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7章 也是可怜猴!
    小白猴圆儿拦住青凰,没让青凰来树下接我。

    青凰以为圆儿带着恶意,我也是一样。

    没想到的是,圆儿手轻轻地一挥,两根藤条从树上缓缓地落下来,与在山洞里救我的不同,这藤条上布满五颜六色的小花,两根藤条并着,尖头还有一块板子。

    更像是个秋千。

    圆儿此时在树上又变成小女孩模样,探着头对我说:“坐上吧!”

    我也不怀疑,依着圆儿所说便坐在秋千上。

    圆儿手又是一挥,秋千便安稳的把我送到树上去。

    真大啊!

    来到树上,才发现与树下所见截然不同。

    树冠之中暗藏天地,上面的空间竟有一个房间大小,里面陈设也真的如同一个女子闺房一般,该有的应有尽有。

    青凰在那里看得张大了嘴巴:“好漂亮,这样都是你做的啊?”

    圆儿摇摇头,“是我娘亲做的。”

    “你不是说这里没别的人么?”

    “嗯。”

    “那你娘她……?”

    “死了。”

    “……”

    青凰有些不自在,我替青凰与圆儿表示歉意。

    圆儿却并没有生气,问着我们说:“你们饿了么?”

    原本吃了圣果,那果子也不知有什么神奇,折腾了这么久也没有一点饿的感觉。

    青凰和我吃了一样多的圣果,自然也不饿,只是眼皮开始打架。

    “不饿,只是我好困啊。”

    圆儿指了指她的那张床,说:“那你们俩就在这里睡吧。”

    圆儿的床,并非木头打造,也并非找来石板随便一搭,而是不知哪来的叶子,和荷叶一个形状,却比我水宫里的床还要大上许多。

    青凰也不客气,跑到床上便睡起来,没多久便进入梦乡。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圆儿,她却觉得十分好笑。

    圆儿又问我:“你不睡么?”

    我没直接回答,又问了圆儿一句:“这就是你家了?”

    圆儿摇摇头,“也不算吧!”

    “……?”

    见我不解,圆儿也不隐瞒:“原本我家住在那个山洞里,那时候我娘亲还在世,打从我出生我就一直住那里,后来我娘亲去世,剩下我一个人,再后来穷奇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抢了那个山洞。”

    “而这树上的屋子,是我娘许多年前就打造好了,穷奇抢占了山洞,把我赶出来,我便只能来到这里,这还不算,穷奇还抢占了我娘亲的一件遗物,以此来要挟我。”

    许是因为做了青凰还有九白的娘亲的缘故,听完圆儿的话,我心里对她最后的一点防范还有恨意也都消失不见,尤其是想到她自己孤苦伶仃地过了这么多年,自己的家还被穷奇夺了去,我的心里也颇不是滋味。

    除了同情圆儿外,我的心里也想起九白,也不知道他现在在水宫怎么样了,会不会有人把对我的怨气撒到他的头上。

    秋安在水宫也是孤苦无依,希望蛟后娘娘,还有三婆能帮我多加照拂吧!

    “姐姐,你困么?”

    圆儿叫我不说话,便开口问我。

    她这么一说,我的确感到一阵睡意,止不住地打了一个呵欠。

    圆儿偷笑,对我指了指青凰躺着的那张叶床,“你先睡一会儿吧!”

    “也好。”

    我选择相信圆儿姑娘,便走到叶床边,躺了上去。

    那叶床当真神奇,我和青凰两个人在上面,竟然一点声音都没有,而且很稳,很舒服,难得的是那叶子本身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香味,和檀香很像。

    许是正由于这淡淡的香味有凝神静气的功效,没多久,我也就和青凰一样,睡着了。

    这一睡,我就梦到了九白,也梦到了三婆,秋安,芷蔓,青青,还有敬康,华清。

    他们无一例外地指责我,说我不好,偷偷走了,是死是活也不和他们传个信儿。

    于是我便从梦中惊醒过来。

    囚灵渊里不见太阳,不见月亮,也不见星星。

    可是却有四季昼夜的交替。

    这时候正是晚上,外面黑,但也没黑的彻底,隔着水幕透进来的光打在青凰的脸上。

    她睡得还真是香。

    我帮她盖了盖被,其实也是另一种大叶子做成的,但比叶床要更软一些。

    四下找不到圆儿的踪影,我心里咯噔一下:————不会又被她卖了吧?

    ……

    ……

    我提心吊胆的看了四周,发现没有一点动静,这才稍稍放心些。

    我的体力复原的差不多了,幸亏了那几颗圣果,我到现在都没有觉得有一丝的饥饿。

    虬螭他们抵抗天谴送我的灵力还在,我便运起灵气,飘然从树上落下去,脚踩在树下的花瓣上,软软的没有一点声音。

    整个山上没有一个人影,我又努力留意着山间的动静,忽然听到隐约传来一阵哭声。

    那歌声从山顶飘来,我循着声音向山顶走。

    山顶的花草长得高矮不一,歌声从一堆一人多高的花中传出来。

    借着缝隙向里面看,一只小白猴正对着一个坟跪拜,哭声正是这小猴子——圆儿姑娘发出。

    圆儿一边哭,一边对着那坟头说话。

    “娘,孩儿不孝,拿不回您的遗物,还要日日受着穷奇的欺负,这几年穷奇总在孩儿的耳边说,三界中的人没一个好人,都该杀。”

    “可是这几日囚灵渊里来了两个新人,那个小凤凰和她娘亲,为了彼此全然不在乎自己的性命,圆儿很想娘亲。”

    圆儿跪在她娘的坟头,带着哭音与她娘说话,说到动情之处,还趴在那坟头之上,眼泪不停地掉下来。

    我看着心里难受,不由得也泪流满面。

    这圆儿也是个可怜之人。

    因为不想破坏圆儿与她娘亲诉说思念的场面,我便打算转身向山下走。

    没想到抬脚的时候,踩到一种不知是什么名字的花,那花啪嗒一声,就花籽喷出去许多。

    因为有了这一声,圆儿发现了外面有人。

    “是谁!”

    圆儿大喝一声,便跳了出来,手中拿着两只藤条化成的利剑。

    那两把利剑虽然藤条化成,但却也是寒光闪闪,周围随风摆动的花草碰到刀刃,竟然轻易就被割断,当真十分锋利。

    圆儿怒目圆睁,摆好架势,看着我这个不速之客。

    待看清我之后,圆儿的眼里有些意外,收起了藤条宝剑。

    “是你?”

    2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