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 死生有度,万物有灵
    辟谷七日,历经死生。

    这一次练的非术法修为,而是修心!

    同换髓时候一样,我们三个分别去了不同的地方,只是修心大体相同,不再分风木水道的不同。

    辟谷坐在,非山洞,而是墓穴。

    圆儿说:“进了墓穴之后,放下断龙石,死生不在天,而是在心里的强大,若活下来,以那时候的神力,想要冲出墓穴,也非难事,若是死了,就当是安葬自己了。”

    青凰撇撇嘴:“并非是我怕死,而是觉得在墓穴里阴森森的,不自在,可不可以不进墓穴,就在山上找一个灵气鼎盛的地方修炼?”

    圆儿一笑,人越发显得清明:“也可以,只是这囚灵渊里只有我们仨个,若是从什么地方忽然冒出来个怪物,或者是普通的蛇鼠虫蚁,过来咬你,你怕不怕?”

    青凰打了一个冷战,虽然嘴硬不承认自己害怕,但还是往墓穴里望了望。

    圆儿看着我,对我说:“姐姐,前面那么难的两关,我们都闯过来了,又何必怕最后的一关呢?”

    “是啊,青凰,不要怕,娘亲七日后会早早在外面等你。”

    青凰可怜巴巴地看着我说:“娘亲,若是我出了事,你要来看我,若是有一天你能出了囚灵渊,一定要把我接走。”

    “呸呸呸,说什么呢,也不怕晦气!”

    圆儿在一旁看着青凰,有些责怪地对她说道。

    青凰却仍旧直盯着我,似乎在等我的回答。

    “好,我答应你!”

    青凰这才苦笑了下,又给自己打气,才头也不回地进了墓穴。

    ……

    ……

    我最初以为这墓穴是圆儿所造,她却说不是,这墓穴从她出生开始就有了,也非她娘亲所造。

    墓穴里面并不华丽,却足够的清幽,因为墓穴之门常年关着,里面倒也还干净。

    里面没有烛火,由几颗夜明珠发着光亮。

    圆儿嘱咐青凰说:“里面的夜明珠,你若是怕黑,那便留着,若是觉得不利于修炼,那便遮住。”

    墓室里有个房间,地上居中有个阵法,此番辟谷便是要坐在里面七日。

    我进去之后,站在阵法旁,袖间佛草绫飞出,将那些多余的夜明珠全部遮住,只留下一颗,打算等我在阵法里坐好之后,再撤去最后一颗夜明珠。

    没想到的是,等我刚坐到阵法当中,眼前一道光亮闪过,继而周遭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

    ……

    这是哪儿?

    近处混沌一片,远处交连在一起。

    天不是天,地不是地,空间无限延伸,又似乎有着边缘。

    眼前星火点点,上下翻飞。

    没人告诉我,心里却有种感觉,“这些小东西,就是混沌太初的浮游。”

    蜉蝣跑过来,碰到自己,片刻间小小的东西就烟消云散,可没过多久,又在原地凭空出现新的星火点点。

    “生是为了灭,万物消亡之后也会重生。”

    混沌当中,渐渐变得清明,穹顶向上,地阁向下,就这样有了天地。

    天是九霄,地是厚土。

    主宰了九霄的是神,驾驭人间的是帝君。

    于是人神一上一下,相安无事便过了数万年。

    人心非善恶,神的心也分善恶,人间的恶者想飞升上去,神界的恶者向下来称霸,天上地上的恶交织在一起,神界便淡薄了。

    神界消散了十之**,留下一点消落在山河间。

    而这一点消散,对我而言便是死。

    我虽死,神识不散。

    人界动荡,天地间重新回到了混沌的模样。

    世上再不清明,留着这混沌,又开出了三界,仙,人,魔。

    “看到这世道的变化,你伤心么?”

    “伤心。”

    “若是你再生一回,你会如何?”

    “好好活着!”

    那头没了声音,也许是我这太自私的想法触怒了他,因此放弃了我。

    而这时的我,不过就是山河间的一处蜉蝣,风雨飘摇,随力而生,而走,见世间喜怒,见万物此消彼长。

    许是就这样消散了吧?

    不知从何处传来一阵木鱼声,听着和向问歌的诵莲一样。

    神族仙界的深仇大恨,我不想管,但有许多人,我不能不管。

    我要活!

    蜉蝣微小,命短,可却无休无止,毁灭之后又是新生。

    于是一遍又一遍的死,一遍又一遍的生,每次复生就吞噬着其他弱者的生命,将自己变得更为强大。

    于是,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到最后不必再死,也不可再生,到了这一度,便要惜命。

    再大,大到一山一河,最后大到天地间。

    ……

    ……

    等我睁开眼的时候,发现我坐在阵法当中,最后一盏的夜明珠仍在闪闪发亮。

    刚才过去的时日,究竟是一刻,还是七日,或者无边无尽的时间长河?

    “娘亲,娘亲!”

    外面传来青凰的声音,近似于自欺欺人和哭泣当中。

    当真是过去了七日么?

    断龙石堵在墓穴门口,我运起灵力,将佛草绫打过去。

    墓穴的门应声变得粉碎!

    青凰在外面红着眼睛,看到我之后飞扑过来。

    圆儿在不远处也看着我微笑。

    “我不过感觉才进如洞穴不久,不过是片刻的功夫,怎么,七日就过去了?”

    青凰擦着眼泪,有些不高兴得说道:“怎么会,我竟然觉得有一年那么长,娘亲,你都不知道,我在禅坐之时,看到了好几个……”

    “不能说!”

    圆儿在一旁对着青凰喊道。

    青凰不解,我也被吓了一跳,赶忙看向圆儿。

    圆儿认真地说道:“前尘往事,进去的人不同,见到的景象也不同,但不可妄言,也不可交语。”

    “为什么?”青凰不解得问道。

    圆儿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只是先人立下的规矩。”

    青凰依旧不服气,我也劝着她:“此时我们还未定下心,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先依着规矩来吧!”

    青凰也不再争辩,只是点了点头。

    我问圆儿:“接下来要怎么办?可是要去打败穷奇,替你拿回你娘亲的遗物?”

    圆儿没有点头,看着青凰,带着笑意说道:“先不急,辟谷了七日,还是先回去树上歇息两日,让青凰吃个够!”

    青凰原本一脸阴霾,听完圆儿的话后,立马高兴得忘了一切烦忧,拽着我就往回走。

    “太好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青凰的后福,就是要吃许多许多的好吃的!”

    2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