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1章 父子相认
    青凰并不愿意破开结界,但是看到我点头之后,并没有说什么,双翅一挥,无形的结界破散开去,敬康站在门口,向山洞里面走了进来。

    秋安也没说话,径自往里面走,青凰落在秋安的肩上,并不愿意留在我的身边。

    除我之外,留在原地的还有九白。

    敬康走进来,刚要问我,九白在我身后,怯生生地喊了一声:“爹爹!”

    “嗯?”

    敬康一愣,似乎是没听清,又问了一句九白:“你叫我什么?”

    九白看着敬康那张严肃的脸,忽然吓得不敢说话,想藏在我的身后,可是又忍不住要看敬康。

    这时候探灵木从一边过来,软绵绵地倒在九白的小肩膀上。

    敬康看着探灵木,看着九白,忽然又转身看着外面那棵树坑的位置,脸上带着一丝并不确信的笑意。

    “愔儿,怎么回事,你快告诉我!”

    我把手伸向九白,将他往前拉了拉,问我:“你不是让我救下他么,怎么现在自己还不敢说话了?”

    九白脸一红,壮着胆子,上前又喊了敬康一声:“爹爹!”

    敬康张着大嘴,指着九白,又指着外面原来大榕树的位置,“这……他……我……你……我们……??!!”

    我点点头,“他叫九白,算是那次和你缔结誓约,幻化成来的孩子。”

    其实这话不准确,誓约只是个引子,真正让九白有了人形和性命的,还是我的血。

    ……

    ……

    在水宫里,华清有一次偷偷问九白,“你喜不喜欢舅舅?”

    九白点点头,“舅舅对我这么好,我最喜欢舅舅了。”

    华清又笑着问他:“那以后舅舅做你爹爹,和你娘亲一起照顾你好不好啊?”

    九白当时仰着小脑袋,认真地想了想,对华清说道:“舅舅是舅舅,爹爹是爹爹,不能弄乱了。”

    ……

    ……

    见九白胆子小,敬康高兴得一把将九白抱起来,九白没反应过来,被他吓了一跳。

    之后九白在敬康的怀里,并不敢看他,脑袋往一遍偏着,但是眉间的喜色根本就藏不住。

    敬康继续逗着九白,“你刚才叫我什么?”

    “爹爹!”

    “再叫一声!”

    “爹——爹——!”

    “哎!”

    敬康极为乖张地答应着九白,脸上乐开了花,抱着九白就连亲了好几口。

    九白也不恼火,似乎十分喜欢敬康,在他怀里就和他一起玩了起来。

    趁着他们爷俩一起腻乎的劲儿,我走到里面,看到秋安又在重新整理了床铺。

    “你这是做什么?”

    秋安看看我,又回头看了看敬康,脸有些微红,但并没有说什么。

    这回换到我脸红了,我白了秋安一眼,让她停下手里的活计,“不要乱想,虽然有了九白,但是我和他是清清白白的,不要想那么多。”

    秋安愣在那儿,一时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我便喊了声敬康:“喂!”

    敬康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我是在叫他,依旧在那里和九白玩。

    “喂!”

    我又喊了一声,敬康这才往这面看,脸上依旧是合不拢嘴,“怎么了?”

    “山洞里的石床不够,你自己想办法!”

    敬康也没有多想,痛快地嗯了一声。

    秋安看我和敬康,犹如和看怪物一般,最后无奈地摇摇头。

    夜色更深,我有些困了,便问九白:“过来睡觉吧!”

    九白点点头,便拉着敬康便往过走。

    “别……”

    九白这个无心之举,将我弄得更加难为情,敬康这时候脸也红得不行,连连对九白摇头。

    九白皱着眉头问道:“九白想和爹爹还有娘亲一起睡。”

    “……”

    “……”

    我恨不得在地上有个地缝钻进去,有些埋怨得看着敬康,敬康本也害羞,但是听着九白的话,反而有些玩味地看过来,一副戏谑的样子。

    这时候秋安呢,就站在那里和看笑话一般。

    敬康又对九白说道:“爹爹与你娘亲不在一起睡,那你跟谁?”

    九白很委屈,但是并不往我这里走,有些害怕得看着我,“娘亲,今晚我想和爹爹……”

    我心中明白,九白自从有了神识之后,记忆当中便有了敬康的影子,但是回水宫之后我警告他不许提到敬康,所以他一直憋在心里。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敬康,第一次见到给他生命的爹爹,难免一时亲近,不好分开。

    我点点头,对九白说:“好!”

    九白脸上乐开了花,便跟着敬康。

    敬康见我同意,也很高兴,手一挥,带了术法出来,将多余的两扇屏风隔在我与他之间,这样,秋安和我在里面睡,便不再那么尴尬。

    九白问靖康:“爹爹,那我们睡哪里啊?”

    敬康不说话,手上再一运灵气,山洞之外传进来一柱水流,正是来自清水河的。

    那河中清水被敬康引进来之后,聚集在他和九白的面前,而这水聚成团,外面似乎包了一层膜,使得那水并不会摊开流散。

    九白看着那水好玩,上前点了几下。

    敬康耐着性子对他说:“上去睡吧?”

    九白吓了一跳,“爹爹,我们就在这上面睡?”

    敬康点点头,手上又运起一道法术,那水团之上闪着灵光,隐隐地有了形状。

    虬螭之前曾说,龙族这一辈,属敬康出挑,如今看着敬康能将灵力化成实体,想来虬螭对他的夸赞也不是子虚乌有。

    九白却仍旧不敢上去,无论敬康怎么劝说,就是害怕,但他还执意要和敬康睡一起,最后,探灵木知道他的心思,便在那团水上又用自己的藤曼织出来一张床。

    敬康笑着说:“也好!”

    九白这才安心地爬山去,敬康也和衣躺在九白的身边,如此九白很快便又睡去。

    隔着屏风中间的缝看到他们父子二人安睡,我自己也变得心安,手一挥,两扇屏风又合上,严严实实得没有空隙。

    秋安也还没睡,见我点头之后,便走到灯盏那里,将夜明珠全部遮了起来,山洞之内变得昏暗,只有外面的月光映衬着山间白雪照进来。

    如今敬康,九白,秋安还有青凰都在我的身边,我心里倒也越发安稳。

    至于我与敬康,因着九白的关系,竟然不像世人口中说得那些痴情男女恩爱的模样,倒反像就在一起,相互习惯了彼此。

    2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