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毛才没效果
    “你来了!”密室内,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德川真叶只感觉心脏有些沉重,这便是那浑厚苍老的声音,夹杂着的淡淡威压。

    他吸了一口气,内劲暗运,方才将那股威压抵消而去。

    “恩!三叔,我德川家族遇到了一个麻烦,这次前来,就是想请三叔出马,为我们排忧解难。”德川真叶低下了头,认真的说道。

    “麻烦?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里面的人,淡漠的问道。

    此人便是德川真叶口中的三叔了,年龄一百零一岁,名叫德川无双,曾经是德川家族中,最杰出的武道天才,在东洋武道界,他曾经是三大高手之一,三十年前便退隐江湖,很多人都以为他死了,也只有德川家族的部分高层知道德川无双并没有死,而是在闭关冲击更高层的武道,德川无双的目标是忍者境界第九级,到了九级,枪炮不可伤,可以来无影去无踪,做到忍者高手的极致。

    如今他已经是八级忍者,可摘叶飞花伤人于无形间,身轻如燕,一个纵步跃上两张高的围墙,如同儿戏,可以说,现在的德川无双的武道境界,纵然让华夏龙组的精英全部出动,也未必能够碰得到他的半寸衣衫。

    当然,这是在没有那龙组的核心灵魂萧少龙的存在下,如果萧少龙重出江湖,那就是另外一层说法了。

    “是华夏国的人!”德川真叶回道。

    “又是华夏?难道是萧少龙?”德川无双问道。

    “不是萧少龙,他的名字叫做林小文。”德川真叶道:“此人的武道造诣极高,他一脚就能将四级忍者踹个半死。”

    “闭关的时候,我只听说华夏有一个军警界的神话,叫做萧少龙,此人曾经来过东洋这片土地,我还感应过他的气息,那的确是个难缠的对手,若不是当时我正在冲关,还真想出关与之较量一下,只是没想到此人竟然在一年前神秘失踪,看来也和我一样,闭关冲击更高的武道境界去了,我相信他日他若是重出江湖,将会是我选择试炼武道的一个不错的对手,而你现在说的不是他,那我就放心了。”

    “至于那个叫林小文的,就随他去吧!一脚也只是将四级武者踹成重伤,就那点战斗力,若是我出关,一招就能将他捏死,没有什么挑战性,你们暂时别去华夏惹他,只要他不来这里闹事,就暂时让他嚣张几天,待我冲击九级忍者成功之后,自然会出关,那个时候我再去华夏寻找对手试炼武道,也会顺手解决掉林小文的。”

    德川无双淡淡说道,显然让他现在出关去对付林小文,他感觉是在浪费自己的宝贵时间,没空理会。

    听见德川无双说在冲击九级忍者,德川真叶眼睛一亮,喜道:“那侄儿在这里预祝三叔早日出关,不知道三叔有把握多久时间可以出关吗?”

    “多则一年,少则半年必定能够进阶到九级忍者。”德川无双道。

    “好,那侄儿就先告退,等三叔武道大成,再来为我德川家族血洗耻辱。”德川真叶旋即告退而出。

    一旦三叔成就了九级忍者,那就近乎于无敌的存在,那时候天下间,哪里还能寻到什么对手。

    九级忍者,从古至今,能够修炼到这个境界的忍者,屈指可数,而每一位九级忍者,都成为了那个年代,叱咤风云的人物。

    林小文,就让你多嚣张一年吧!一年之后,你必定为我儿偿命!

    走出了密室,来到了空地上,德川真叶望着蓝天,脸上充满了欣慰,然后他停止了对萧长风和林小文的报复,静静的等待三叔出关,那个时候,想杀谁就啥谁,将萧家踏平,当不足为虑。

    至于女儿惠子还在华夏,德川真叶并不担心那女儿的安危,既然林小文能够看在女儿的面上,放过了牧野,用脚趾头来想,德川真叶这个老不死都能猜的出来,那多半是对方被女儿的姿色所迷,如此一来,女儿的处境肯定安全。

    ……

    “今天好像又是那个林小文的课,上次没整到他,今天我就不信整不了他,赫赫赫……”

    陶勇弄一瓶强力胶水,在讲台上涂抹黑板擦,脸上的笑容非常的欠揍。

    而黑板上,则是写满了乱七八糟的文字和图案。

    上课铃响了之后,林小文便双手插袋的走进了教室。

    来到了讲台前,他的鼻子就闻到了一股异味,目光随即一扫,便是看见了黑板擦上的异样,暗暗摇头,马上就识破了学生们的恶作剧。

    “你上来,帮我擦一下黑板。”林小文抬起目光,伸手一指任彪,便道。

    “我?”任彪指着自己,咧嘴一笑道:“林老师,你自己来吧!我今天手痛。”

    “那你!”林小文又指向另外一个。

    “林老师,不好意思,我今天肚子疼!”

    一连点了几个,都有不同的借口推脱。

    林小文暗暗笑了笑,然后伸手抓向黑板擦道:“那好,我自己擦!”

    在林小文伸手抓向黑板擦的时候,各位同学都伸长了脖子,满脸的期待。

    “林老师还是我来擦吧!”

    雅婷还是忍受不了,最后勇敢的站了起来。

    “谢谢你!这位同学请坐下,还是我自己来吧!”林小文顺手抓起了黑板擦,然后开始擦黑板,最后将黑板擦轻松的放在讲台上,微微一笑道:“下面我们开始上课。”

    全班同学顿时石化!

    那黑板擦不是被涂上了强力胶水了吗?

    怎么林老师拿放自如,没有被胶水粘着?

    他们的脸上都写满了不可思议之色。

    下课后,林小文离开了教室。

    陶勇第一个冲上了讲台,伸手抓起黑板擦,道:“我草,难道我买的这胶水是冒牌的不成,没效果……”

    “是啊!陶勇你买的什么鸟胶水啊!竟然……没效果……”

    “我草!你妹的,毛才没效果啊,糟糕,我的手被粘着了……”

    陶勇忽然尖叫起来,用另外一只手,拼命的扯粘在手心的黑板擦,结果两手指一起粘住了,怎么弄都弄不开,如果非要用力的扯,那掌心的那层肉皮非得被扯下来不可!

    这胶水岂止是没效果,这效果好得不得了啊!陶勇快哭了!

    全班同学的表情再次石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