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爹的力量不在我身上!
    青凰是身凰转世!

    三婆,她就是神!巫神!

    “那我呢?”

    修习之时,我比青凰都比不上,虽然确定自己与神界有所关联。

    穷奇看着我,眼里闪过不停的情绪,最后打了个呵欠,“看不清,但只能确定你也是神界之人转世。”

    我有直觉,穷奇肯定知情,只是不肯告诉我。

    我只和穷奇说了我在水宫的事,却没有提到我的爹娘。

    他忽然问我:“你知道你父母的事么?”

    “你指什么?”

    “随便。”

    “……”

    “你娘叫什么?”

    “月灵。”

    “和你一样,也是蛟女?”

    “我没见过她,但……应该是吧。”

    “你爹呢?”

    “他叫姬景铄。”

    “桃山姬家的人?”

    “你知道?”

    “只是听过,不熟,我还在九天之上的时候,就有姬家了。”

    “……”

    “你爹他修为怎么样?”

    “我不知道,但听说他是神隐。”

    “神隐?”

    穷奇的翅膀收到身后,身子立起来,和一个人一样的站在那里。

    “嗯,听说就是带着神族力量的凡人。”

    穷奇的眼里闪过悲哀,“若是神隐出现在这个世上,那么原来的神族就不是什么没落,而是消散,烟消雾散,没有一点残留。”

    没落与消散,在我心里都是一样的,于是就问向穷奇:“有什么区别?”

    穷奇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又一次问我:“那你父亲把灵力传给了谁?”

    “啊?”

    我忽然觉得自己有点糊涂,一直向别人打探我爹娘的事,知道他们的出身,知道我自己是他们的女儿,知道我父亲是神隐,传承九天神力的神隐。

    可是我一直没有放在心上的事,便是我父亲的力量去了哪里!

    穷奇看我的样子,哑然失笑,“你也是个糊涂人啊。”

    我因为不好意思,便没再吭声。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穷奇前爪伸出来,继而一阵柔光罩在我的身上。

    知道他无恶意,因此我也没有怕他的突然动手,只静下心来看着那光。

    穷奇并没有杀害我,这道光也是他用来探知我力量的神识。

    穷奇找得颇为仔细,半天都没说话,等了好久,他才撤去那道力量。

    “不在你这里。”

    “啊?”

    “你爹传承下来的九天神力,并不在你身上。”

    我并不觊觎那股力量,只是不在我体内,我倒是很诧异,刚才穷奇说得时候,我还以为我体内的力量,就是我爹作为神隐所传的。

    没等我说话,穷奇又疑惑着说:“不在你这里,那你爹会把那力量传给谁呢?”

    “若是传给别人,想来三界此时不会这么太平,所以我猜测你爹应该是将那力量封在了什么地方。”

    山洞里忽然刮起一阵让人舒爽的风。

    “娘亲,我来送吃的了。”

    正是青凰。

    “圆儿呢?”

    “圆儿姐姐带着那块玉环,去祭拜她的娘亲。”

    青凰说这话的时候,一直拿着眼角的余光打量着穷奇,又看着我,小声问道:“娘亲,你没事吧,这个家伙有没有欺负你?”

    我摇头,“那倒没有。”

    穷奇站在高处,学着青凰的样子,翻了个白眼看向别处。

    青凰带给我的依旧是这囚灵渊内有且仅有的野果,松子这些,我觉得这些都是不可多得的美味。

    青凰将这些摆到我的面前,坐在地上和我一起吃了起来。

    “圆儿不在,我在树上拿了些吃的,就过来和娘亲你一起吃了。”

    我将那些野果分出一些,便就要给穷奇扔过去。

    “娘亲,且慢!”

    青凰喊住我,没好气地说:“不给他吃!”

    穷奇一愣,尴尬得笑了一声,把头又扭到一边去。

    我刚要劝青凰,她又对我说:“娘亲,你忘了,这大家伙是吃肉的,怎么可能吃素。”

    似乎正是如此。

    穷奇也不在意,也没把那些吃的放在眼里,似乎的确并不想吃。

    等青凰出了山洞之后,穷奇依旧是没把头调转回来,也不说话。

    “怎么,生她的气了?”

    穷奇这时候像一个小孩子一样赌气着说:“就好像我稀罕吃她带过来的东西似的。”

    我心中觉得好笑,将剩下的那些野果送过去,“毕竟好几日吃到东西了,这些虽不是血肉,但也能充饥。”

    穷奇继续冷哼一声。

    “不过几日而已,算得了什么,以前我几年,几十年,甚至几百年才能过来一个人,本神尊若是那么容易饿的话,早就饿死了,不过是漫长岁月了靠着血腥打发时光罢了。”

    “你竟然可以不吃东西!”

    “那当然!”穷奇看着我惊讶的样子,这才有一丝的高兴。

    “怎么,也有别的人来这里么?”

    “来?”穷奇愣了一下,“说来倒也可以了,你可知道,这里为什么叫囚灵渊?”

    “当然是因为……”

    因为什么,我忽然说不下去。

    “我不知道。”

    穷奇哈哈大笑,和我说出了囚灵渊的真相,“这囚灵渊也是早就有了,反正我还在神界的时候,它就在人界存在了,那时候,神界还有人界和睦相处,一旦有了大奸大恶之辈,便会被君主流放到这囚灵渊之内。”

    “可是现在……”

    “依着你所说,想来是由于仙帝那个老匹夫不想让人知道和神族有关的一切,所以一些晚辈后生最多只知道囚灵渊之名,不知道囚灵渊的来历,不过就算是这样,这几千年来,仙界和人界还是会偷偷扔下一些为他们所不容之人,所以就被我裹腹了。”

    原来如此!

    一个念头在我心中逐渐清晰起来,如果穷奇所说的,都是真的,那么他如今依旧是被困在这里……

    “不错!”

    穷奇迎着我疑惑地目光,极为肯定地对我说:“本神尊当初也是在神族犯了大错,被罚着来到这囚灵渊,从此再无出去的可能。”

    穷奇说起往事,不免有些唏嘘,眼里露出落寞的神色。

    但是,又一个念头涌上我的心头。

    “你,你刚才说你……神界……犯错……被罚?”

    “没错!”

    “那神界覆灭,还有后来的三界,和你有什么关系?”

    当我有了这个念头,心里觉得十分恐怖。

    此时再看穷奇,他睁大着一双眼睛瞪着我,片刻之间就布满了血丝!

    2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