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大不了被抓
    一双手掌紧紧的贴在徐若娇的玉背上,嗅着对方身上散发的好闻香味,林小文一脸的陶醉。

    “娇娇姐,我……我想做你……的男朋友!”

    林小文说话的声音急促中微微发颤,他的唇如同被火烧,体内的血液如同铅水般,他霸道的拦腰将徐若娇抱起,几步就走到了柔软的沙发边,将徐若娇横放着躺在沙发上。

    看着徐若娇那动人红润的唇,香气缓缓吞吐,美得令人窒息的俏脸,以及那双勾水汪汪,迷人的双眼,便有万种风情,令人难以抗拒。

    死就死了,反正上次不是没亲过,先上了再说,大不了娇娇姐报警将我抓了,老子顺便体验一下越狱的感觉!

    林小文的脑海中,闪电般闪过了这么一个邪恶而滑稽的念头,同时,他便是朝徐若娇那柔嫩的唇,狠狠的吻去。

    见到林小文就这么压了下来,徐若娇猛的醒了过来,连忙将林小文的手按住,不让他得逞。

    下一刻,林小文便是成功的吻住了徐若娇,将对方的香唇封住。

    “嗯嗯……呜呜……”徐若娇连忙将唇紧紧的闭上。

    接吻也是一门艺术,林小文显然就是个菜鸟。

    徐若娇很快就发现了这一点,心中暗暗好笑,这小子看来也不怎么熟练啊!这也学人强推女人?

    她的脑海中,萌生了一种想要好好的调教一下这个连接吻都不会的臭小子,但这样的念头,马上就被掐灭,她还不想被这小子给真的啪了。

    因为林小文是菜鸟,导致徐若娇的唇被挤压得都有些发痛,发麻,发木。

    大概坚持了十几秒,徐若娇便是将头用力歪开,唇分。

    这下林小文也终于体会到了,亲女人原来是会上瘾的。

    “小文……你你你先停下来。”

    徐若娇娇喘着说道,同时另外一只莲藕般的玉手便是伸了出来,挡住了林小文的嘴。

    “娇娇姐,你真的很迷人,我停不……不下来。”林小文凝视着徐若娇,口中的气息,喷在徐若娇的手心,使得后者的手心痒痒的。

    徐若娇对林小文来说,的确充满了无尽的吸引力,这小子认识的美女并不少,但却没有一个如同徐若娇一般,让他有如此强烈犯罪的冲动,是个男人都难以抗拒她的美,林小文这个还是小菜鸟的少年,那就更加的经不起诱惑了。

    “不,你必须停下来,你不可以这样对我……即使……即使……”徐若娇欲言又止,脸蛋却是绯红一片,宛如那春天般盛开的桃花,娇艳欲滴。

    “即使什么?”林小文柔声问道,看着徐若娇那副焦急的模样,更是让林小文亢奋不已。

    “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你如果就这样将我要了,我知道我反抗不了,但从今天以后,我和你一刀两断,划清界限,从此不再往来,我这工作室的研究,也不需要你来参与了。”

    徐若娇那水汪汪,如同狐狸精般魅惑无双的眼眸,充满了无限柔情,语气却是无比的坚定。

    她的声音是那么的温柔,但这温柔的声音中,却是表达出了真实的内心所想,所以她勇敢的望着林小文,眼中写着:你要乱来,可以,但以后绝交!

    “这……”林小文一怔,然后猛的摇了一下头,使得自己的脑袋保持清醒,看着身下的迷人娇娘,沉思了片刻,便开口问道:“那娇娇姐这话的意思,就是可以给我机会,以后做好心理准备了,不会抗拒我了?”

    “这就看你以后的本事了,作为一个有魅力的男人,有本事就让我主动献身,这才算你的本事。”

    徐若娇忽然嫣然一笑,柔声说道,单单是这番话,就足以让人为之疯狂。

    闻言,林小文深吸了一口气,旋即将徐若娇的玉手抓开,死死的按在沙发上,然后狠狠的将这女人吻了一口,方才松开徐若娇。

    “娇娇姐,我今天决定不要你,因为我不想和你绝交。以后你不主动我主动,只要你做好心理准备就好。”

    林小文看着躺在沙发上,千娇百媚的徐若娇,压下再次想将其压在身下的冲动,道。

    徐若娇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和裙子,坐起身来,挨近林小文,纤细白嫩的玉手搭在林小文的肩膀,柔声道:“好!这才乖嘛!以后姐姐会好好补偿你的。”

    说着,徐若娇白了一眼叶小白,心中便是暗暗好笑,这小子会不会给憋出内伤来呢!

    “娇娇姐,你长得本来就迷死人,还穿这么少,而且说话还这么开放,真心让人受不了。”轻轻的吁了一口气,林小文嗅着徐若娇发髻上的香味,道:“你这样的女人,若是单独在外,肯定会引来很多色狼,很危险的。”

    “多谢夸奖!嘻嘻……”徐若娇笑吟吟的说道,她的笑容很迷人,也很温柔。

    “你啊……受不了,我还是去冲个凉,太热了……”林小文起身朝浴室快步而去。

    看着林小文进入了浴室。

    徐若娇站起身来,轻笑着自语道:“没想到你这小子的克制力还不错的嘛!不过,你要真的将我那啥了,日后和你绝交,恐怕我也做不到啊!”

    此话要是让林小文听见了,恐怕那小子非得被气吐血不可,或者马上扑过来,将徐若娇这个性感女神现场给办了不可。

    十分钟之后,林小文淋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小文啊!你刚才不会在浴室里,自己那啥了吧!”徐若娇柔和的目光扫向林小文,柔声笑道。

    林小文翻了个白眼,用洁白的干爽的帕子猛擦头发,听见徐若娇这么一说,不由得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没好气的说道:“呃……那种恶心的事情,我才做不出来呢,我说娇娇姐,你在家里可不可以不要穿成这样子?”

    他的目光还是难以从徐若娇那双白腿上移开,小短裙,让这样的女人穿着,尼玛的、还让不让人活了?若是再看下去,又该得去冲凉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