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2章 礼物就是青青!
    如此又过去了一夜,晚间在床上睡着的时候,九白紧紧地搂着我,不肯松手。

    等他睡熟了之后,我试图起身下地,但一动,九白就和受到了惊吓一般,睡梦中也极为不安。

    如此,我便再不动,只安心地看着九白安睡。

    这一晚上的月色极好,月亮隔着蛟族上空的水幕打下来,水宫中万物安睡,蒙着一层有些不真实的光,处处都是一股朦胧的美。

    许多年前,人帝就曾夸赞过水宫里的夜景,乃是人间的一大美景。

    我从小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那一日在清水河边与敬康在山间看到了不一样的月亮,不一样的夜景。

    水宫里面的夜色的确美,清水河边比不上,但清水河边的夜色,胜在切切实实。

    往山间一坐,听水流叮咚,老鸦惊叫,再有冷风拂面,人当真是切切实实地活在那儿。

    枕边一处有些硬,硌得我脖子不舒服,便用另外一侧的手去摸了摸,一个圆润的长物件,我想起来,正是人帝陛下曾赠给我的乌黧。

    看着乌黧,心里有些感慨。

    倒不是感慨人帝,即便他今日没护着我,但毕竟是我对不起他在先,辜负了他的情谊。

    在帝城里我也几乎日日睡在乌黧的旁边,那时候每到夜深,经常会有哀怨悠扬的笛声响在帝城上空。

    也不知道敬康回了仙界之后怎么样,有没有想起我。

    想吹首曲子,又怕吵着九白,只得作罢。

    九白不知道梦到了什么,脸上露出极为甜美的笑容,口中也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听他说了好久,我才听清,他似乎喊了一声:“爹爹!”

    看来九白也是想起了敬康,这时候我和九白也算是母子连心。

    若是有机会,的确是该带九白见见他所谓的“爹爹”。

    …………

    第二日早间,秋安并没有来叫我起床,等我睁眼的时候,九白已经自己穿好了衣服,拿着一个小凳,坐在我的床边正看着我。

    “娘亲,你醒啦?”

    “你怎么这么早?”

    “不是孩儿早,是娘亲太懒,太阳都晒屁股了,你看,秋姑姑做的早膳都快放凉了,娘亲还不起来吃!”

    九白向外面的桌上指了指,又帮我把衣服拿过来。

    “秋姑姑在外面忙,就让九白帮娘亲拿衣服吧。”

    “好,九白真乖。”

    被我这么一夸,九白反而更来劲了,等我穿好衣服,还要帮我端饭菜进来。

    我怕烫到他,赶忙阻止他,自己起身坐到外面的桌前。

    “你吃了么?”

    九白点点头,“刚才秋姑姑喂我的。”

    我给自己盛了一碗素汤,又问九白:“秋姑姑在做什么?”

    九白一脸高兴地说:“她在帮九白做衣服。”

    “王祖母不是给你许多衣服了么,怎么还让秋姑姑帮你做?”

    九白有些委屈:“秋姑姑说我非蛟族出生,刚过来,怕我穿不惯,因此又给我做了几身。”

    秋安的担心倒是有理,蛟族人天生骨软肉滑,为了有助于修习,也为了穿着贵气好看,衣料多用丝绸,而凡世的人,尤其是小孩子,为了穿着舒服,衣料多用棉麻。

    等我吃饱的时候,秋安推门进来,“公主起来了?”

    “嗯。”

    “可现在梳洗?”

    “好!”

    秋安便去弄来了温水,替我梳洗。

    九白身子小,双腿跪在椅子上,上身趴在桌子上,两只手拄着头,眼睛巴巴地看着秋安为我梳妆。

    我问九白:“怎么这么看我?”

    “娘亲好看。”

    九白的一夸,让我羞得脸有些滚烫,铜镜模糊,倒是看不太清楚自己的样子。

    秋安今日给我打扮地和寻常的时候没什么差别,而若是依着昨日我表明的意思,今日她该给我上的妆容凌乱一些,也好显得我楚楚可怜。

    我有些不解地看着秋安,以她稳妥的个性,绝不可能忘了我如今的处境。

    秋安却只淡淡一笑,“公主先别急,容奴婢卖个关子,一会您就知道了。”

    秋安既然都这么说了,我急也没用,只好耐着性子,看她耍什么花招。

    等秋安将我收拾妥当,我看着镜中的自己,虽与我自己想的相去甚远,但好在有了之前的精气神。

    九白看着我,也很高兴地拍着手说:“娘亲终于好了。”

    这时候外面传来一个声音:“好了么?”

    却是华清兄长。

    华清兄长忽然出现在我的院内,属实让我一惊,但秋安却神色如常,带着一丝笑意。

    我瞪着秋安,她却并不看我,也不说话,只等着我回答华清兄长。

    没办法,我只好对着外面喊了一句:“好了。”

    “好了,我就进来了。”

    华清兄长说话间便推门进来,九白看到华清特别高兴,走过去喊着:“舅舅。”

    “小九白,来,舅舅抱。”华清说着,便将九白抱起来。

    “好了么?”

    这时候外面又传来一个声音,却是一个女子,声音很是清丽好听。

    我颇为疑惑地看向秋安,还有华清,他俩却一副故作神秘的样子,只当没看到我,也不说话。

    我细细思索,这声音不是别人,正是青青。

    因为有些恼火他们合伙骗我,虽然我自己的心里也已经乐开了花,但是我还是故意板着脸,对外面喊了一句:“没好!”

    华清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便哈哈大笑。

    青青在外面调皮地又说了一句:“那我就要硬闯啦!”

    等青青进门之后,便喊着:“姐姐。”向我走过来。

    青青的目光扫过我的脸,却没说任何话,只当没看见。

    这可把九白高兴坏了,他此时还在华清怀里,看到青青后,便甜甜地喊了声:“青青姨母。”边说还往青青的方向用力够着。

    青青赶忙接过九白,用力地连亲了三口,疼爱地问道:“有没有想姨母啊?”

    “有——!”九白一边拖着长音,一边用力地点点头。

    “真乖!”青青和变戏法似的从袖子中掏出许多稀奇的好玩意儿,递给九白。

    九白接过来后,便高兴地在摆在桌子上。

    我问青青:“你怎么来了?”

    青青和看怪物似的看着我:“怎么,三婆她没告诉你?”

    我连连摇头,“没有啊!”

    秋安这时候在一旁提醒着我:“公主,昨日我们从九层水塔下回来的时候,三婆尊者说要送您一份礼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