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1章 我能活死人,肉白骨!
    虬螭说完这话,我刚要反驳他,忽然发现三婆正在盯着我看,我心里有些提心吊胆,生怕虬螭因为这话惹恼了三婆。

    没想到三婆并没有生气,而是忽然对着我吐了吐舌头,和我担心的相反,很是不好意思。

    虬螭说完,没想到三婆是这个反应,也很意外。

    虬螭很快就隐去了踪影。

    三婆见我放下了手,也不再动碗筷,便问我:“你吃饱了?”

    “吃饱了!”我拍了拍手,并整理下衣服上的残渣。

    九白这时候盯着桌上的那些吃食流口水,一面怯生生地看着三婆。

    “怎么了?”

    三婆告诉我说:“你这个儿子啊,今天碧千给他备了这么些吃的,原本他吃得好好的,但是无意间听到我和碧千谈论你在外面挨罚,还没有东西吃的事,他也不闹,偷偷地掉了掉眼泪,就不肯再吃了,碧千问他为什么,他说留给你吃,不管碧千怎么哄他,他就是不听,非要等你回来,还要你吃完之后,他才肯吃。”

    九白的眼睛仍旧盯着桌上的吃的,仿佛三婆说的不是他一样。

    “吃吧!”

    “吃吧!”

    三婆和我一人对九白说了一句,他这才肯伸手去拿桌上的吃的。

    九白吃的样子也很狼狈,三婆笑话着我俩说:“你们娘俩,吃起东西来,倒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上辈子定是饿死鬼投胎。”

    我被她说得有些不好意思,嘿嘿地干笑了两声。

    三婆自己说完,却不知道想起来什么似的,脸上挂着几道阴霾,一下子变得有些不开心。

    “怎么了?”我担心地看着三婆,以为有什么事。

    三婆轻轻摇了摇头,并不肯告诉我实情,倒是反过来问我:“看你的样子,这一次是不肯善罢甘休了?”

    三婆盯着我的脸看,我抬头摸了摸自己的脸,一阵疼痛传来,虽然已经感觉已经淡了许多,但也能清楚地提醒着我,今日所受到的屈辱。

    “她们一而再,再而三的害我,我让了太多回,这次就不想让了。”

    “想好了?”

    “想好了。”

    “想好了就去做,有我在,没人能把你怎么样。”

    三婆的这句话她从前就对我说过,如今再说起来,我心里仍旧是一阵激动和感慨。

    九白在那里吃着东西,听到我和三婆的谈话,虽然不能全懂,但还是学着三婆的样子对我说道:“娘亲,你去做,九白也会保护你。”

    我捏了捏九白的脸,九白吃痛,却并不生气,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几声。

    原本我把九白带回水宫,只是看他可怜,不想让他一个人孤苦伶仃地在清水河边受欺负,但是没想到,把他带回水宫之后,我的生活也多了许多欢乐。

    我与三婆正说着话,这时候碧千还有秋安从外面一起回来了。

    “吃饱了?”

    我故意逗着秋安。

    秋安脸一红,还是点点头,行了一礼:“多谢公主,多谢尊者。”

    我劝说着秋安:“以后来这水塔,和在我们自己宫里一样,你没必要太拘谨。”

    秋安听我这么话,怔了一下,双眼却看向三婆。

    三婆点点头,“你在帝城里帮我照顾了愔姬小丫头,碧千她也很喜欢你,以后九层水塔你可以和愔儿一起来,外面的人不会拦着你,在这儿你也不需要拘谨着,在愔儿那儿是什么样,在我这里就依旧是什么样。”

    碧千有些欣喜地拉着秋安说:“你看,我就说吧!”

    秋安虽然没有像碧千那般兴高采烈,但是眉眼里但也充满了喜色,又是一顿谢恩。

    眼看着外面天色有些晚了,三婆对我说:“不如你今日留在儿睡吧!”

    我没有接受她,还有碧千的好意,今日累了许久,我还想回去筹谋一下。

    三婆见我不愿意,也不强留我,让碧千拿了些药过来。

    其实乌北寒给我的药一直在秋安那里放着,因为我想留着脸上的伤疤,所以没让秋安给我上药。

    等碧千拿来药,三婆和我讲:“你脸上的伤,你愿意留着就留着,反正不及在这一时,即便你毁容了也不用怕,我都能治好你,但是你的腿上有伤,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就让碧千给你上些药吧。”

    三婆想得如此周到,我当真是没法拒绝。

    我让九白去一边玩,秋安见我是故意支走他心中觉得不妥,把帮我撩起裙子,露出里面的腿。

    秋安,还有碧千也算是见过许多风浪的人,但看到我腿上一片青紫的时候,还是吓了一跳。

    “公主……”

    秋安很难受,颇不是滋味地喊了我一声。

    “没事,那时我被封住了灵力,难免会受一点伤,现在灵力恢复了,又有三婆的灵药,今日睡一晚上,明天就好得差不多了。”

    九白见这面情况不对,便要过来看,我对秋安使了个眼色,秋安叹了口气,换上一副轻松的表情,又将九白抱起来:“小殿下,奴婢帮您收拾收拾东西,等一会公主带你回宫。”

    一听到回我的地方,九白非常高兴,也就由着秋安抱着自己。

    碧千小心翼翼地帮我上了药,一阵冰凉惬意的感觉从我的腿上传到我的心里,好不舒服。

    我和秋安抱着九白要走,三婆忽然叫住我,对我说:“愔儿,无论你受了多么重的伤,只要你的神识在,我就能帮你活死人,肉白骨,但是你在外面百般忍让的时候,那苦可是你一个人在受着,你可要想好了值不值。”

    “我知道,以后定不会再让人欺负了去。”

    “即便是仙界,你也不用怕,有我在。”

    “好!”

    “你回答得好敷衍啊,这样吧,明日我送你一份礼物。”

    “什么礼物?”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

    我出了九层水塔之后,带着九白往回走。

    虬螭这时候依旧是不甘心地出来对我说:“哎,我就纳了闷了,怎么就她医术高,能保护你,能帮你治伤,我难道不能么?就算我不能,不是还有隐么,她是巫神就了不起啊!”

    隐在那儿看着虬螭气急败坏的样子一个劲地发笑,让他别太当真。

    “怎么能不当真,你说,她一个小丫头,说大话的时候,都没拿咱们两个老家伙放在眼里。”

    我见虬螭着急,想着戏弄他一下,便依着三婆教给我的法诀,摸了几下玄月佩,很快三婆的气息便强盛起来。

    “咳咳,哎,我就说蛟王他们,真不应该这么对愔儿,好歹我也算蛟族的祖先,虽是外祖,他们就应该好好敬我,还是三婆这个小丫头,不这位巫神尊者好啊!”

    虬螭赶忙改口,声音逐渐小了下去,消失在我体内,没了气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