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8章 跪啊跪,疼啊!
    华清要帮我擦脸上药,我拒绝,他是个聪敏人,自然知道我想以此生事。

    华清就此不再说话,我一时有点后悔,女人之间争斗,不过都是比谁的心机深,说来说去都是一些上不得台面的阴招,所以我有些自责,不该把华清也牵扯进来。

    秋安盯着我的脸,似乎有些不放心:“公主,不如让奴婢先帮你上一些药吧。”

    我依旧固执地不肯,摇了摇头,“忍过这一时,也许就能换来一时平安了。”

    “屁话,怎么可能?”

    我以为是华清说的话,后来再一想,他不可能如此粗鲁。

    “我说你个小丫头,我帮了你,怎么还被你骂粗鲁!”

    虬螭的声音!

    “我不是被大巫封了灵力了么,怎么还能与你们说话?”

    “第一,大巫对你手下留情,没有封死你的灵力。”

    “第二,你现在修为不低,我与你一荣俱荣,所以即便是大巫想封,封住你可以,他是封不住我的。”

    “看把你能的,对的,刚才你怎么说你帮了我?”

    “天机不可泄露。”

    我“切”了一声,不愿意理他,便又唤了几声隐。

    隐对我说:“刚才那女子是厉害,但对你没用多少灵力,虬螭先是帮你避过了她的试探,后来那女子打你,虬螭知道你心里的想法,放了些你的血出去。”

    “……”

    虬螭见隐把他做的事,详详细细地和我说了一遍,便有些不愿意,对着他吼道:“就你嘴快!”

    “多谢了!”

    “无妨。”

    “嘿嘿,没事。”

    “等一下。”

    “怎么了小丫头?”

    “刚才隐说,你放了我的血?……”

    “……”

    “说话,给我个解释。”

    “听不见,我有些累了,睡觉去了。”

    “喂,喂,喂,你给我回来……”

    虬螭没再理我,隐也慢慢没了声音。

    “愔儿,你在笑什么?”

    华清在我身旁,忽然看着我问道。

    “啊?”

    我立马反应过来,发现华清与秋安都在盯着我看。

    “我笑了?”

    华清终于也带了笑意,肯定地点点头。

    我又看向秋安,她也重重地点了点头。

    我一下子有些不好意思,“没,没什么。”

    华清也不再杵在那儿,忽然握着我的手。

    从小到大,这是第一次,华清的手让我感觉到一丝温暖,没有一丁点的冰冷。

    我做好了跪倒明日晨间的准备,只是因此连累了华清兄长有些过意不去。

    连着劝了几次华清,他却十分固执,并不肯起身离去。

    午膳时,蛟后娘娘身边的婢女素素过来又叫了一次华清,华清依旧没听劝。

    素素有些歉意地对我说:“娘娘让我和公主说声对不起,她始终是没帮上公主。”

    我连连摇头:“千万别这么说,我对娘娘感激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怪她呢?”

    素素叹了口气:“奴婢愚笨,本来娘娘让我给公主带了公主爱吃的饭菜,但是被皇后娘娘身边的人给拦下了,是奴婢对不起公主……”

    “没事,素姐姐你无需放在心上。”

    这素素是蛟后娘娘的贴身婢女,跟着娘娘也许多年了,也算是看着我和白容长大的。

    素素有些欲言又止,想要走,却又不甘心,最终还是对我说:“公主,奴婢有句话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素姐姐,你有话请直言无妨。”

    素素看了华清一眼,终于还是对我说:“公主你非娘娘的亲生女儿,但奴婢从小看在眼里,娘娘她对你,比对太子和如今的皇后娘娘都好。”

    “我知道。”

    素素继续说:“事到如今,娘娘心里还是更看重公主你的,公主可能不知道,娘娘这几日人前如常,暗地里一直哭,说对不起你。”

    “姐姐你别说了,我……”

    “奴婢说这些并不是让公主怎样,奴婢也知道公主受得委屈比谁都大,时过境迁,有些人心始终会变,奴婢只是想着,若是公主心中有怨,千万别记在娘娘头上。”

    素素说完这些之后,眼中已经带着点点的水光。

    “姐姐,你放心,我这一生,心里会永远记着娘娘对我的好,会一直念着她的恩情。”

    素素没再说别的,对我和华清行了礼后,便径自离去。

    “愔儿,你饿不饿?”

    华清看着我,有些关切地问道。

    我摇摇头,“兄长,要不,你还是先回去吧,皇后娘娘没有罚你,你没必要在这儿一直陪我。”

    “说什么呢!”

    华清有些不开心,但看我几眼后又心疼地问我:“跪了这么久,一定很疼吧?”

    华清说得没错,现在我就是**凡胎,跪得腿是又疼又麻。

    我仍旧逞强地不承认,但华清却不相信,手上会聚了不少灵力,便要渡给我。

    只是不知是不是大巫的那道束缚的原因,华清渡过来的灵力又全数反了回去。

    “这是怎么回事?”

    华清和秋安都很疑惑,我虽不清楚,但也没当回事。

    我又转头问秋安:“你没事吧?无辜连累你也跟着我跪了这么久。”

    秋安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公主不用和奴婢见外,奴婢早就和公主一条心,一条命,再说,奴婢与华清太子一样,有一些灵力在身,所以公主不需要为奴婢操心。”

    就这样又跪了一个午后,我虽腿脚仍旧疼痛,但好在隐给了一些灵力给我,让我没那么难过。

    晚膳时候乌北寒过来传了人帝陛下的旨意,许我免于责罚。

    华清如释重负,欢喜地起身,秋安也起了身,他二人一左一右,慢慢地扶起我。

    乌北寒见状,又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物件。

    我一眼看出,那是大巫随身带着的一块宝玉。

    “是大巫的信物!”

    华清满面春风,看着乌北寒手中的玉。

    乌北寒拿着那块玉,对着我念了几句大巫门下的咒语。

    乌北寒念完后,我只觉身心顺畅,大巫下在我的禁咒也便随之解开。

    乌北寒对我说:“大巫没对我说,但属下听到大巫的几个弟子说,大巫给你下的这道禁咒,除了封住你的灵力,其实也是偷偷在给公主你加了保护,里面的灵力出不来,外面的灵力却也攻不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