远一些的地方。

    “愔儿,你醒了啊?”

    华清进门之后原本一脸的焦急,看到我无碍,又变得十分高兴。

    我点头嗯了一声,喊了他一声:“兄长。”

    华清看我的眼里有些躲闪,话也不通透,绕着弯对我说:“你好了么?”

    “好多了,让兄长挂心了。”

    “愔儿,也并非是我一人挂心你,还有父王,母后他们。”

    华清说这话时候,极为没底气。

    我心里没来由地起了一股火,憋着极为难受,但是我有火,也不能对真心待我的华清兄长撒。

    “你可是在怪父王?”

    我依旧没说话。

    “愔儿,其实父王并非是在罚你,而是在保护你,你想啊,人帝陛下面前,毕竟不能太过放肆,再者云琼姑姑她毕竟如今是仙界之人,得罪了她,无异于给蛟族还有整个人界找麻烦。”

    华清的话中所指,我并非没想到过。

    “兄长你别说了,你的意思我明白,我也能理解,可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华清上前拉起我的手,我想抽回来,却没他的力量大。

    “我就知道愔儿懂事,最明事理了。”

    “可是兄长,云琼姑姑从小就爱苛责我,她对你们好,给你们各种好东西,我只能远远看着,这也就罢了,还喜欢用恶毒的话来骂我,我才那么小,她就那么骂我,兄长你可知道我小时候心里有多难受……”

    华清猛地抱住我,哄着我说:“我知道,兄长知道,这些年苦了愔儿了。”

    这些话一旦开了头,便再难收住。

    “还有白容,十六年的情分,抵不过后位还有富贵荣华,在帝城里害我不够,我已经出了帝城,她也是皇后了,为何还有对我苦苦相逼呢?”

    提到白容,华清抱着我的胳膊怔了一下,却没说什么,只是轻轻拍着我的背,在我耳边有些心疼喊着:“愔儿,对不起,是兄长没护好你。”

    小时候,每次华清抱着我,我都很有安全感,如今依旧有,而且还能找到一份久违的安宁。

    过了一会儿,我从华清的怀抱里轻轻挣开,对着他说:“走吧!”

    秋安见我要下地,赶忙过来帮我穿衣。

    华清兄长一头雾水:“愔儿,你这是要去哪里?”

    “当然是请罪了,要向陛下请罪,要向云琼仙子请罪,还要和皇后娘娘以及大王请罪。”

    我心里以为华清找我来就是为了这事,所以对他一直绕圈子也有些不满。

    华清却直勾勾地看着我的脸:“愔儿,你当真愿意这么做么?”

    我点点头:“我这一晕,倒也冷静了不少,即便有再多的不满,也应该以大局为重。”

    华清笑了,他一笑,我忽然心里也好受了许多。

    华清兄长并没有让我起身,而是将我推回到床上,柔声说道:“不急在这一时,父王已经安抚了云琼姑姑,人帝陛下也没有怪罪于你,至于白……”

    华清兄长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些后悔,但还是说了下去:“至于她那儿,你放心,有母后呢。”

    “……”

    我没说话,华清继续说:“今日你只管安心歇着,有什么事,明日再说,你放心,我始终会在你的身边的。”

    我嗯了一声,却只盼着华清快走,他若再不走,只怕会看到我泪流满面。

    “那愔儿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

    我点点头,华清带着笑意便往外走。

    待他走到门口,刚要推门,我喊了他一声:“兄长?”

    他回头看着我:“怎么了?”

    “谢谢你!”

    华清太子也是个名满天下的翩翩公子,才情诗书,相貌修为,无一不是百里挑一,倒那些不过是虚名,我最喜欢的,还是兄长的笑。

    等华清离去后,秋安走到我身边,递给我一方帕子。

    我接过来擦了擦眼角,又问向秋安:“你觉得,我这兄长如何?”

    她来水宫也有了段时日,也早已知道我非水宫的真正公主,自然也看得出华清对我的心意。

    秋安低头看着我:“公主若是不生气,那奴婢便说实话。”

    “你只管说,我不生气。”

    “华清太子是个温和的人,心思纯良,但又有些愚忠愚孝,不像敬康公子那样果敢,无所顾忌,也没人帝陛下那般心思玲珑。”

    我一急,咳嗽了一声:“兄长也没那么差吧?”

    秋安含着笑意,帮我轻拍后背,等我止住咳嗽才说:“奴婢没说华清太子不好,太子殿下顾虑极多,但大是大非面前不糊涂,而且奴婢也看得出,为公主一人,逼急了,华清太子也是个豁的出去的人。”

    “所以啊,公主若饶恕奴婢的罪,那奴婢就斗胆说一声,在这三人当中,只有华清太子能够一辈子都将公主放在手心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