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章 又开始反击
    云琼仙子眼看着青青根本就没正眼看自己,自然十分不满,脸色也很难看,可是她终归还是没说什么。

    依着云琼仙子的个性,能够忍下来,倒也算难为她了。

    可谁让青青的地位高呢,她可是狐族未来的女帝!

    只是可惜,包括云琼仙子在内,众人都懂的道理,皇后白容却没动。

    也不知道白容是不是真的糊涂,她等青青起身之后,便温和地对青青指了指云琼,说道:“青青妹妹,这是我们蛟族飞升仙界的女仙云琼,你来参拜一下。”

    白容这句话讲出来,她自己没觉得怎么样,在场的气氛却是极为冰冷。

    蛟后娘娘的脸色大变,而云琼仙子,此时脸上却有那么一丝的期待。

    青青对着白容极为恭敬地说道:“皇后娘娘礼贤下士,当真是女子间的楷模。”

    白容这才反应过来,赶忙转头看向人帝陛下的反应,人帝却始终脸色淡然,看不出喜怒。

    见人帝不责怪自己,白容的脸色好了一些,但是看着青青的眼中有一丝冰冷,看着我也一样,似乎是在说:“你们俩向来狼狈为奸,这回凑在一起还是一样。”

    青青却不计较那些,在人帝面前她还是规矩不少的。

    人帝陛下先是给我与青青赐座,然后又问了青青几句,问她父王母后是否安好,问她三姐,幽紫大妃是否已经安然回到灵狐族。

    青青脸上带着小女孩清纯无比的笑意,一一回答了人帝陛下,再提及幽紫的时候,青青话里话外无不是夸赞陛下对狐族的恩德,以及大妃幽紫回狐族之后也是如何如何感激人帝陛下。

    青青看似漫不经心的几句话,却将人帝陛下哄得喜笑颜开。

    这面人帝陛下笑得越开心,那面云琼仙子的脸色就越难看,毕竟,就算是人帝陛下也没让她吃过如此冰冷的灰。

    白容倒还好,见人帝陛下开怀,她自己的眉间也舒缓许多,虽不怎么喜欢青青,但不看她也就好了。

    青青与人帝陛下说话的时候,眼里有意无意地瞟向我这里。

    在场之人无不都是察言观色的能人,也都向我这里看来。

    人帝也看过来,我下意识地用帕子捂着自己的脸,人帝开口问我:“你的脸好些了么?”

    他并没有问我伤是怎么来的,自然对白容还有她身边的女官昨日刁难我的事心知肚明。

    白容十分紧张,隔着老远我也看到她额头上晶莹的水光。

    “谢陛下关怀,已经好多了。”

    蛟后娘娘感激地看了我一眼,我却并不敢直视她。

    接下来又是一阵沉默,人帝漫不经心地看了白容一眼,还有白容身边的那名女官。

    那女官外表看着逞强,其实也是个色厉内荏的人,被人帝这么一看,便心虚地低下头去。

    云琼仙子看到皇后白容有些不自然,她也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便开口为白容开脱:“愔儿灵骨不凡,想来这些不足挂齿的小伤,应该也不碍事,几日便能褪去。”

    白容有些感激地向云琼看过一眼,云琼像安慰一样只对着白容点了点头。

    青青今日前来一直还没有主动挑事,从前在帝城里她连平玉帝姬都不怕,又岂会怕如今的皇后娘娘还有云琼仙子。

    “这位仙子所言极是。”

    其实青青和云琼仙子并不熟,从前为了不让青青担心,也不给蛟族丢脸,我也没在青青面前提过云琼这个人。

    青青显然不想放过这个机会,看到云琼仙子有了点欢愉的模样,又继续说:“仙子是仙家的人,灵骨仙法应该都比愔姬姐姐强上许多,怎么受了一点小伤,到现在还用人扶着呢?”

    我记得小时候从小就是个敢说敢做的人,但是没想到现在也不是空有胆色,脑子也清楚,这一番你来我往,轻易就将云琼落入了她自己的话口当中。

    果然云琼仙子被青青气得不行,想反驳,却又找不到话,那样子看着十分让人解气。

    “姑姑是仙家的人,自然要贵重些,所以多养几日也是应当的。”

    白容说话为云琼仙子开脱,可惜这话却稍显苍白。

    青青又问:“我们人界子民,尊敬飞上的仙人,自然没话说,可是皇后娘娘,这儿毕竟是人界啊,再说,仙家的人又怎么了?”

    人帝这时候也开口,“是啊,仙家的人怎么了?”

    据我所知道的内情,这人帝陛下并不满老仙帝多管闲事的做派,从前人帝刚继位的时候,仙帝也让人帝吃了不少苦头,所以如今人帝虽面上敬着仙界,暗地里却在励精图治,一步一步强大着人界。

    这一切仙帝看在眼里,但是人帝在任何时候都守着规矩,即便是老仙帝看着不爽,却也挑不出任何的毛病。

    白容在人帝面前大惊失色,起身就要下跪。

    人帝赶忙一手拦住她:“皇后,你这是作何?”

    白容急得眼泪掉了下来:“臣妾一时失言,还望陛下恕罪。”

    “有么?”

    人帝陛下的手轻轻往回一托,白容就又安然无恙地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上。

    白容被人帝的这个反问搞得一愣,除了哭之外也不知道要怎么办。

    人帝并没有责罚白容,甚至没有生一点气,只是和颜悦色地说道:“皇后刚刚登上后位,没必要东怕西怕,有什么事,朕会在你身边帮着你。”

    白容这才止住哭,露出一副小女儿家的娇羞之貌,撒着娇说:“皇上!”

    这人帝也是怪,白容担惊受怕的时候,他会去哄,但是白容一旦心情变好,想和他浓情蜜意的时候,人帝陛下却又会进退有度,并不多理睬白容。

    人帝又向我看过来,明眼人想来也都清楚,人帝是宠爱白容不假,但是对于打伤我脸一事,也并不打算就此罢休。

    我只低垂着眼,并不抬头看人帝,也不主动说话,只静静看着事情往下又有如何变故。

    云琼仙子被青青出言讥讽几句,这会儿子也没那么弱不禁风了,睁开了旁边婢女,不用扶着自己也能站得稳。

    最先沉不住气的是白容,确切来说,是她身边的女官,那女官忽然跪地:“陛下饶命,一切都是奴婢的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