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9章 乌北寒和白容势同水火!
    乌北寒拿着大巫的宝玉,几下就帮我恢复了灵力。

    华清要带着我一起去人帝陛下那里谢恩,这是情理当中的事,我说好,但是让华清先去,我随后就到。

    华清不放心,而且也很疑惑为何如此。

    我和他讲,是因为我的灵力才恢复,动起来还是不方便,需要缓和一会儿。

    华清便要留下来等我一起。

    我劝他,毕竟是蛟族太子,怎可太过于儿女情长,不如他先去前面看,我有秋安陪着就好。

    华清这才听了劝,起身离去。

    华清走前看了眼乌北寒,乌北寒只是低头行礼,却没说话,也没和华清一起离开。

    等华清走后,秋安也退后几步去。

    她到是聪明,看出来我是估计支走华清。

    同样看出来的还有乌北寒。

    我先对乌北寒道了谢意,乌北寒只是一笑,对我说:“公主不要放在心上。”

    “大人,好像和皇后相处得并不融洽?”

    这话在我心中已久,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原因,乌北寒似乎与白容势同水火。

    乌北寒眉头皱了起来,却只说了声:“无妨,公主无需担心。”

    乌北寒虽然没承认,我却忽然记起来一件往事。

    青凰由青鸟化成凤凰的那个晚上,我跟着它来到一个荒芜的偏殿,那偏殿破财的和蹁跹殿比起来,只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但也正是在那里,我躲在院内的假山里,发现了云书,以及他和乌真公主的私情。

    我救下云书和乌真都是后来的事,但就在那个晚上,我无意间留意到偏殿院内的那口水井旁边,有如珍珠点点,像是月光闪烁,却又零零散散。

    白容!

    当我的心里冒出这个念头,着实把我自己吓了一跳。

    “乌大人,可是因为她得知云书以及乌真一事?”

    “公主,你怎知……?”

    乌北寒一脸警觉地看着我,似乎开始起疑。

    我赶忙解释:“并非我向她透露,除了秋安,我并没有和任何人说过。”

    乌北寒回头看了眼秋安,表示相信我。

    我和他说了实情,告诉他那日我曾在假山后听到了他和乌真说的话。

    乌北寒倒没多么惊讶,毕竟后续我出手救下乌真的同时,已经得知了全部真相。

    “但是大人,那日我在院内的井边,看到了许多亮点。”

    “有何不妥?”

    “那亮光一点一点,倒像是珍珠落在地上。”

    乌北寒面庞上起了寒霜,若有所思地安静了一会。

    许久,他对我说:“多谢公主,告诉我实情。”

    我直接问他:“严重么?”

    乌北寒这次也不瞒我,他告诉我如今他与白容的确势同水火,但一般情况互不干涉。

    白容也的确曾拿乌真和云书的事情威胁过乌北寒,让他为自己做事,也曾经以此逼问乌北寒,我是否有什么把柄能够为她利用。

    好在乌北寒并没有屈服,对于乌真一事,的确是山猫族不为人知也不太光彩的事,但乌北寒没必要就此对白容言听计从。

    要知道,这事真正在背后点头的人,却是人帝陛下。

    白容算计乌北寒不成,但乌北寒也不敢轻举妄动。

    而乌北寒虽然对皇后无计可施,但若想在大事小情上影响她,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如此,两人在人帝身边,就这样相互制约。

    乌北寒颇为平静地和我说了他和白容之间的局势之后,便要回到人帝陛下身边去。

    “公主可一同前去?”

    我摇了摇头,“我需要回去歇息,晚些再说吧!”

    乌北寒有些意外,但是也没说什么,走前对我行了一礼,还说了一句:“公主好生修养,属下先行告退。”

    “有劳大人了!”

    等乌北寒走远,秋安回到我的身边扶着我。

    “公主不去人帝陛下走一圈么?”

    秋安带着一丝笑意,看着我问道。

    我摇摇头,摸了摸自己的脸,此时还有些隐隐作痛,“时日还长,没必要急在这一时。”

    “可是华清太子还在前面等着你……”

    我想想也是,便从远处唤来一个婢女,让她去前面,偷偷告诉华清太子,就说我先回宫歇着了。

    秋安看着那婢女远去的背影,秋安故意问我:“公主,回去么?”

    我发觉秋安是在故意逗我,白了她一眼,“当然不回。”

    “那……?”

    “去九层水塔。”

    秋安这回不再说什么,搀扶着我去找三婆。

    九层水塔属于大巫管辖,并不在蛟族王宫之内,所以这一路并不近。

    我由秋安扶着,这一路上在人前一瘸一拐地走着。

    没有虚弱到寸步难行,但不舒服也是真的,因此,我没刻意装作一切安好,也没有故意地装着多严重,就这样走着,走出水宫,来到九层水塔外面。

    碧千一早就在水塔外面站着,似乎专门是在等我。

    “公主,将你送到这儿,我便先回去了。”

    秋安见到了地方,秋安也出来迎着,便要回去。

    “也好。”我允了秋安,毕竟这是大巫的规矩。

    “秋安姐姐等等。”

    说话的是碧千,等秋安回过头来,碧千对我说:“公主,三婆说,今日不妨将秋安带下去,也好照顾你。”

    秋安有一点欣喜,但仍旧看向我,等我的反应。

    “三婆这丫头,怎么总是能算出我要来,真是的,连点**都没有。”

    碧千一愣,复而反应过来,掩嘴便笑。

    秋安也忍俊不禁,与碧千相视一眼,笑了起来。

    碧千在前面带路,我和秋安就在后面跟着。

    九层水塔下面阴寒,我习惯性得运起灵力抵挡,因此,腿上的伤痛也减轻了许多。

    秋安第一次进入这水塔下面,反十分得体。

    我记得我小时候第一次跟着碧千还有大巫进来的时候,被里面阴森森的气氛,还有长廊两侧恐怖的图案吓得够呛。

    而秋安这次和我一起进来,非但镇定自若,没被里面吓到,而且还目不斜视,一点没有好奇的样子。

    倒是她的手一直搀扶着我,就这样一直走到三婆的面前。

    九白一直在三婆身边呆着,一看到进来了三婆的内殿,飞跑过来,以他的小个子,也只能抱到我的腿。

    九白一边抱我,一边焦急地说道:“娘亲,我好担心你,你没事吧!”

    秋安赶忙提醒:“小殿下,公主的腿受了伤,你可千万小心些。”

    九白一听秋安的话,吓得赶忙松开了手,有些自责地问道:“娘亲,孩儿有没有弄疼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