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章 世上总无两全法!
    华清兄长似乎并不认同我劝慰他的那些话。

    “愔儿,若是平时还好说,可是如今大巫封了你的灵力,你现在修为全无,还有体力,连个凡人都不如,怎么能跪倒明日。”

    我刚要说什么,远处走来两个身影。

    “我还在好奇兄长去了哪里,原来还留在这儿。”

    说话的却是白容,身边跟着的,正是之前拿隐灵丸的那个女官。

    “兄长,大家都在逛花园赏花,你也同我一起去吧!”

    华清淡然地笑了一下,“谢皇后娘娘,但微臣就不去了,微臣就留在这儿,陪愔儿吧!”

    白容看了我一眼,却只是居高临下地看,理也没理我。

    “兄长你这又是何苦呢?”

    华清始终带着笑,对着白容也不生疏,但也没听她的话。

    忽然,华清在我身边也跪了下来,与秋安一左一右地跪在我的两侧。

    “兄长!你……”

    白容急得差点要哭出来,发红的眼睛瞪着我,强憋回去要流下来的眼泪。

    “皇后娘娘早些回去吧,别让人帝陛下等得急了,微臣就在这儿先陪愔儿,就不去伺候陛下和皇后了。”

    白容冷冷地吸了口气,无可奈何地点点头。

    “好!”

    白容不再逼华清离开,而是居高临下地伸出手指,极为轻蔑,要带着几分妖娆地指了指我,没说话,但意思我明白————“来日方长,你给我走着瞧。”

    我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眼远处,心下了然。

    白容刚准备要走,她身边的女官恶狠狠地咒骂着我说:“狐媚贱人,真是一点也不安分。”

    秋安挺直身子,想还击她几句。

    我暗中用跪在身后的脚偷偷地碰了秋安两下,拦住了她。

    秋安会意,又低下头不说话。

    那女官却不肯就此罢休,看着秋安挑衅地问:“怎么,你不服气?”

    秋安没答话,我却用着同样不屑,并且挑衅的眼光看了那女官一样。

    “奴婢知道公主不服,所以您对奴婢无礼也是理所应当,但还希望公主知道,您那个虚无缥缈的帝姬称号,可是一点用都没有,刚才陛下的反应您也看到了,您对我无礼也就算了,若是您再对皇后娘娘无礼,休怪奴婢也对您放肆,还望您别忘了自己庶女的身份。”

    这话华清听得都火冒三丈,但始终没有反抗。

    我抬起头,冷哼了一声,无论是看向女官,还是看向白容,都带着鄙夷。

    “怎么,公主还是不服?”

    我看着那女官那张令人恶心的脸,呸了一下。

    第一,我只是口中呸了一声,也真呸了口水出来,但身体却没有任何的动作,从远处看不出分毫的不妥。

    第二,我也并非只对着女官呸的,连带着白容,我也呸了过去。

    果然女官抓住了这个破晓,扬起手就是一个耳光打了过来,用了很大的力气,我的脸火辣辣地疼,嗓子里也一股腥甜的味道。

    她并非只用蛮力,还夹杂了灵力,打在我身体上,有了些许的内伤,她还算是手下留情。

    我没有强忍着,嘴角松开一点,让那口血流了出来。

    “放肆!”

    华清跪在我身边,对那女官怒斥着。

    女官却不慌乱,对白容恭敬地说道:“皇后娘娘,愔姬公主的妆容乱了,不如让奴婢帮她整理一下。”

    白容轻轻地嗯了一声,眼中不乏痛快之意。

    我嘴上虽有些痛,但心中得意,害人终害己,我赌你白容会自食恶果。

    那女官说完便一挥袖子,一道凌厉的风便吹起来,向我嘴这边袭来。

    我以为她又要打我,想着这一次说什么也不能再挨着,忽然又反应过来,她这是想擦掉我嘴角的血,消灭罪证。

    我将计就计,头一偏,她并没有吹掉我嘴角的血,相反的,那风打在我的头上,将我本就随意披散着的头发吹得极为混乱,即便没有铜镜照着,我也能猜到此时自己的样子有多么狼狈。

    女官虽然没得逞,却歪打正着,更为得意。

    白容还没来得及得意,这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声:“皇后娘娘。”

    白容一惊,险些站不稳。

    来人却是乌北寒。

    白容稍微镇定了一些,身边女官看着乌北寒,有些高傲地问道:“乌大人不去陛下身边伺候,来这里做什么?”

    乌北寒没理她,对着白容行礼:“皇后娘娘,陛下等你等得有些急,便让下官前来请你过去。”

    白容点点头,也不慌乱:“好,知道了,本宫这就……”

    白容说到这里便说不下去,因为她的目光已经看向乌北寒身后的远处。

    远处有一群人,正是人帝陛下还有蛟王他们,此时他们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这里,只是我被封了灵力,开不了眼,也就看不清他们的表情。

    白容脸色大变,极为慌张惊恐,腿上也开始劝了,便要瘫下去。

    她身边的女官眼疾手快,立马扶住白容。

    白容这才站住,没失了仪态。

    乌北寒这时候做了一个请的收拾:“还请皇后娘娘移驾,别让陛下等得不耐烦。”

    白容早就没空理我,绝望地叹了口气,又勉强挺直身子,朝着人帝那群人走过去。

    那女官紧随白容身后,走前回过头来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乌北寒最后才离去,他给我留下一张干净的帕子,还有个黑色药瓶,不发一言,就低头离去。

    华清捡起地上的药瓶,上面并没有写着任何名字,他又打开瓶口,凑近鼻子闻了闻。

    华清精通医理,只闻了一下,便放心地对我说:“愔儿,这是由半枝莲还有寻骨风两种药材放在一起研磨而成,虽不是什么珍贵药材,倒也来得及时。”

    半枝莲,还有寻骨风这两种药材,我曾在书上看过,都是活血化瘀,消肿止痛的好药。

    华清这时候又从秋安手中接过那方白色帕子,对我说:“愔儿,你转过头来,我帮你擦干净,再一些药,想来过会儿便不会痛了。”

    我摇了摇头,并没有接受华清的好意。

    “愔儿,怎么了?”

    我面对着前方跪着,仍旧低着头,对华清说:“兄长,我现在不想上药。”

    “不上药你的脸可就会……”

    华清话说到这里,便没再说下去,我眼角的余光看到他有一丝失落和无奈,但终归还是静静地跪在我身边,陪伴着我。

    兄长啊兄长,你也莫要怪我,实在是没有两全的办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