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4章 相逢泪长流!
    终于出了囚灵渊!

    当我与青凰脚踩在厚实的大地上之时,方知这几日种种,是真的已经过去了。

    恍若一场惊梦。

    “太好了,我们总算回来了!”

    青凰忍不住得飞来飞去,一会变成人形,一会变成凤凰,凤凰真身之时,也是时大时小。

    阵阵灵光在青凰身上闪现,想来之前鼎盛的灵力已经恢复。

    不止青凰,我自己的所有灵力此时也没了束缚,在我周身游走,灵动非凡。

    穷奇渡给我的神力却如石沉大海,明知道它消失不见,却仍旧惊觉它入海之时的涟漪水花。????再看周围,竟然不是水宫深处的碧海深渊。

    这是阴山脚下,若水河边,水宫的正门就在不远处。

    “啊呀,老子终于出来了,再不用受到那非人的束缚!”

    虬螭也撒着欢儿说了一声。

    还有隐,他对我一笑,“你别理睬他,他当真是憋坏了。”

    我只说无妨,并不在意。

    虬螭冷静下来之后,忽然又问我:“小丫头,你……打算去哪里?”

    “可还是回水宫?”

    青凰这时候在身边问我:“娘亲,我们去哪里?”

    他们相互之间看不到,听不见,却对当日之事历历在目。

    我也不知道。

    但是我没有说出口,就在若水河边站着,一时没了主意。

    青凰没说话,就在那里陪着我等。

    虬螭没有青凰这等的心思,在我心中不催我:“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小丫头,你赶紧拿个主意。”

    天空这时候飘起了鹅毛大雪。

    不过才是秋末,怎地今年雪来得这么早?

    我问青凰,“冷么?”

    青凰摇摇头,这时候化成昔日小青凰模样,落在了我的肩膀之上。

    也是,修习之人,怎么会冷。

    远处隐约有两个远点,出现在水宫门口。

    再近一些,却是两个人影,一高一矮,看起来有些小。

    “娘亲!!!!!!!!!”

    一个奶声奶气地声音在远处忽然喊了起来。

    不是青凰,她此时落在我的肩上,正和我一起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

    九白!

    是九白!

    旁边那一个高一些的身影,正是秋安!

    九白看到是我之后,拼了命地跑过来。

    只是他长的小,腿也短,跑得并不快。

    这雪下得迅猛,很快地上就积了厚厚一层,挡在我和九白之间。

    九白并不畏惧,直往那雪中跑。

    秋安抬眼抹着眼睛,眼下盯着九白,看得出她也着急,最终抱起九白,就踩着雪地跑了过来。

    探灵木这时候出来,扫清我和秋安之间厚厚的一层雪。

    “娘亲……”

    等秋安抱着九白跑到我身边,九白一下子就扑倒我的怀里,哽咽着叫了我一声,再说不出别的话,哇哇大哭起来。

    相见无言,唯有长泪流。

    我拍着九白的后背,想劝着他别哭,可是自己再忍不住,眼泪也不停得掉下来,掉在雪地之上。

    “九白……”

    九白哭得撕心裂肺,头在我的肩上,脸摸着我的耳朵。

    他一边抽泣,一边对我说:“他们……他们都说,娘亲死了,娘亲走了,可是九白不信,……九白知道娘亲不会不要我,所以每日都和姑姑来水宫外面等娘亲……”

    “娘亲,九白日日都想娘亲,吃饭想,睡觉也想,三姨母说,九白乖了,娘亲就会回来.……所以九白从不哭,只在姑姑面前哭,娘亲,今日见到娘亲,九白憋不住,可是九白是乖孩子,娘亲不要再撇下九白好不好?”

    九白越说越伤心,后面话都连贯不上。

    我的心如刀割,自己的一时遭难,让身边之人遭受了那么多痛苦。

    九白见我一直不说话,便在我怀里直起身子,擦干我的眼泪,也擦干他自己的眼泪,摸着我的面庞,认真得说:“娘亲,九白在这世上一个人活了百年千年,从不觉得孤单,可是跟着你之后,不想再一个人。”

    我的眼泪又掉下来,不住得点头,“答应你,娘亲都答应你!”

    秋安一直站在九白的身后,早就哭得和个泪人似的,又怕惊扰到我和九白的母子重逢,便一直强忍着,甚至将手指放在手里咬,生怕发出一点声响。

    “秋安……”

    “公主……”

    秋安一张口,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后面说的话慢慢没了声音。

    “公主,回来就好……回来……”

    秋安声音哑着,被哭意挡住后面的话,她不停得点头,像是在替她说着后面的话。

    我替秋安擦拭着面庞的泪珠,挤出一丝勉强的笑。

    “别哭啊,今日重逢,我回来了,我们应该高兴啊!”

    秋安也笑,笑中带泪。

    “是啊,我们应该高兴,奴婢和小殿下都高兴,哭几声就好了。”

    “小殿下,公主想来疲惫,姑姑抱着你好不好?”

    秋安说这话的时候,便要伸手抱过九白。

    九白却不肯回到秋安怀里,紧紧搂着我的脖子,奶声奶气地问我:“娘亲,你累么?”

    我对秋安笑着摇了摇头,又对九白说:“娘亲不累,娘亲不会再离开九白。”

    九白极为认真地点点头,“九白信娘亲,一直一直相信娘亲,以后就算娘亲去刀山火海,九白都要跟着你去。”

    “好!”

    ……

    ……

    九白身上已经加了厚袄,秋安却一身单薄,想来她也只顾得上照顾九白,而忘了自己。

    他们两人,身上的衣服都是灰色。

    九白年幼,自然喜欢鲜艳的颜色。

    我问秋安是怎么回事。

    秋安眼中闪过一丝迟疑,还是告诉我:“水宫的人,以为公主你……于是蛟族上下穿了白色丧服,但是小殿下不信,就始终固执地穿着这灰色衣裳。”

    九白一脸认真地告诉我,“娘亲,我忘了什么时候听人说的,当你所爱之人有了危险,切不可穿艳丽的颜色,不然会把自己心里在乎的人的福气抢过来,九白想把一切的坏运气都替娘亲扛下来,但九白不想穿丧白之色……”

    “傻孩子!”

    秋安在一旁叹了口气,接着九白的话对我讲,“小殿下每日都会拉着来这里等公主,穿着这衣裳,即便今儿是除夕,他也不肯脱下来!”

    23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