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你太过分了
    这一刀来得太快,那忍者根本来不及反应,而且他们的目标是萧长风,哪里知道林小文会用刀当做武器扔过来,更加想不到的是,对方的手法很精准,刀无虚发。

    在林小文用长刀将其中一个忍者插死的同时,萧长风的第三枚火箭头也是激射而出,轰!火光闪耀,在强烈的爆炸冲击下,最后一个忍者不甘的闭上了眼睛。

    “这……”

    通过夜视望远镜,牧野的嘴唇抖了抖。

    他万万没想到,在派出五名三级忍者的合围之下,任务还是以失败告终。

    五名精英忍者就这样陨落,牧野的心里滴出了血,从出道到现在,他还没有吃过这样的大亏。

    “萧长风,你他妈的,有种不要用火箭筒!凭真功夫打一场啊!”牧野气的牙齿咯咯直响。

    的确,萧长风将那些忍者干掉,凭借的是武器的强大,而不是个人本事,所以牧野认为,如果大家以冷兵器单挑,他的手下未必没有机会,而对方却拿着个火箭筒,尼玛的,这简直是在欺负人啊!

    这一刻,牧野忘记了成王败寇的道理,赢了就是赢了,输了就是输了,哪里有那么多的狗屁借口!

    “牧野君,我们先撤吧!”

    德川惠子忽然开口说道,她看见了自己家的精英武者的陨落,芳心也是一阵绞痛,同时她也看见了林小文那轻描淡写的一击,一招,仅仅是一招,就将一名精英忍者打得找不着北。

    这种功夫,连她都不得不在心里叹服,华夏国果然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这潭水很深啊!

    “……好……”

    本来牧野是不打算离开的,但想了一下,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对方手中有火箭筒,还有一个厉害的林小文,现在已经死了六个精英忍者,余下十四个,加上自己也就十五个,冲上去恐怕也很难将任务完成。

    牧野虽然自忖本事不弱,但他还没有狂妄到,可以硬接下一枚火箭头的攻击。

    “萧长风,你用火箭筒,老子就用狙击步枪来玩你,你等着瞧!”牧野在心中如此说道。

    接下来,牧野满腔怒气的带着余下的忍者扬长而去。

    “谢谢你!”

    萧长风缓过一口气来,望向林小文,微微点了点头,只不过他的脸色却是惨白如纸张。

    “不客气!这都是你女儿叫我出手的,要谢,就该谢谢你生了个好女儿。”林小文咧嘴一笑,道。

    萧若玲连忙冲到了萧长风的跟前,看着父亲左肩处的伤口,心疼的说道:“爸爸,你没事吧!”

    “我没事。”萧长风拍了拍女儿的手背,他虽然在笑,但从他的眼神中来看,明显已经因为流血过多而开始虚弱。

    “小文,求求你,赶紧救救我爸爸!给他止血,不然……”萧若玲的眼眶模糊了,湿润了,想到了林小文这个在医学上有着变态本领的家伙,连忙求救。

    “奥!好吧!”

    林小文一点的都不慌,又不是自己的爸爸受伤,慌啥了。

    他慢条斯理的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这才大咧咧的走了过去,看了一眼萧长风的伤口,开口说道:“啧啧,这一刀真狠,还涂了剧毒。十分钟内若是得不到强有力的救助,若玲姐姐,你就没有爸爸啦!”

    这番话并不是虚言恫吓,而是出自专业的医学角度,得出的结论。

    “那你还不快点帮忙,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你还磨蹭什么,你不是号称神医么?”

    萧若玲闻言,眼珠一瞪,连忙催道,显得分外焦急。

    “我不要钱!”

    林小文依然没有动手救治,只是蹲了下来,望着萧若玲的俏脸,她那粉嫩雪白如天鹅般的脖颈,然后目光再往下……奇峰突起,美不胜收!

    “那你要什么?”萧若玲下意识的问道。

    “我想要亲亲你的嘴!嘿嘿!”

    林小文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坏笑,看着萧若玲那樱桃般的性感嘴唇,顿时心潮暗涌。

    “你……”闻言,萧若玲面色一滞,“你太过分了……”

    如果林小文坚持,萧若玲肯定会献嘴,但她一定会恨透了林小文。

    “奥!好啦,好啦,看来你还没准备好,先欠着吧!”

    林小文也知道适可而止,目光一转,落在了萧长风的左肩,旋即伸手在肩膀的几处大穴上一点,狂涌的鲜血,便是缓了下来,不再那么汹涌。

    “放心吧!有我在,你爸爸不会有事的,怕什么,不就是中毒了嘛!幸亏这种毒不是见血封喉的剧毒,不然我也救不了。”

    林小文这话说得不假,他是号称神医,但不是神仙!死人是无法救活的,他也明白,对方不敢用见血封喉的剧毒,也多半是怕自己不小心中毒,来不及救助。

    听见林小文这么说,萧若玲的心稍稍安稳了下来,对于林小文的医术,她还是很放心的。

    此时的萧长风已经陷入了昏迷状态。

    “谢谢你。”萧若玲柔声道,有时候她发现,这小子就是色了点,其实人还是蛮好的,如果今夜没有这小子在这儿的话,萧家恐怕就完蛋了。

    林小文笑了笑,站起身来,脚尖一勾,一把武士刀便是跳了起来,他伸手一抓,将其抓在手中,道:“若玲姐姐,还有一个家伙没解决了。”

    旋即,将手中的武士刀递给萧若玲,道:“若玲姐姐,要不交给你解决了?”

    说着,目光飘向那之前被他一脚踹趴在地上的东洋忍者。

    那名忍者是唯一还活着的,只是失去了行动能力,林小文并没有打算将他放过,来者不善,就不需要放虎归山了,当然了,在林小文的眼里,那名忍者还算不上老虎,最多就是一只小猫咪!

    萧若玲知道这林小文是要自己去干掉那个还没死掉的忍者,她虽然对那些东洋忍者,恨之入骨,但忽然叫她杀人,这心里还真适应不过来,怎么说她都是个女孩子,还没有那么血腥残忍。

    “还是你来吧!”萧若玲抬头望着林小文,俏脸有些僵硬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