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除夕家宴
    华清一直把我送到我的房外,这才停下。

    “愔儿,你好好歇着。”

    “好!”

    “等晚些的时候,我来接你,一起去给父王请安,今晚上是年三十,到时候我们一家一起过个年。”

    “好!”

    华清的笑容有一丝牵强,但还是吩咐了秋安许多事,我知道华清兄长一直对我好,即便是在我和白容只见做个选择,我也确信兄长他是真心待我。

    所以,他若是能开心一些,我心里也涌起来阵阵暖意。

    “一早就给你,九白,还有秋安做了过年的衣裳,愔儿,等你歇好之后,记得穿上。”

    我看了一眼秋安,她点点头,指了指桌上的案子上,那上面蒙着块布,里面厚厚一层,想来正是过年的冬衣。

    华清兄长似乎还有许多话,但他终究咽了下去,没说出来,转身走了出去。

    我走到桌前,将上面的那块布揭下来,里面是几件大红色的衣服,正是我和九白的。

    “你的呢?”

    秋安愣了一下,回答我说:“奴婢的衣服是单独送来的,在奴婢房里。”

    “那等下你和九白都换上吧,不论别人怎么对我们,我们终归是要过好这个年的。”

    秋安眼里闪过一丝喜色,对我说了声,“是!”

    九白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又看看那件大红的冬衣,抬起头问我说道:“娘亲,过年是不是要穿红色?”

    我将他抱起来,坐在了桌子上。

    桌子上一尘不染,想来也是秋安天天打扫的缘故。

    我对九白说:“过年呢,家人团圆,所以要穿红色,这样寓意着喜庆。”

    九白似懂非懂得点点头,“娘亲回来了,那就是最大的喜庆,九白要换衣服。”

    “去吧!”

    “娘亲,你是不是累了?要不然你先休息。”

    我看着懂事的他,说道:“好!”

    秋安很快就帮九白换好了衣服,又过来服侍我就寝。

    九白对我行了一礼,“娘亲你且好好歇着,九白要出去,把你回来的消息告诉三姨母,还有王祖父,还有大巫爷爷。”

    九白说完看着我,在得到我同意之后,便拉着秋安的手往外走,一边走还一边说着:“秋安姑姑,我们让娘亲好好睡一觉,晚些再回来。”

    秋安为难地看了我一眼,我对她笑笑:“带他去走走吧,这段时间他想来也没怎么开心过,你记得也要换上那一身过年的衣服。”

    “是!”

    秋安依着我的吩咐,便带着九白往外走。

    原本不困,此时躺在自己的这张床上,还真的有了些睡意。

    青凰回水宫之后,一直在我的肩上,默不作声,连叫也不叫,此刻我躺下,她见四下无人,便又化成人形。

    “娘亲,你困了么?”

    她说话的时候,我的眼皮已经开始打架,含糊得嗯了一声。

    青凰再不说话,坐在我的身边,帮我轻轻地按着身上。

    没想到这小丫头从没伺候过人,此时给我按摩倒也让我极为舒坦,我片刻就沉沉得睡去。

    ……

    ……

    醒来之后,青凰又回复了青鸟的样子。

    九白已经从外面回来,秋安也在我的床边守着,还有一位黑衣女子,碧千。

    九白还有秋安穿着红色的衣裳,不光喜庆,也确实好看。

    碧千倒是和这过年的气氛颇为不符,见我醒来,也不行礼,直接就问:“你醒啦?”

    我点点头,“你怎么来了,三婆呢?”

    “她自然是在水塔之下。”

    我想和碧千说起之前的事,碧千却摇摇头,一副了然的样子,看着我说:“三婆已经知道你回来的事,至于你最近的遭遇,你还是有时间去和她说吧!”

    “好,我过会就去。”

    “别……”碧千连连摆手,“三婆说,你刚回水宫,自然有许多事情等着你,三婆说你去水塔之下不急在这一时,今儿是出席,你需要陪着小殿下过年,大王,太子那面肯定还都要见你,所以,等你空闲下来再去九层水塔吧。”

    碧千说完这些后,便要往外走,走之前还拉了拉九白的手,九白与她亲近,对她说:“碧千姑姑,我送你出去。”

    秋安还有九白送完碧千,便回来,还多带了一个人,华清兄长。

    华清一进门,便爽朗得笑着,对我说:“愔儿,你醒得这么快,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我摇摇头,也没多说旁的,让秋安帮我梳洗一番后,我便和华清去了蛟王的前殿,去给蛟王还有大巫请安。

    没想到的是,蛟王和大巫表现得很是平静。

    蛟王脸上挂着难得一见的笑意,但是没说旁的,只和蛟后娘娘说了一样的话:“回来就好!”

    大巫也差不多,话并不多,但是说话的时候,连着看了我好几眼,眼里喜色暖意均有,这与平时并不太一样。

    给他俩请安之后,我便和华清又去了蛟后娘娘那儿,一起准备着晚上的家宴。

    华清对我说。“愔儿,你别看父王还有大巫看着冷淡,其实你没回来的时候,他们也很着急,派了许多人四处寻找。”

    华清的话我也能猜到,毕竟蛟王和大巫他俩一个样子,都是面冷心热,尤其是大巫。

    “大巫早就推算出,你没有性命之忧,但是之前一直不告诉我,而且他自己也没算出你去了哪里,这些,我还是今日才知道的。”

    这我倒是没想到,原来大巫早就知道我尚有命在。

    到了蛟后娘娘那里,她早就开始活上了,看到我和华清过来,像小时候一样,喊着我俩:“快过来给母后帮忙。”

    华清与我相视一眼,各自洗干净了手,便跟在蛟后娘娘的身边,开始一起准备除夕的饭菜。

    这一次的家宴比任何一年都要丰盛,从前的桌子摆不满,还换了一张更大的桌子。

    但这一次的家宴,却也是人最少的一次,三婆从不出水塔来过年,每年都是六个人一起吃除夕饭,今年却变成了五个人。

    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商量好的,除夕的这一晚,没有一个人提到白容。

    家宴过后,华清诡笑着问我:“愔儿,你不困吧?”

    这时候月亮斜挂在水幕之上,囚灵渊内许久不见月亮,如今再隔着水宫的这块水幕往外看,倒真的像恍若隔世。

    2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