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 要了你这恶人的命!
    那女官跪下之后,人帝都没正眼看她,只是冷冷问道:“说吧,你何罪之有?”

    那女官开始在地上连连磕头:“陛下恕罪,臣女一时糊涂,得罪了愔姬公主,错不在皇后娘娘,都是奴婢一人的错,奴婢见愔姬公主出言顶撞皇后娘娘,一时气不过,才动手伤了愔姬公主,千错万错都是奴婢的错,求陛下饶恕我这一回吧。”

    人帝依旧是没理她,而是看向白容:“皇后怎么说?”

    皇后一惊,再三打量着人帝陛下的脸色,终于还是说:“回陛下,臣妾和愔儿姐妹情深,自然是舍不得责罚她的,但是那日姑姑也是为我着想,才犯了大罪,还请陛下看在姑姑对我忠心耿耿的份上,饶了她这一回吧!”

    人帝依旧是没裁断,忽然向华清问道:“不知道蛟族的太子殿下,怎么看这么一回事?”

    华清一愣,对着人帝行了礼后,恭敬地说:“回陛下,愔儿和容儿都是和微臣从小一起长大,二位妹妹的本性臣也知道,微臣认为,皇后娘娘的身边实在不该留下心肠如此歹毒之人。”

    “好!”人帝忽然大喝一声,指着华清对乌北寒说道:“就按照华清太子所说的办!”

    乌北寒领了旨意,对人帝说了声:“是!”

    那女官面如土灰,忙不迭地和人帝陛下一面磕头一面喊着:“陛下饶命,陛下饶命。”

    人帝始终没理她,女官又将希望寄托在白容身上:“皇后娘娘开恩,皇后娘娘饶命啊!”

    白容这时候也十分焦急,人帝陛下已经下了令,但是她依旧是不死心,死马当活马医地说道:“巧慧姑姑毕竟照顾了我有些时日,她一向稳妥,这是她第一次失了分寸,不如陛下就饶她一命吧!”

    这是我第一次知道这女官的名字,巧慧,利口巧辞,慧心妙舌,当真是符合她的作为。

    只是我刚知道她的名字,她就要丢了性命,当真是令人感慨。

    人帝陛下看了白容一眼,似有深意地说道:“皇后是要母仪天下的人,一丝一毫都不得分错,切不可因为一时的妇人之仁而害了自己。”

    人帝虽然没有明说,但话里隐隐汗了对白容的警告。

    白容受到惊吓,也有些胆怯,不再敢说什么。

    乌北寒这时候大手一挥,手下两个人上前就上前抓住巧慧。

    这巧慧是有些修为在身的,而且似乎还不低,但乌北寒手下那两个平平无奇的侍卫,却轻易就擒住了巧慧。

    我仔细看过去,才发现青青不知道什么时候用灵法困了巧慧一道,别人不易察觉,即便察觉了,也不好说什么。

    那巧慧挣脱不开,被人拖着嘴里也没闲着:“人帝陛下饶命,陛下恕罪,皇后娘娘,奴婢做的这么多都是为了你啊,愔姬,你这个贱人,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巧慧骂我骂得越狠,我心里就越平和,本来还有的那一点愧疚也变得烟消云散。

    我一切如常,白容却更加慌乱,小心翼翼地看着人帝,生怕他因为巧慧的事情迁怒自己。

    热地陛下却主动拉起了白容的双手,好生劝慰着说道:“皇后受到了惊吓,朕回宫之后会好好给赏赐。”

    “谢陛下!”

    白容仍旧有些胆战心惊,眼睛仍旧看着巧慧被拖走的方向看着。

    云琼仙子却大气都不敢喘,再不见前几日的嚣张跋扈。

    谁都明白,巧慧这一被拖走,自然便会乌北寒取了性命。

    蛟王的脸色极为不好看,人帝虽然对白容礼让有加,但是谈笑间就要了巧慧的命,也算是打了白容狠狠一记响亮的耳光。

    连带着,蛟族也算是在人帝的心里打了折扣,但这是也实在怪不得人帝陛下。

    人帝忽然看着云琼仙子问道:“不知仙子今日的伤势如何?”

    云琼脸色一变:“回陛下,已经好多了。”

    “这次仙子回娘家,不知要住到几时?”

    云琼镇定下来之后,从容地对人帝回答:“陛下,我此次下凡,是因为皇后娘娘回水宫省亲,这毕竟是蛟族至高无上的荣耀,等陛下带着皇后娘娘回帝城,我也就回到天上去了。”

    “也好!”人帝点点头,又仿佛极为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朕两日后回帝城去。”

    云琼赶忙说:“我也那时候回到仙界。”

    “好!”

    …………

    人帝陛下这算是又护了我一回。

    这一日晚间我去了九层水塔,九白没去,因为青青来了,她不敢下水塔,因此九白就陪着她在我的宫里。

    去的路上,好巧不巧,就碰到了云琼。

    她看着我的眼里,始终带着恨意。

    我也没躲闪,如常向她行礼。

    云琼似乎有话要对我讲,她身边一个人也没跟着,我便让秋安先去水塔等着。

    秋安不放心,关切地看着我,不肯离去。

    我让她先去三婆那儿帮我备着些东西,见我提到三婆,秋安这才放下心来,径自离去。

    秋安也知道,云琼对三婆,也颇为忌讳。

    等秋安走后,云琼淡然地问我:“让她去找三婆,你这是拿我兄长的弟子压我么?”

    “仙子多虑了,我只是有事去找三婆而已。”

    “仙子?我记得,小时候,你是和容儿他们一样,喊我姑姑的。”

    “原来仙子记得啊,我可是不敢记得了,那时候我不懂事,人心未必能换来人心,这个道理也是长大了之后才懂。”

    云琼冷哼了一声,对我的嘲讽颇不以为然,“幸亏你小时候还记得叫我一声姑姑,不然我怎会把你这条命留到现在!”

    “所以仙子的意思是,这几日对我所做的一切,就是因为我改口称呼你为仙子么?”

    云琼忽然哈哈大笑几声:“你还真是牙尖嘴利,比你那个不争气的娘亲强多了!”

    “你少提我娘亲!”

    云琼眉间淡然,似乎是在故意激怒我。

    我仍旧怒视着她:“小时候我觉得,不管你如何对我冷淡,你都毕竟是蛟族出去的人,和蛟族人自然是上下一心,对我虽然不好,但是我也不计较,也许有什么误会,等我长大后,说开了就好了,结果没想到你反而有些变本加厉,这一次,你竟然连若母散都用上了,我究竟做错了什么,或者我娘亲究竟做错了什么,让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这么害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