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6章 什么是善,什么是恶?
    我的话让云琼微微变了脸色,她咬牙切齿地对我说:“我就是恨你的娘亲,早晚有一天你会知道为什么,小时候我只要你看到你的嘴脸,就会想起月灵那个贱人,你一靠近我,就会让我恶心,如今你长大了,反而和你的娘亲更加相像,我巴不得除掉你……”

    云琼的话还没说话,便被我吓了一跳。

    我运起灵力,周身起了气势,还带了不小的风,那风看着无物,也不会伤人,却能震慑到人。

    云琼被我的灵力吓到,风也将她吹得退后两步。

    “你……!”

    云琼气得咬牙切齿,便要运起法术和我相斗。

    “够了!”我喊了一句,她也怔了一下,似乎看出我今日并没有相较高下的意思。

    “今日你侮辱我娘,我不会和你拼命,你别紧张,但我愔姬发誓,今日是你能侮辱我和我娘的最后一次,你我出身同族,从小到大忍让你的时候不计其数,但若是还有下一次,我定要你连本带利的还回来,不信你就等着瞧!”

    说完我就拂袖而去,留下云琼仙子留在原地发愣。

    云琼仙子在后面又喊了什么,我没听清,也没打算去听,反正她身上的伤是假的,我又十分戒备她,她自然无法再害我。

    等我到了九层水塔那里,秋安正在入口处焦急地等着我。

    “公主,你可来了。”

    秋安一看到我,就上前拉着我,仔细检查了一番,“你没事吧,公主?”

    我慢慢摇摇头,“你看我像有事的样子么?”

    秋安这才放下心来,便扶着往里面走。

    “怎么碧千没和你一起出来?”

    我一边走,一面问着秋安。

    秋安告诉我说:“奴婢来的时候,是碧千姑娘带我进去的,但是奴婢将云琼仙子拦你一事告诉三婆尊者的时候,尊者只是一笑,她说让我不用担心,说公主你现在对付云琼仙子绰绰有余,不可能吃一点亏,奴婢始终放心不下,于是尊者便让我在水塔入口的地方等公主你。”

    还没等我说话,秋安又不无感慨地说:“尊者还真是神机妙算,她说你没事,还真的没事。”

    秋安这么说我就不爱听了,“喂,你是我的人,明明是我自己厉害,怎么变成是三婆神机妙算了。”

    秋安见我着急,她也不再说什么,只在那里偷笑。

    这一路上,虬螭在我体内也很不安分。

    “小丫头,刚才看你和云琼理论这一番,老朽十分痛快啊!”

    “……”

    “百般忍让换不来一点好,这个道理几千年前我就知道了,所以没必要总忍气吞声,适时反击总是好的。”

    “既然你早知道,怎么不早些对我讲?”

    虬螭嘿嘿一乐,“这道理总归要自己悟出来的,不然我说得再多,你也不可能相信啊!”

    隐这时候忽然冒出来,幽幽地对虬螭说:“既然你这么厉害,那多和愔儿多吹嘘一会儿,怎么样?”

    “好——还是算了吧。”虬螭话说到一半,忽然就不肯往下说了,而且立刻没了声音。

    自然,三婆的地方到了。

    我来,三婆给我准备了份大礼。

    三婆手边正是九白的探灵木,之前九白来九层水塔,便把探灵木带了过来,后来一直没带走。

    只见三婆手在那探灵木伤拍了两下,那探灵木便如同人一样,开始说话,吓了我一跳。

    等我再细细听来,才发现这并非是探灵木自己的声音,它更像是一个灵媒,将别处的声音传了回来。

    寻灵木的这个本事倒是和青凰有得一比。

    是大巫和云琼仙子的声音。

    “云琼,你为难了愔儿这么多年,还不够么,怎么如今还变本加厉了?”

    “那兄长,你为何总是帮她们说话,当年你就帮着月灵,如今帮着这个小孽种,我才是你的亲妹妹啊!”

    大巫气得咳嗽了一声,“休要胡说,我问你,那一日在人帝面前,明明是你给她下毒不成,怎么还忍心再去陷害她?”

    云琼轻笑一声:“原来兄长你看出来了。”

    大巫冷哼,“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知道就知道了,我就是要害她,我要她当众出丑。”

    大巫气得声音有些哆嗦:“你……简直不可理喻。”

    “这一次我又没拿她怎么样,兄长你又何苦如此气恼?”

    大巫叹了口气:“话不投机半句多,如今我们兄妹也没什么好说的,你也早些回到仙界去吧!”

    后面便没了声音。

    探灵木传完声音之后便耷拉下脑袋,我避重就轻地说:“九白的这根木头倒也真是件宝贝。”

    三婆淡淡地盯着我看了几眼,目含清华。

    被她盯得有点不自在:“你别这么看我啊。”

    “你可知蛟王他们为何知道云琼刁难你,却还对她礼让有加?”

    我颇为无奈地说:“还能是因为什么,她是蛟族的骄傲,又是大巫的亲妹妹,而我只是来历不明的人,爹娘不在,自然无足轻重。”

    三婆看着我,也不生气:“你这说得倒全是气话了,他们待你无不视若己出。”

    我的确是赌气说的话,“嗯,我明白,云琼毕竟是仙界的人,他们也不好得罪她。”

    “是,也不全是!”

    三婆摇了摇头,对我继续说道:“云琼是坏了心肠,她做过的事,也不值得原谅,但若是她的心坏了九分,那么还有一分,便是她对蛟族的忠心和情分。”

    三婆的这话我信,云琼仙子对于蛟族除了我以外的旁人,倒也真是没得说,于此,我敬她,但不会原谅她。

    我的心事似乎被三婆看透,她对我又说:“我并非让你原谅她,但是如今你若是要了她的命,仙帝那个老匹夫自然会借此生事,人帝陛下他不怕,但会为万民苍生考虑,我也不怕仙界,但是以蛟族如今的状况,只怕也会是好一番的动荡。”

    “所以,我的话你明白么?”

    我点点头,即便三婆不说这些话,我也不会真的要了云琼的命,甚至不会让她缺胳膊少腿,我只不过想与她分个高低,也让她吃点苦头。

    三婆这时候又含着笑意对我说:“当然了,若是你没起杀心,让她吃个教训,也是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