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6章 被白容罚跪!
    “啊?”

    云琼仙子最开始没反应过来,直看着人帝陛下。

    直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云琼仙子的身上,她才明白怎么回事,又“哎哟”一声,身子算软了下去。

    她身边的那个女官反应也快,扶着她,极为关心地问:“仙子,可需要传女医来看看?”

    云琼挣扎着摇摇头,大度地说道:“我没事,我只是看愔儿如此懂事,一时高兴而已。”

    华清站在我前面不远处,背对着我,但他的手不老实,偷偷地在背后对我举着大拇指。

    一直默不作声地大巫开口替我说话道:“陛下,大王,愔儿年幼无知,也是老臣教导无方,不如就饶了她这回吧,老臣以后一定严加管教。”

    “大巫……”

    白容皇后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大家看向人帝,等着他下旨意。

    人帝没说话,蛟王便开了口:“陛下,想来愔儿昨日也是一时糊涂,不如就饶了她吧!”

    人帝看看云琼仙子,又看看我,最后看向白容,拉着她的手:“容儿,这是你的娘家,你说呢?”

    白容很是娇羞,脸埋在人帝的肩上,“陛下……”

    “皇后娘娘,”说话的是大巫,这时候他似乎有些担心,无奈地对白容求情:“愔儿她和您一起长大,她的心性您是知道的,昨日都是无心之失,不如就免了这一次的责罚吧。”

    大巫先发制人,他的这番话一说出来,即便是白容有其他的想法,此时也不得不依着众人的说法,对我,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正当白容为难之际,云琼痛苦地咳嗽了一声,样子极为让人心疼。

    “皇后娘娘……”

    我若是没没记错的话,这是这两日之间,云琼仙子第一次叫白容为皇后娘娘。

    之前也不知道云琼是怎么想的,不管人前人后,都称呼白容为“容儿。”

    看到云琼这么痛苦,白容的眼里又有了泪水,哽咽着说:“姑姑。”

    云琼仙子艰难地摇着头:“皇后娘娘,还请不要责罚愔儿……”

    若是真刀真枪地来一场,我还不一定会输,但最怕云琼仙子的这种将你捧在高处,表面是对你好,实则是换着花样害你。

    “愔儿!”

    白容一副怒其不争地口气对我说:“我和你自小一起长大,但是这事你实在过分了些。”

    白容说到这儿,环顾了众人一周,我第一次发觉,她身上有了皇后该有的威严与气势。

    最后,她又对着人帝,十分温和有礼地说:“陛下,愔姬是臣妾的妹妹,自然感情深厚,臣妾不忍心责罚,但此事说小不小,因此必须小惩大诫。”

    人帝漫不经心地笑着说:“皇后仁德,一切依着你的意思去办就好。”

    人帝陛下从来没有这样子对我,我也没看过他如此对过别人,即便是听秋安还有其他女官说当年的事,人帝对姬后也从来没有过这个样子。

    白容这时候脸上认真起来,正了正身:“那好,陛下,父王,我便擅自做主了。”

    “愔儿,你便隐去灵力,在这里跪着,直到明日这个时辰吧!”

    忽然四下没了任何的动静。

    白容身边的那个女官,从怀里拿出一个锦盒,打开后一个药丸便被她拿在手中。

    正是隐灵丸!

    隐灵丸的厉害,我也算见识过了。

    那个女官拿着药丸便走过来,她脸上的神情颇为得意。

    “不劳皇后娘娘费心!”

    说话的是大巫,他忽然走出来,挡在那女官前面,那女官想绕过大巫,走到我这里来,大巫巧妙地挡着她的路,没让她得逞。

    大巫一个术法丢过来,我就感觉身上的灵力封起来,连带着气力也小了不少。

    没了灵力傍身,跪在那儿便觉得十分难受,即刻膝盖就疼痛难忍。

    白容看得有些恼火,便问道:“大巫,你这是做什么?”

    大巫也不慌乱,对白容说道:“皇后娘娘赎罪,那隐灵丸是帝城里的宝贝,没必要在水宫里面浪费,再说愔儿犯了错,我这做师父的责无旁贷,不如我亲自来惩罚。”

    白容仍旧不依不饶,还想说些什么。

    蛟王瞪了白容一眼,即便她如今贵为皇后,但还是念及父女亲情,不敢顶撞。

    白容无奈,对那女官使了个眼色,那女官会意,便趁着大巫没注意,绕过大巫,朝着我走过来。

    秋安拦下我的身前,并不给她让路。

    这女官想也没想,扬起手就要打秋安。

    秋安眼睛都没眨一下,就迎着这一巴掌。

    只是女官并没有得逞,华清及时地站在秋安面前,抓住女官的手。

    “别太放肆。”

    华清在那女官耳边轻声说道。

    女官脸涨得通红,便放弃了打秋安,却没打算就此罢休。

    “太子这么拦我,我没法去检查她是否被锁住灵力。”

    华清仗着自己的身份耍起了无赖:“我不管,自己想办法,反正我不会给你让路。”

    那女官另生一计,手轻松地就从华清手中挣脱出来,隔空向我放出神识。

    等她用神识将我探知完毕,心满意足地回到白容身边,肯定地点了点头。

    秋安始终没说话,她一个帝城里出来的小小女官自然也没有说话的份。

    秋安默默走到我身边,也跪了下来,轻声地说:“公主,奴婢陪你。”

    我看向她,摇摇头,她无需如此。

    秋安却苦笑了一下,面无惧色地看向白容等人。

    人帝饶有趣味地看着秋安,忽然开口问道:“这个丫头看着眼熟,可是在帝城里就跟着愔姬的?”

    白容刚要说话,一直在人帝身后不远处没说话的乌北寒忽然开了口:“回陛下,这女官名叫秋安,之前在帝城一直跟着愔帝姬。”

    愔帝姬!

    傻子也能看得出来,乌北寒是在故意帮我,他看似随口的一句话里,忽然就提到了人帝曾封我的帝姬身份。

    白容回头狠狠地瞪了乌北寒一眼,乌北寒只是低下头,却没有一丝惧意。

    “陛下……”

    没想到人帝陛下却仿佛没听懂一样,只是看着白容:“走吧,皇后带朕在水宫里到处走走,不要因为这些小事坏了性质。”

    白容松了一口气,对人帝行礼,笑靥如花地说:“是,陛下。”

    就这样,人帝陛下还有皇后在前面走,蛟王,蛟后,大巫在后面跟着,云琼仙子也在后面被人扶着跟了过去。

    华清没走,还留在我的身边。

    他有些懊悔,不敢看我,低声说道:“对不起,愔儿,我没想到会是这样。”

    我劝着他说:“兄长你不必介怀,为了所谓的大局着想,我早就料到会这样,跪上这一日一夜,愔儿受得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