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 水宫风水也养人
    接下起的两日白容倒是安分了许多,没有主动生事。

    帝城里从不缺人,即便是出宫带的人,也不少。

    巧慧才死,白容身边就换了个掌事的新人。

    风水轮流转,这世上人的生死衰荣,不过都是一眨眼的功夫,眼看你高楼起,眼看你宾客来,但谁又能知道之后的事呢?

    乌北寒来找我的时候,传了人帝旨意,让我去他那里。

    乌北寒特别强调是密旨。

    “既然是密旨,自然要避开众人,这里非帝城,不知乌大人做何妙计?”

    乌北寒眼中精光一闪,拿出许久不见的皇霄翎,皇霄翎如通人意,径自飘在空中向我飞了过来,跑到我面前,发出了微软的光。

    我的衣袖随之摆动,袖子里的佛草绫似乎受到了感应,并不用力地挣扎。

    皇霄翎的结界极为强悍,比巫公大人,还有大巫做的结界都强,能与之相较的,也就只有三婆了。

    皇霄翎将我保护在结界里,佛草绫又托起我,我竟然被佛草绫的灵气托着,腾空而起,一点也不用自己的力量。

    按理我在结界中,外面的任谁也看不到,包括乌北寒,但乌北寒却没在意,只是如常走。

    跟着乌北寒,我出了水宫,但并没有出水宫,而是朝着水宫的另外一个方向走。

    人界当中,有许多不为外人知道的地方。

    比如帝城里的暗宫。

    再比如,水宫里面的禁地。

    过了水宫,便是碧海深渊,里面千丈高悬,即便蛟族的人深谙水性,却从来没人敢下了这深渊,自然,蛟王也有禁令,族中子民不许靠近。

    这深远有个名字,叫囚灵渊。

    三界当中传言,魔界极阴地,水宫囚灵渊。

    囚灵渊是极为恐怖的存在,与极阴之地一样,外人都不敢踏足,与之相比,帝城里的暗宫也算不了什么。

    极阴之地当中有什么,起码三婆还是知情的。

    而囚灵渊里有什么,却没人知道。

    而此次,乌北寒便是带我来到碧海深渊的千丈悬崖之上,若是再往前几步,便是囚灵渊了。

    人帝站在那儿,面临着囚灵渊,背手而立。

    乌北将我送到这儿后,便无声地退到远处。

    “你来了。”

    人帝头都没回,就对着我说了一声。

    “嗯。”

    我没有依着人前的君臣位份去给他行礼,回了这一声后,我也不再说话。

    人帝也没在意,忽然问了我一句:“你以前来过这里么?”

    “没有。”

    我倒是没有骗人帝陛下,这地方我的确没来过,囚灵渊是蛟族的禁地,华清与白容,他们两个也没来过。

    “我来过。”

    人帝忽然转身,看着我说道。

    但我并没有心思听他说什么陈年往事,又只是随口嗯了一声。

    人帝见我如此,便不再往下说,忽然又问我:“怪我么?”

    “……”

    人帝仍盯着我看,似乎非要等我一个回头。

    我也不再隐瞒,直接告诉他说:“怪!”

    人帝愣了一下,忽然又尴尬地笑了。

    “知道你这个丫头会怪我,但是没想到你竟然承认了。”

    水中波动,带着风丝,我鬓边的头发落了下来,我随手又将头发理了回去。

    “从前我就是太在乎别人的感受,所以每次都吃亏,而今我想换一个活法。”

    “你变了。”

    人帝盯着我,看不出喜怒,忽然对我说了这么一句。

    “是啊,帝城是个能改变人的地方。”

    人帝摇了摇头,“非也,非也,帝城是改变了你,但是你现在和刚出帝城的时候也不一样了。”

    “可是变得凉薄了?”

    人帝听我如此直白,又怔了一下,如同看怪物一样地看着我,眼睛里也闪闪发亮。

    我也不因为他是人帝就百般忍让,他看我,我就也抬起头来看他,他不退让,我也不肯退让分毫。

    没想到我一倔强起来,人帝看我的目光更加耐人寻味,这一刻我俩就相互看着,有如静止下来一般。

    许久,我和人帝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是人帝先笑出来的。

    他点了下我的眉心,似乎又变成了当日在帝城里的宠溺一般:“你啊,朕堂堂一个九五至尊,竟然会折在你一个小丫头的手里。”

    我闻言也只是笑笑,并没有回答。

    虽然人帝在人前并没有护着我,也并没有保护我,但我也不怪他,只不过我和他立场不同罢了。

    如此一笑泯恩仇,曾经的信任和恩宠,变成一时的怨恨,又变成现在的进退有度,疏离有礼,或许,是我和人帝陛下最好的距离。

    人帝会有又转身面对那深渊,往前迈了几步。

    我心中一惊,刚要拦住他。

    远处的乌北寒反应更快,一个纵身便飞到了我这里,乌北寒焦急地喊了一声:“陛下,当心啊!”

    人帝回头,却对我一笑。

    这囚灵渊,还有水宫,共有着同一大片水幕,这时候夕阳透过水幕,将昏黄的光亮打进水宫,也打在这碧海中的高崖之上。

    人帝忽然坐在悬崖之上,将双腿荡在悬空的石边,若是常人只怕会吓得战战兢兢,但人帝的胆色岂非常人能比,又有修为傍身,自然不会害怕。

    人帝身边闪着紫红的光晕,而那一刹那,我恍惚出现了错觉,这人帝在这儿的一瞬间,似乎也曾经在许多年前出现过。

    “在想什么?”人帝仰头,看向水幕外的太阳,随口问了我一句。

    “没什么。”

    “没什么就过来坐吧!”

    人帝身子向后仰,用原本想用两只手臂支撑,恰好后面有出突出的石头,便索性慵懒地靠在上面。

    人帝用手在他身边的空地之处指了指,我也不客气,身子飘起来,又轻轻落下,安稳地坐在人帝身边。

    他看着整个水幕萦绕的红色,对我感叹:“真美啊!”

    “我记得我还小的时候,蛟后娘娘告诉我,人帝曾经对水宫里隔着水幕看到的夜空交口称赞,说水宫里赏月是一大美事,怎么如今陛下夸赞起水宫里夕阳来了?”

    “自然阴山灵气繁重,若水是人间的宝地,所以这水宫也是集人间福祉的地方,水宫的风水也养人,出了许多让朕着迷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