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 九层水塔寻心安!
    见九白如此心疼我,我心里一暖,刚要和她说我没事。

    这时候三婆带着笑意,喊着九白过去:“傻孩子,来姨母这里,你娘亲恢复了灵力,现在什么事都没有。”

    九白看了三婆一眼,仍旧是极为恭敬,然后又转头看向我,有些疑惑地问着:“娘亲,姨母说的是真的么?”

    我点点头,“是啊,娘亲如今已经没事了。”

    九白立马开心地笑了,拍着手说:“娘亲没事就好。”

    三婆与我相识一眼,又指了指她旁边的椅子,说:“虽不疼了,应该还是累的,你过来坐吧!”

    “好。”

    秋安便扶着我往椅子上走,三婆虽然饶有趣味地看着她,秋安却当作没看见一样。

    九白这时候也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扶着我,虽然起不到一点作用,但也由此让我看到他孝顺的心思。

    三婆靠着软垫,气定神闲地对我说:“你这贴身的姑姑,还有你这儿子,倒还真是关心你,我都说了你没事,他俩竟然一点也不敢怠慢。”

    “就你事多!”

    我忍着笑意故意骂着三婆,她不生气,只当没听见。

    碧千在那里忍着笑,我故意逗着她和三婆说道:“碧千啊,你看你,再看看三婆,我都来了这么久了,怎么连杯水都没有。”

    碧千也不怕我,反过来逗我:“知道公主你要来,奴婢早就将茶水倒掉,公主也只能干渴着了。”

    我指着碧千,对三婆说:“你看到了吧,你个小丫头天天不敬我,对我不好,现在连带着碧千也开始苛待我。”

    三婆在那里慵懒得按着自己的太阳穴,嘴上也不留情,对着碧千说:“下去领赏吧!”

    碧千痛快地回了声:“是!”

    虽然嘴上不留情,但碧千还是去帮我倒了些水来。

    房内的桌子上放满了吃的,显然这两日三婆,还有碧千将九白照顾得很好。

    我也不见外,在桌上拿起吃的就往嘴里送。

    秋安忙给我递水,碧千和我喊着:“你慢点吃,别噎着。”

    “饿了一天了,怎么可能慢得下来,碧千还有没有好吃的,赶紧给我端上来,红梅珠香,莲蓬豆腐,红豆膳粥,翠玉豆糕,有什么好吃的你赶紧都给我端上来。”

    其实我喜欢吃的并不知这些,但三婆和青青一样,都喜吃素。

    许是我吃相太难看,三婆都看不下去了,劝着我:“你慢些吃,知道你饿着一日了,早就给你背下了。”

    “碧千,快给她端上来吧!”

    三婆说话间,碧千已经将给我备好的美食拿了上来,多得这一大张桌子都快放不下了。

    秋安一直在我旁边站着,帮我端水夹菜,十分得体。

    我对秋安说:“这一日害你和我一起吃了不少苦,你也坐下一起吃吧!”

    秋安摇头,“奴婢多谢公主体恤,但是奴婢不饿,公主无需惦记着我。”

    “说谎!怎么可能不饿?”

    可不管我怎么说,秋安就是不肯坐下和我一起吃。

    碧千劝说着秋安:“秋安姐姐,你在水塔这儿,不需要客气,安心和公主一起吃就好。”

    秋安闻言笑了,可就是认准了死理,不肯坐下吃。

    正当我头疼的时候,三婆忽然开了口,让碧千带着秋安下去。

    “正好碧千也没吃饭,不如你俩就在膳房随便吃一些吧,正好碧千你也教秋安一些在水宫需要注意的失宜。”

    秋安这才听进去几分,看着我问:“那奴婢就先下去了?”

    我连连点头。

    碧千也对三婆说了声:“是!”之后便带着秋安去了膳房。

    我心悦诚服地看着三婆:“小丫头,你还真是会忖度人心,我当真佩服你!”

    三婆白了我一眼,“少来这套!”

    我继续如风卷残云般地狼吞虎咽这些没事,三婆不忍心看我,眯着眼睛轻声说道:“你发没发现,碧千似乎很愿意和秋安说话。”

    “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碧千从前在你我面前,都十分拘谨,说话办事也老练,看到秋安她似乎有许多共同的话要说。”

    三婆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这时候九白在我脚边,隔着我的裙纱,小心翼翼地吹着气。

    我有些不解,问他:“九白,你这是做什么?”

    九白眼里有了泪光:“孩儿今日在水塔内,不能陪娘亲,娘亲在外面挨饿受罚,九白给娘亲吹吹,这样娘亲就能好受些。”

    九白越说越难过,后面甚至有了抽噎声。

    九白一哭,我心里也十分难受,看着桌上的那些美食,忽然也有些模糊,被一层水光包着。

    不只是被九白的乖巧懂事打动,而是小时候看到蛟后娘娘哭的时候,我也曾如九白一般,感同身受地会心疼她。

    从小我们三个当中,蛟后娘娘把最多的心思放在我的心上,如今,蛟后娘娘也是因为我哭的时候最多。

    只是我和白容,没有谁让娘娘她能少操一点心。

    “你怎么了?”

    三婆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眼,身子也坐直了些,看着我问。

    我赶紧用袖子擦了擦眼睛,“没事,碧千今日辣子放的有些多,等她回来,我一定找她算算账。”

    三婆只是笑笑,并不戳穿我。

    倒是九白,看到什么便说什么。

    “娘亲别哭,九白不会惹娘亲生气,九白会一直陪着娘亲的。”

    本来我以为就此翻过,不承认自己哭了的事实,三婆也没追问,九白的孝心却让我暴露的一干二净。

    三婆看着我,我也看着她,两人大眼瞪小眼,终于没忍住,笑了出来。

    我这破涕一笑不要紧,反倒是把九白搞得一愣,他抬起头看着我半天,又回头看了看三婆,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但九白毕竟还小,见我高兴了,他也就高兴了,咧开嘴,极为开心地跟着笑。

    这时候虬螭忽然在我体内说话。

    虬螭虽然不老实,但在三婆这里他一直不敢造次,能不出来就不出来。

    隐也一样,虽说不上躲,但在三婆面前也会有所恭谦。

    虬螭开口说的是:“你们这些女子啊,一会哭,一会笑,真的是好生奇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