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想法很疯狂
    村子里的人并不多,而留守在村里的,基本上都是大爷和老奶奶,都是年过六十,七十八十的老年人,只有两个稍微年轻点儿,但那也不五十多岁了。

    如果要找偷人的对象,那肯定就得选那两个五十多岁的男人。

    只是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年轻美妇,就这样被那两个老男人糟蹋的话,真是太可惜了,太不科学,太不道德,太令人发指了。

    如果排除那两个老男人,这村里就只剩下一些年龄不过十岁的小屁孩了,莫非王大婶竟然想和小屁孩来一腿?

    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就让林小文想不通了,王大婶口中的对象会是谁呢?

    只见刘岚的目光随即扫了过来,望着林小文道:“那个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林小文的脸色顿时石化,他怔怔的望着刘岚,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你说的人是我?”

    “废话,不是你是谁,所以才让你买的,哪里知道,你竟然给我买了气球。”她幽怨的看了一眼炉盘上的气球,没好气的说道。

    林小文喉咙滚动,不可思议的望着刘岚,没想到这女人竟然对自己有非分之想,尼玛的,太不科学了奥!

    而此时的林小文,却忘记了,自己对着极品村妇又何曾没有非分之想呢?

    “王大婶……”

    林小文一哆嗦,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竟然有一种极度罪恶的感觉,因为这刘岚毕竟是有夫之妇,如果换成徐若娇那种无主之花,林小文肯定毫不客气的笑纳了。

    “怎么?人家都对你表白了,你就不能有所表现表现?”

    刘岚没好气的白了一眼林小文,这小子也太不解风情了吧!真是个木头人!

    她哪里知道,林小文内心淫当着了,哪里会不解风情了,只是小文的心里有顾忌,不敢打破这个常规。

    所以,林小文的表情显得很怪异!

    “这……王大婶……”林小文盯着刘岚,欲言又止。

    “什么这,那的,还有,请不要再叫我大婶,叫我岚姐或者姐,明白么,姐才22岁呢!叫大婶都给你叫老了。”刘岚再次纠正道。

    “好吧!岚姐。”

    人家都对自己表白了,林小文也不好再叫大婶,便是硬着头皮叫了声岚姐。

    刘岚满意的点了点头,露出欣慰迷人的笑容,这小子终于肯听话了。

    “岚姐,没想到,你叫我买那玩意,是想用在我身上,这……这真的想不通……”林小文挠了挠脑袋,有些尴尬的说道。

    “姐喜欢你,不可以吗?”刘岚白了一眼林小文,柔声道:“反正也没人听见,就你听见,姐就表白了,你要怎么想,就怎么想吧!没什么想不通的。”

    “可是……可是你已经嫁人了,都有老公了,你这么……这么做是不是对不起二牛叔呀?”林小文将心头的疑惑说了出来。

    提及王二牛,刘岚的面色就有些不好看,她轻轻的哼了一声,旋即道:“别提那个没用的东西了,一年都见不到一次,就算是出去挣钱,那又怎么样?可是姐还是喜欢你,要是可以重来,姐就嫁给你,才不稀罕嫁给他呢?”

    说着,刘岚忽然起身来到了林小文的身边,单手抚在后者的肩膀上,在林小文的耳边,吐着香气,柔声说道:“小文,你想不想要姐?姐现在就可以给你。大不了,姐和你二牛叔离婚,以后跟你混得了。”

    她的语气很温柔,香气喷在林小文的耳边,痒痒的,非常的舒服,而说出的话,直接刺激着林小文的中枢神经。

    而听见离婚这两个字,林小文顿时觉得脑袋晕乎乎的,这刘岚的想法真疯狂!

    “这……二牛叔非得用柴刀劈了我不可……不行不行!”林小文连忙摇头。

    “什么不行,小文,我给你说个实话吧!”刘岚忽然开口如此说道。

    “恩,那我听着。”林小文的肩膀,时不时传来柔软的感觉。

    “其实你二牛叔身体有病,我叫他去找你治疗,他不好意思去,偏偏要在外面的大医院看,结果钱白白的花了,却一直都看不好。”刘岚开口缓缓说道。

    “有病?我没看出来啊!去年看到他的时候,还生龙活虎的呢!”林小文讶道。

    “哼!什么生龙活虎,空有一身力气,有什么用。”刘岚的眼中掠过了一抹不屑和无奈。

    “那他是什么病?莫非是那功能能不行?”林小文忽然想到了什么,开口说道。

    “嗯!”刘岚重重的点了点头,道:“他除了长着男人的身体之外,晚上根本就不是个男人,在外面打工这么多年,也没见他把病治疗好了,叫他去找你,他拉不下脸,打死也不肯去,这种事情……哎……”

    这下林小文终于明白了,为啥这极品村妇刘岚姐这么风骚了,原来是老公不给力啊!

    “那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哪方面不行?痿了,还是什么的?”林小文旋即开口问道。

    “应该是属于不举吧!”刘岚豁出去了,直接毫无顾忌的形容老公的那根。

    “这……这如果是先天性的,那就真的神仙也难救,如果是后天,那还可以有的救。不知道岚姐你知道不知道二牛叔这是先天性还是后天性了?”

    林小文的目光不由得落在了刘岚的胸前,由于靠得近了,他竟然还能看见那衣服下的风光,我内个去啊!他便是如同发现新大陆一般的惊喜,心跳加速,但却有不敢表现在面上。

    “应该是先天的,据他说,从有记忆以来,他下面的那个就只能撒尿,从来没有任何的反应。”刘岚抿了抿嘴巴,说道。

    若是她不说出来,谁也不知道,嫁给王二牛这几年的日子有多苦,正当黄花年龄,却无法和老公共赴巫山,更不用说什么生儿育女了,简直就是个守活寡的存在,加上人长得漂亮,耐不住寂寞之下,自然养成一种放荡不羁的性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