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7章 三婆知道穷奇!
    除夕之夜,凡世里漫天烟火,鞭炮声响彻人界,却传不到水宫里来。

    华清兄长在耳边问我:“愔儿,你喜欢外面的鞭炮么?”

    “喜欢啊!”

    “不如我把那烟火弄到水宫里面来,怎么样?”

    “这个时辰,该睡的都睡了,不好吧!”

    蛟族子民有许多清修者,他们并不喜欢凡世的热闹。

    华清却狡黠得一笑,并没有回答,而是对着水幕一摆手,水幕之上便出现了比凡世的那些烟火还要漂亮的光景。

    烟火的五彩缤纷,光辉灿烂打在水幕之上,映得水宫之中比凡世里还热闹。

    “真美啊!”

    水宫里许多妇人带着小孩子出来观看,九白也在远处跟着秋安看着水幕之上的光景。

    “愔儿,从今以后,我们不计较以前的事,只管往后开开心心的活,好不好!”

    漫天红光,照亮着我和华清之间,他眉如墨画,目若秋波。

    “兄长。”

    “嗯?”

    “从小你就对我好,什么事都冲在我的前面,替我遮风挡雨,如今我们都长大了,更要珍惜这从前在一起的情分,自然不可轻易就生分了。”

    华清眼中暖意更深,揽着我的肩,不再说话。

    就这样,直到深夜。

    “兄长,你困了么?”

    华清摇摇头,“你困了么,愔儿?”

    我也摇摇头。

    华清又对我说:“凡间过年都有守岁的习惯,过了三更,便是新的一日,也是新的一年,我们都又长了一岁。”

    他说完,又把九白叫过来,从兜里给了九白还有秋安一人一个红色喜袋,九白说着就要拆。

    我赶忙制止九白,“别打开!”

    九白吓了一跳,愣了愣看着我。

    我对他一笑,“这个喜袋是要讨好彩头的,要今日睡一觉之后,才可以打开。”

    九白点点头,对华清甜甜得说了一句,“多谢舅舅!”

    秋安也行了一礼,“多谢太子!”

    华清只是一笑,又拿出金银盒递到我手中,他有些不好意思地对我说:“凡世女子过年之时无不想要这个个盒子,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当年我听到凡世有金银盒一说,便特别想要一个来看看,华清那时候就记在心里,却苦于很难收集,如今终于给我带回水宫了。

    锦盒盛红雪,重结四色花。

    金银盒里不止红学一种脂粉,还有紫雪,口脂,澡豆,都用圣品打造,试问天下的女子,有谁会不喜欢呢。

    华清看了看天色,收起水幕上的烟花,水宫当中恢复一片平静。

    “已经晚了,愔儿,你早一些带九白回去睡吧,有什么事,明日再说。”

    “好!”

    回头看一下,九白的确早就开始打了瞌睡。

    我转身,正要带九白回去,华清在身后叫住了我。

    “愔儿。”

    “兄长还有何事?”

    “没……新年快乐!”

    华清并没有说什么别的话,道了这一句,便转头回了他自己的宫殿。

    我心中咯噔一下,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秋安过来问我:“公主,我们回去吧?”

    我摇摇头,“我先去九层水塔下,看看三婆,你们先回去。”

    秋安眼里闪过一丝惊觉,有些小心翼翼地问我:“公主,你,还回来么?”

    九白已经在秋安的怀里睡着了,此时不知梦到了什么,嘴里喃喃地说道:“娘亲,你不要走,九白想一直跟着你。”

    唉!

    我对秋安坚定地点点头,“回来,以后我去哪里,断然不会把你们丢下。”

    秋安信我,眉间有了喜色,这才安然抱着九白回了我的宫殿。

    ……

    ……

    九层水塔日夜都有人把守,只是没想到,碧千这时候也在门口等着我的到来。

    “公主,你来了!”

    碧千对我行了一礼。

    “你知道我要来?”

    碧千一笑,“不是我,是三婆知道你要来,所以让我出来迎你。”

    “她还一直没睡?”

    碧千摇摇头,也不再废话,只是在前面带路,“走吧,公主!”

    水塔外面也是张灯结彩,越往里面就越冷清。

    我知道,三婆是不过年的。

    等我进了三婆的房门,碧千却悄然退去。

    三婆仍旧是靠在那榻上,身下是她的禅坐的垫子,她见我走了进来,微微敛起缺月一般的双弯眉黛,朱唇也扬起来,贝齿隐约。

    我坐到她榻前的椅子上,拉着她的手,虽仍旧是冰凉刺骨,但心里却微微发热。

    “你回来了!”

    “回来了,你还好吧?”

    “就这样了,老样子。”

    接下来又是许久的沉默。

    三婆想起来什么似的,忽然问我:“那个玄月佩你可一直带在身上?”

    我点点头,从身上拿出来玄月佩。

    之前在囚灵渊内,这玄月佩失去了作用,我便将它藏了起来,没想到回到水宫,这玄月佩一直黯淡着,也不知是怎么了。

    三婆却和早就知晓一般,并没有惊讶,她将那玄月佩放在手中,另一只手在上面轻轻略过,玄月佩片刻之间又恢复了以往的灵光绕动。

    “这是……”

    三婆眉头都没皱一下,低着眼说道:“那日我察觉到你有危险,便收起了玄月佩的力量。”

    “哦。”

    我随口答应了一声,但是等哦我反应过来,又吓了一跳。

    “啊?你这是……”

    三婆看我着急的样子,盯了我一会儿,忽然就笑了。

    我想起囚灵渊内种种,必是三婆神通大,知道我会遭此一难,但此难对我并非什么坏事。

    我只是在心里这么一想,并没有说出来,没想到三婆嗯了一声,对我说:“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

    三婆说这话的时候,还带着笑意。

    “喂,你又偷偷看我心里的想法!”

    她忽然就正经起来,问我:“你可知道你现在的修为是什么水平?”

    我看着自己的双手,摇了摇头,也不说谎,是真的不知道。

    三婆摸了摸自己的眉间,如实告诉我:“这么和你说吧,你的修为呢,在蛟王,蛟后之上,在大巫,人帝之下。”

    我点点头,并没太放在心上。

    “对了,也在云琼之上。”

    这我倒是十分惊讶,云琼仙子毕竟是飞升多年的蛟族女仙。

    从前我想赢云琼,倒也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要借助虬螭还有玄月佩的力量。

    三婆又说:“这一回,你谁的力量也不需要,只凭着你自己的灵力,就能够打败她。”

    “真的?”

    我倒是没真的想去找云琼决斗,只是想到自己身上的力量。

    “放心吧,我说得是你自己的力量,不是玄月佩,不是虬螭和隐,也不是……穷奇。”

    三婆说这些话的时候,显得颇为波澜不惊。

    “什么,穷奇,你知道穷奇?!!!”

    2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