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0章 敬康,我又救了你!
    在山洞之内,我听到外面传来打斗声。

    “山下有人!”

    秋安极为惊异得看着我,她本是凡人之身,五感和修为都不如我,听不到也正常。

    青凰忽然飞回来,落到我的肩上,似乎想引着我往回走。

    但是我和她相识已久,心意相通,她目光躲躲闪闪,自然是瞒不过我,我心里明白,外面发生了事情,显然青凰并不想让我插手。

    与我无关的事,我自然也不想理。

    这时候秋安忽然问我:“公主,可是出了什么事?”

    还没等我回答,我身体之内传来一声隐隐约约的叹息,分不清是虬螭,还是隐。

    这样一来,我反而起了好奇心,便对秋安说:“走,去看看!”

    看,也不是出山洞看,我和秋安来到山洞门口,试图往外面看,想一探究竟。

    只是并不遂我的愿,那几人在山下,根本看不到他们的身影,只能提着我的修为,让五感变得敏锐,以此来留意着山下发生的事情。

    “二公子,我劝你乖乖束手就擒,这样,小的们也好回去交差!”

    “到底是谁派你们来的,有胆子的就报上名来。”

    “小的们贱命不足挂齿,恐污了公子的耳。”

    “我从不与他争名夺权,他为何始终步步紧逼!”

    “二公子这话小的们听不懂,也请二公子不要再抵抗,以免伤着您自己。”

    “我呸,休想!”

    “二公子若是执意如此的话,那就怪不得小的们不懂尊卑了。”

    “尊卑,你这是承认了,你是我家中之人派来的下人了么?”

    “有么?二公子不要多想……”

    山下的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相互斗智斗勇,之间局面也是剑拔弩张,似乎稍有不慎就会打起来。

    他们的话,我只需要听上两句便明白,自古灵族世家因为谋权谋利,骨肉相残的事情不在少数。

    只是,这个被称为“二公子”的人,他的声音倒是颇为耳熟。

    正当我细想着这声音出自何人之时,忽然有人拉了拉我的手。

    我以为是秋安,便看了她一眼,她却浑然不觉。

    ……

    等我回头看,才发现九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醒了。

    九白的眼睛异常发亮,我将他抱起来,以为他是做了噩梦,便想带他回去。

    没想到九白却不肯回去睡觉,眼睛里的光亮却是泪花,他指着外面,也不说话,只是那么指着,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却又不敢说。

    我心里咯噔一下,惊讶得看着九白。

    九白重重地点了几下头,似乎猜出我心中所想。

    山下的人忽然打斗起来,听声音,狂风怒号,雷电交加,时不时有山石爆炸的声音,似乎都是高手。

    九白咬着嘴唇,忍着哭意,拉着我的衣角,似乎是在求我。

    “你知道他?”

    九白点点头,说了一声:“是爹爹!”

    青凰“腾”得一下又飞了起来,向着九白冲去,像是要打他一样,但终归没舍得,落在了我的肩上。

    秋安也是一愣,但是没说话,站在一旁,只等着我的吩咐。

    我又问了九白一句:“你确认是他么?”

    九白又重重地点了点头,“是爹爹,错不了!”

    我怕自己惹了不该惹的麻烦,若是九白确定,那便救下他吧!

    九白见我答应,十分高兴,听我说完我的解救之法后,便照着做。

    我们都没有出山洞,出山洞的是寻灵木。

    探灵木跑到山下,给敬康送去我的信物,想来敬康能一下子就看明白。

    九白的真身,探灵木虽然不会言语,神识连九白也不如,但是灵力当真的不凡。

    敬康跟着探灵木,身法飘渺得就躲在了山洞之外。

    九白就要伸手解开屏风上的结界,想让敬康进来,但是他毕竟不如青凰,那屏风上的结界连动都没动一下。

    九白试了几次都没用,有些委屈得看着我。

    青凰也看着我,似乎在等我的意思。

    我伸手,想替敬康解开结界,让他进来。

    这时候玄月佩忽然传过来一道警醒的力量,我记起穷奇还有三婆劝诫我的话。

    如今我的修为在人帝也只算是一般的高手,能敌过我的对手不多,但比如人帝,仙帝这些超乎世上修者的人来说,我的修为根本不值得一提。

    所以,若是在人前若是轻易表露了神族转世的身份,只怕对如今的我来说,无异于灭顶之灾。

    探灵木似乎知道我的难处,对九白点了点头,九白念了几句,探灵木便带着敬康回到它生长了多年的树根之上,接着护住敬康,便与敬康一起做了个结界。

    对于别人来说,敬康是凭空消失不见的。

    那几个与敬康为敌的人,追到山洞之外,找寻半天,仍是一无所获。

    “奇怪了,人呢,怎么不见了?”

    “就是,他二公子就算修为不凡,但是在我们这么多人面前凭空消失,根本就不可能!”

    “兄弟们,好好长,找到了,回去主公他重重有赏!”

    “是!”

    ……

    ……

    我在山洞之内,屏风的后面,敬康在山洞之外,探灵木护着他的结界之内。

    就这样,四目相对,满心满腹想说的话。

    但是敬康转而又极为复杂地看着九白,九白倒是一脸热泪地看着敬康,想说的话不比我少,只是现在还过不去。

    外面的人仍旧是费尽心思地寻找敬康,只是找寻半天,就是找不到,没有一点头绪,最后众人垂头丧气地离去。

    那些人走后,九白着急得想要往外走,我抱着他,让他先别动。

    这时候,对面的敬康,和我不约而同得做了个“嘘”的动作。

    隔了许久,外面没了一点动静,那些电闪雷鸣,飞沙走石也全都消失得一干二净,没留下一点痕迹。

    我这才放心,将九白放在地上。

    但九白忽然胆小起来,跑到我的身后,不敢向前走。

    敬康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般,有些不解地看着我。

    探灵木这时候消散了结界,将它和敬康都现了出来,它也不再管敬康,自己飞也似得跑回山洞之内。

    青凰的结界并没有防着探灵木。

    虬螭和隐在我体内吵了起来,他俩第一次吵得这般激烈。

    隐不喜欢敬康,也不想让敬康与我接触。

    虬螭不喜欢龙族,也不怎么喜欢敬康,但毕竟是他的直系后代,又是数一数二的能继承大统之人,虬螭自然不愿意我与敬康隔阂。

    隐一向温和,此时对虬螭发了一通火,又强压制住火气,回复以往的温和,对我说:“愔儿,你要想清楚,和他在一起,以后的路,只怕十分坎坷难走,也会一直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

    虬螭切了一声,十分不赞同隐的说法,他转而对我说:“小丫头,不管前路如何,都是你自己要走的,敬康是我后人不假,我疼惜这个后代也不假,但是与他相认与否是你自己的事,你做什么,我都由着你!”

    九白虽然躲在我的身后,却露出小脑袋瓜,偷偷看着外面的敬康。

    2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