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8章 人帝推我下悬崖
    就这样,我与人帝肩并肩,坐在千丈峭壁之上。

    今日也不知是怎么了,满天烧红的晚霞,映在水幕之上淡了许多,一层紫红光晕落下来,渲染在我和人帝陛下的身上。

    前几日乌北寒给我带来几封信,盼山姑姑和芷蔓,丹凰她们写给我的,但仍旧是有些不放心,我便和人帝坐在一起,聊起了帝城现在的事。

    我始终记挂着芷蔓,她才十几岁,如今却做了帝巫宫里面最高高在上的人。

    人帝和我爹娘是一样年纪的人,此时和我面对面,我第一次有种他和我一样大小的错觉。

    “芷蔓年纪虽小,修为心性却颇得巫公大人真传,帝巫宫有她在,亦如以前巫公大人在一样昌盛,芷蔓帮我处理起前朝之事,也能帮我分担许多事情,她还有两个师兄在身边,能帮她分担许多。”

    “她原本只是个无忧无虑的小孩子,就那么一夜之间,就扛起大梁……”

    “是啊,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来,我们都不知道,所以,应该好好珍惜当下。”

    人帝的样子有些怪,但我也的确不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锦妃她时常会记得你,说你在帝城里的那段时间曾对她照拂有加,她听说我来水宫,还要我给你带好,这次皇后省亲,她不便来,她说以后会找机会来水宫找你。”

    后宫的那些女子,人帝只主动和我提起白槿,可见她在人帝陛下心中的分量不一般。

    即便是白容,人帝自始至终也没提过一句。

    “陛下很喜欢锦妃?”

    “她倒是与宫里其他的女子不同些。”

    人帝并没有起什么波澜,却如同话家常一般:“灵族,或者世家的女子留在帝城,总是要思量着前朝,赏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甚至朕的一举一动,都不能太过随意,但是在白槿的宫里,朕倒是能轻松些。”

    他的话我都知道,但是我也并不想多说什么,一个庶女,去和人帝讨论高处不胜寒的话题,又不是在帝城的摘星楼,实在有些不妥。

    我主动和人帝提及:“丹凰姐姐她还好吧?”

    人帝眼里有些警惕的光,但复又散去:“丹凰她,也会时时提及到你,宫里每每有关于你的非议,她总是第一个站出来,和她平日的稳妥圆滑总是两个样子。”

    “丹凰姐姐这又是何苦呢?”

    “她是副后,朕许了她协理六宫之权,白容初掌凤印,很难得心应手,有丹凰在,也能帮扶和谏言白容,维持朕的后宫安宁。”

    人帝话说得不通透,但我也听明白了,他给了丹凰足够的位份,还有权利,除了安抚翼族之外,还有一个用意,就是让白容与丹凰在后宫之内分庭抗礼,这样,后宫也不会大乱。

    人帝并没有提到平玉帝姬,乌北寒也没有提到,想来她在帝城里保命不是什么难事,又有向问歌的保护,没人可动得了她,但从前至高无上的地位,只怕再回不去了。

    “你恨她么?”

    我以为人帝问的是丹凰,回答她说:“我一直很敬佩丹凰姐姐,虽无私交,但却十分欣赏她,喜欢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恨呢?”

    就这么一句话,我也没忘了撇清丹凰,让人帝消除对她和我之间的猜忌。

    人帝没说话,仍旧看着我,我这才意识到他说的不是丹凰,而是白容。

    这几日他一直避开不谈的话题,如今忽然拿出来问我,倒真的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

    自然,我是没有回答的,回答了也没什么用,我说恨,他也不会替我出气。

    人帝自讨了没趣,又对我讲:“自你走后,向问歌一直躲在暗宫里,除了派人保护平玉之外,再也不理外事,听他身边的人讲,他终日敲着一个木鱼,对什么都没了心思。”

    我心里一动,若真如此,倒也是我的罪过了。

    人帝看我的表情,又说:“你不要多心,暗宫里的人说,向问歌将一间屋子收拾出来,他始终在那里敲打木鱼,对了,他还给那房间提了几个字,就叫思过堂。”

    还没等我说话,也没给我感慨的机会,人帝叹了口气说道:“该说的事都说了,该提的人也都提的差不多了,你有没有话想问朕的?”

    有,很多,有许多关于我娘亲的事情我还不知道。

    但出来的时间不短,我怕九白惦记,只能来日方长,对着人帝摇了摇头。

    岂料人帝并没有回去的打算,而且开始说一些奇怪的话。

    “许多事情,并不能看眼前一时的荣辱得失,一朝落了势,安心等一个时机再起。”

    “磨难,有时候也不见得是老天不公,破茧成蝶,也是一个道理,不然有一日漫步九天之上,只怕都站不稳。”

    “眼下世道乱,惹了不该惹的人,那个老匹夫知道了,送你到一个刀山火海的地方,并非是惩罚,但能不能回来,就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你放心,你身边的人我都会帮你照顾好,你自己也要当心。”

    这话听到后面,我总算察觉出不妥,总觉得人帝要对我不利,我刚想问他是怎么回事,他老人家忽然在背后推了我一把,用了十足的力道。

    他这一推让我猝不及防,身子便被推出去,就要往深渊里往下掉。

    “公主!”

    乌北寒飞身扑过来,就要救我,却被人帝一掌打了回去。

    人帝依旧坐在千丈悬崖之上,看着我飘飘下坠,眼里还带着一丝让人心灰意冷的凉寒。

    我身子越坠越快,这是囚灵渊,飞寻常之地,即便是我灵力非凡,这时候也使不出来一点,只能绝望地任由自己往下掉,人帝站在高处看着我,嘴上动了一动,只是离得这么远,我听不到一点声音。

    身子向下坠了好久,仍旧没到底,囚灵渊千丈无底果然不是浪得虚名,而我不光灵力被束缚住,周遭的狂风也和利刃一般割着我,吞噬着我,那痛楚深入骨髓。

    我痛苦地大叫了一声,只想着有人能痛快地给我一刀,让我远离世上一切苦厄,而我爱的那些人,他们的脸此时一张张地浮现在我眼前。

    失去意识之前,我只感觉到眼前朦胧闪过一道青光,像青凰的羽毛,但又大得无边无际。

    身子底下也是一软,虽然仍旧是在往下掉,却慢了许多。

    那青光包裹着我,让我身上的痛楚减弱许多。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耳边却又回荡着一声接着一声的哀嚎,听起来十分痛苦。

    “娘亲……”

    “九白,是你么?”

    “九白,是你么?”

    23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