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5章 走,豁出脸来请罪!
    华清走后,我又睡了一会,没人打扰。

    晚膳之前醒来,念及九白还在九层水塔下,便收拾下就要往外走。

    秋安喊住我,问道:“公主要去哪里?”

    我直言相告,“去接九白。”

    膳房的人已经将膳食送来,秋安摆好了一桌,对我说:“公主,不用了。”

    “怎么回事?”

    “刚才你睡着的时候,碧千和九白小殿下来过了,小殿下告诉我,说在外面看到了舅舅,也就是华清太子,得知公主你在安睡,只是过来看看你,给你磕了个头,就又随着碧千回去了,他说等娘亲好些他再回来,不然叨唠了娘亲便是不孝顺。”

    九白如此懂事,我心中安定不少。

    秋安观察着我的反应,对我说道:“公主,小殿下有这份孝心,当真是您有福了。”

    我看着秋安,“你的意思我明白。”

    秋安有些不好意思:“奴婢的意思公主明白,如今公主不是一个人,还有九白小殿下,所以公主真的要收收自己的脾气,那云琼仙子在小殿下面前刁难过公主一次了,今日幸亏小殿下没有去人帝陛下面前,不然还不知道还要有多少麻烦,所以公主不妨忍下这一时,就当是为了小殿下,有什么事,等公主修养好了再说。”

    我嗯了一声,秋安话说得极有道理,我自然也要为九白思量些。

    “好!”

    我答应了秋安,便坐在桌前,准备用晚膳。

    此时蛟王他们应该在王宫前殿和人帝陛下一起用膳,我不需要去前面,虽然表面是遭了冷,但我也难得清静。

    如此安睡一夜。

    第二日晨间,没用秋安叫我,我自己就早早起来梳洗。

    洗干净后,秋安便在铜镜面前等我,问我:“今日,公主可要妆扮得正式些?”

    我摇摇头:“今日不需上妆了,请罪也要有个请罪的样子,就素面朝天的天,还要脱簪,以示虔诚。”

    秋安没说话,却赞赏着看着我。

    秋安帮我找来一件更为素静的白色衣服,让我穿上。

    出门之前,我又看了眼铜镜当中的自己,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平和些,并无不妥之处。

    “眼下我不得不低头,但不代表我会永远忍下去,总有一日,我定要九白,以及我身边一切我放在心上之人,不会再受一点我今日的委屈。”

    虬螭听完我的话,我感觉到他震了一下。

    原本虬螭并不同意我去请罪,依着他的意思,我就不该再去上前凑热闹,只管在自己的宫殿里歇着,他们若是有事尽管来找我,大不了水宫也不呆了,带着秋安,还有九白,天下那么大,总有我容身的地方。

    隐却一直不同意虬螭的说法,他的意思倒是和华清兄长极为相似。

    华清早在我的宫外等候,见我出来,很是高兴,同时也有些担心。

    华清告诉我说,这个时候,人帝陛下,皇后白容,还有蛟王,蛟后都在水宫的花园中。

    “那云琼仙子呢?可在房中养伤?”

    华清愣了一下,摇摇头,“她被人搀扶着,也跟着众人在花园里。”

    “如此甚好。”

    华清似乎没懂我的意思,看了我好几眼。

    我随着华清进了花园,秋安远远在我后面跟着。

    还没到人帝面前,就听到他们的谈笑声。

    人帝与众人谈笑风生,白容也难得一见,露出了女儿家的娇羞,倒是真的一副伉俪情深的样子。

    白容最先往我这里看来,怔了一下,却没说话,犹如没看到我一样,仍旧深情款款地看着人帝。

    云琼仙子被一个下人扶着,她也看到我,极为温柔却又带着一点痛心地对我说道:“愔儿,你来啦。”

    云琼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怨恨地看着我,身体却表现得极为恐惧,甚至有些瑟瑟发抖。

    云琼仙子的话,让众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在我的身上。

    蛟王今日没了昨日那么大的火气,看着我,有些凝重,似乎也有所期许。

    扶着云琼仙子的那个女官忽然好奇地问:“仙子,你没事吧,怎么你的身体这么凉?”

    女官的话,又让众人的心思放回了云琼仙子的身上。

    白容赶忙走到云琼身边,摸着她的手,嘘寒问暖地说:“姑姑你怎么了,都说了让你好好休息,怎么还出来走动,身子不好不说,还平白受到惊吓……”

    白容的话没说完,蛟后娘娘偷偷拍了她一下,白容没在意,还想再说,蛟后指了指蛟王。

    此时蛟王的脸阴寒得如同暗夜里的天,也不知是因为我,还是因为白容。

    白容这才住嘴,不再往下说,但眼中的得意之情让我心里十分不舒服。

    蛟王先是看了眼人帝陛下,人帝陛下此时却只盯着白容一个人看蛟王又看着我,问道:“愔儿,你来是做什么?”

    还没等我回答,华清便开口替我说道:“父王,愔儿来这里是为了……”

    “住口!”蛟王怒喝了华清兄长一句,又对我说:“愔儿,你自己说……”

    “是!”

    我不紧不慢地走上前,跪在地上。

    蛟后一惊:“愔儿,你这是做什么,地上凉,快起来!”

    同样被吓一跳的还有白容以及云琼仙子。

    蛟王脸上的神色却舒缓了不少,大巫在一旁,表情和蛟王差不多,有着些许的兴奋。

    我先回蛟后:“娘娘,你不要为我担心,我是来请罪的。”

    白容以及云琼立即变了脸色,白容阴阳怪气地对我说:“请罪?……”

    白容后面还有话说,我却没给她机会,恭敬地对人帝陛下说:“陛下,昨日小女是一时失了理智,对云琼仙子不敬,惊扰了了陛下和皇后娘娘,也给蛟族蒙了黑,希望陛下,皇后娘娘,大王,娘娘,云琼仙子能够宽恕小女,小女感恩戴德,自然会痛改前非。”

    白容似乎一时之间无法接受,惊异地张大了嘴。

    也难怪她这么一个反应,我不但来认错,担下罪责,而且态度还这般诚恳,我若是她,也会一时不知如何面对。

    云琼原本只是不动声色地看着笑话,听到我如此诚恳的请罪,反而有些慌了,原本弱柳扶风地靠在身边女官身上,听完我说的话,冷不丁站直了身子。

    人帝陛下忽然看着云琼仙子,露出诧异的神情,还有一分欣喜:“仙子,你好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