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8章 不论去哪里,九白都想跟着你。
    有些事,三婆知道,有些事,三婆不知道。

    她自己告诉我,那一日人帝推我下了囚灵渊,她知道,但是也知道我一直安然无恙,不然定要人帝付出代价。

    她虽不知道我在囚灵渊内发生了什么,但她在推算命轮之时,知道此番对我来说是个关键的劫数,挺过去便是大吉。

    所以三婆最开始的时候,将玄月佩的力量隐藏起来。

    至于穷奇,三婆最初并不知道我在囚灵渊之内碰到的人就是穷奇,而是在我回到水宫之后,她感受到我身上的力量。

    穷奇是邪神,三婆是巫神,都是神界之人,三婆能感受到穷奇,倒也不是很奇怪。

    三婆再提到穷奇的时候,眼中有一丝的酸楚。

    “他,走得安详么?”

    我对穷奇始终充满了感激和愧疚,如今三婆问起,我也实话实说,将穷奇走得时候的样子告诉了她。

    忽然心中想起另一件事,我对三婆说道:“穷奇去世前,说他对我是以德报怨,是怎么回事啊?”

    三婆眼里闪过一道光,她的手漫不经心划过木塔边上的雕花,带着笑意对我说:“他真的是这么说的?”

    我点点头,“莫不是我前世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现在还不是告诉我的时候?”

    三婆将那笑意短暂地憋回去,“你真的想知道?”

    “那是自然。”

    “其实也没什么,无非就是,当年是你把穷奇封在了囚灵渊之下。”

    “什么?!!!”

    三婆的这番话,当真是吓到了我,“你不要乱说啊,这事情可一点都不好笑。”

    “有什么好乱说的,本来就是。”

    若真是如此,我对穷奇的愧疚便又加重了几分,还有一大堆问题想问三婆。

    三婆却一摆手,“我只能说这么多了,以前的事,我记得并不清楚,想起来头会痛的。”

    她这么一说,我自然不敢再追问下去,赶忙住口,“哦”了一声。

    三婆又盯着我看,许是看我情绪不高,便又说了一句:“当初你把穷奇困在囚灵渊下,却是因为穷奇它的确做了许多错事,这对他自己而言,未尝不是一种解脱,再说穷奇被困在囚灵渊下千年,对你无非恨个十年八年,余下的漫长时光,他自己也早就看开了。”

    “真的?”

    三婆轻轻点了点头,再没说话,身子又躺下去,看得出来她是困了。

    这时候,碧千及时地出现,看到三婆犯困,便伺候她睡下,之后便向送我出水塔。

    我摇摇头,谢绝了碧千,让她自己留在下面照顾三婆,自己也早些休息。

    等我回去的时候,秋安和九白都没有睡下,尤其是九白,明明已经瞌睡连天,可就是强打着精神在等我。

    见我回来,秋安很高兴,九白也眯缝着眼往往这里走。

    “娘亲抱!”

    我点了点他的小脑袋,“这么晚,怎么还不睡。”

    秋安赶忙解释,“小殿下看不到你,就不肯睡觉。”

    九白带着委屈地说道:“九白怕娘亲消失不见,所以九白不能睡觉,要一直等娘亲回来。”

    我故意逗他:“娘亲要是一直不回来怎么办?”

    九白听我这么一说,又哇得一声哭了,

    “娘亲你如果真的要走,不要一个他让你偷偷地走,求你带着九白,”

    见他被我逗哭了,我心里十分愧疚,赶紧哄着他:“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娘亲听你的。”

    这一夜,九白不肯和秋安睡,非要和我一起。

    而我,看着熟睡的九白,这一夜竟然没再合上眼。

    ……

    ……

    第二日是大年初一,我又带着九白去给蛟王蛟后,还有大巫去拜年。

    蛟王他们给了九白厚厚的喜袋,里面的碎银子和糖果当真不少。

    九白赚得个盆满钵盈,乐得嘴都合不上。

    他也乖巧,秋安之前教他拜年的说辞,他竟然一个字都没忘。

    青凰今日去了九层水塔之下,原本九白还有青凰于我,都是一样的,但是九白却得了众人的宠爱,青凰却什么也没有,我怕青凰不高兴,也想领她去看蛟王。

    没想到青凰自己根本就没在意,她对我说:“我自己一个人惯了,也不喜欢凡世里的那些人情往来,只要你和三婆殿下对我好,就行了,再说,我现在还不想现了人形在人前,等时机到了再说吧!”

    我一想,她说的不无道理,便没再强求于她。

    这次回来,水宫中的人,对我比以前还有好,但是也多了分小心翼翼,似乎是怕惹到我的伤心事。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份刻意,我在水宫之中活得也颇为不轻松。

    自打我从帝城中回来,大巫不再禁止我出水宫,华清兄长对我说:“愔儿,你若是觉得烦闷,便出去走走,但不可走得太远。”

    华清末了又小声得补充了一句:“更不要去长街,也不要去帝城,以免父王和母后挂念。”

    ……

    ……

    初一的午后,来送年礼的人一波接一波的,有来自于各大灵族,还有帝城,以及仙界。

    帝城的年礼自然打着人帝的旗号,但是看那些挑选的东西,想必是出自白容之手。

    也不知道她是否得知我尚在人世的消息,反正送来的这些年礼没有一件是给我的。

    仙界的年礼并非仙帝所送,而是那些蛟仙们准备的,托人界中的修者送过来。

    那些蛟仙当中云琼算得上是位份尊贵,因此历年来都是她亲手挑选。

    既然是她亲自挑选准备,因此,从小就不会有我的那份。

    蛟族的家臣们轻点着礼单,正要向蛟王读出来,蛟王摆摆手,吩咐他们抬了下去。

    蛟后偷偷留意着我的反应,我也只好假装不在意,陪着他们继续在前厅说笑。

    后来族内族外前来拜贺的人多,九白这时候又犯困,我便和蛟王说一声,先行带九白回去。

    蛟王十分痛快得便应允了,只是蛟后娘娘叫住我,试探着我说:“愔儿,晚膳想吃什么?”

    因为不想让蛟后担心我,我回头像小时候一样,一脸调皮地说了一堆我自己爱吃的菜。

    蛟后稍稍放心,我这次安心离去。

    回去的路上,秋安还有九白,始终不说话,却都在看我。

    我叹了口气,对他俩说:“算了,我带你们出去吧!”

    2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