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章暴风雨来临前
    进入“天佳花园”,豹子头开着林小文白色的兰博基尼,带着林小文和徐若娇乘坐的那辆面包车。

    一辆豪车,一辆面包车一起进入小区。

    这种对比还真是鲜明得很!

    最后这2辆车,一前一后的来到了小区内的138栋的门口。

    “海哥,我到了!”

    豹子头给张福海打了电话。

    张福海激动的走到窗前,就看见了林小文的那辆熟悉的豪车,眼睛一亮,道:“终于是将你们盼来了。”

    “我将外面的门打开,你开着车进来,绕到我这别墅的后面。然后将那两个人套上头套,别让他们能看见什么东西,我马上就下来。”张福海吩咐道。

    “哦!”

    豹子头下了车,然后上了面包车,看着林小文和徐若娇,很礼貌的说道:“两位对不起了,由于那个要见你们的人,需要你们戴上这黑色的头套,以及将你们绑了,才能下车,所以两位就委屈一下吧!”

    林小文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好的!你动手吧!”

    徐若娇则是花容失色,芳心突突突的跳个不停,喉咙发干,十分难受。

    豹子头点了点头,便是招呼道:“动手,不过你们给我温柔一些,不要粗鲁的伤害了这两位俊男靓女。”

    “是!老大!”

    在豹子头的监督下,他的手下倒是很小心,很温柔的绑人。

    很快,林小文和徐若娇便是被一个黑色的头套套住,眼前一片黑暗,双手也是被拇指般粗的麻绳反绑住。

    “好了,下车吧!”

    豹子头一挥手,便是让小弟扶着林小文和徐若娇下了车来。

    只是在徐若娇下车之后,豹子头的目光在女神的性感美腿上狠狠的剐了一眼,暗暗吞了一口口水,等会得去找几个小太妹,降降火才行啊!

    张福海此时已经来到了别墅的后面,他将一扇铁门打开,看着林小文和徐若娇,口水吧唧的流了出来,虽然徐若娇套着头套,但这完美无瑕,曲线毕露,动人无比的惹火身材,便是让他狂热了起来。

    “海哥,人给你带到,你要不要验验货?”

    双手抱在胸前,豹子头轻松的笑道。

    “没有错,就是他们两个!”张福海点头道:“将这男的送到地下室去,女的带到我的房间。”

    接下来,林小文被送进了这别墅下面的地下室,而徐若娇则是被送到了房间内去了。

    “不要……小文……小文……”

    徐若娇听见了对方这么一说,旋即惊恐起来。

    林小文却是像死了一样,不说话!

    接下来,林小文被锁进了张福海的地下室。

    “林小文,哈哈……没想到你也会有今天吧!等老子先去将那女人上了,再来慢慢的折磨你,哼……”

    一甩手,张福海便是走出了地下室,用铁门将门锁上,扬长而去。

    走出了地下室,张福海将不停挣扎的徐若娇搂入怀里,呼吸着徐若娇娇躯上散发出来的香味,他哈哈大笑道:“小美人,你终就还是要上我的床!”

    “我说海哥,你别顾着抱女人,老子的钱呢?”

    豹子头被忽视了,站在一旁不爽的说道。

    回过神来,张福海连忙赔不是,将徐若娇关在了房间,然后用黑色的塑料袋,装了八十万,递给豹子头,道:“豹子哥,这是八十万,你点点,一万一踏的。”

    豹子头数了一下,一共有八十踏,便是点了点头道:“事情结束了,那我就走了,你自己去享受吧!”

    “好的!谢谢你啊豹子哥!”

    张福海将豹子头送到了门口,心情愉快,笑容满面。

    豹子头忽然停下了脚步,转过头来,望着张福海,说道:“海哥,作为好意,我想善意的提醒你一句。”

    “说!”张福海笑了笑说道。

    “正所谓色字头一把刀,你千万不要玩火**了,我看得出来,你让我绑的这两个人,并不是一般的人,尤其是那小子……”豹子头开口说道。

    “我明白的!”张福海点了点,道:“谢谢你的提醒。”

    心中却是不以为然,哪里会真的将豹子头的话放在心中。

    豹子头不再说话,转身带着手下,离开了天佳花园,当然,林小文的豪车,他自然不会开走,一起留在了张福海家。

    ……

    此时,林小文被绑在了张福海家的地下室,他身体猛的一震,这身上的绳索,便是寸断开来,散落一地!

    然后林小文将黑色的头套取了下来,丢在一旁,看着这黑暗的地下室,不觉暗暗好笑:“他妈妈的,老子几天前,才将一个杀手给关在老子的地下室,这还没超过一个礼拜,我就被人关进了地下室,这他妈妈的,什么道理啊!这是!”

    说着,林小文很轻松的走到了门口,然后拍了拍这厚实的钢板门,他可不大擅长开锁,于是林小文对着这钢板门,猛的踹了三脚。

    随着第三脚的落下!

    只听见“嘭”的一声巨响!

    钢门倒塌,溅起尘土一片!

    “咳咳咳……好灰……”

    伸手在鼻子上煽了煽,林小文大步的走了出去。

    “让我看看,那家伙是谁,竟然说要来折磨老子,还找人绑票,原来是图谋娇娇姐的美色,啧啧……真是好大的胆子啊!我的女人,都敢碰……”

    林小文的眼中,忽然掠过了一抹冷芒。

    “哈哈!小美人,我来了!”

    张福海搓搓手掌,看着被绑在床上,水蛇腰一般身躯的徐若娇,口水忍不住流了出来,秀色可餐,只让张福海冲动不已。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求你了……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你开个价吧!”

    徐若娇带着哭腔哀求道。

    张福海靠了过去,嘿嘿一笑,舔了舔嘴巴,说道:“我不要钱,我只要你,小美人,你要是愿意,那就嫁给我做我老婆吧!如果你不愿意,那我还是要将你给上了,然后将你软禁在我家里,天天和你**一刻!一定特爽。”

    坐到了床上,张福海伸手将徐若娇的头罩摘了下来,看着那绝世的容颜,眼神不由得痴了,不自禁的开口赞道:“你真美!”

    徐若娇看着眼前的男人,有些熟悉,但又记不起这是在哪儿见过,“你……你别……”

    “小美人,你就算是生气的样子,都是如此的动人,真怀疑你是不是那九天之上的仙子下了凡尘,不然人间哪里会有你这样绝色极品的尤物呢!受不了了,让我先亲亲你的嘴,然后我再让你体会一下那种魂飞天外的感觉……我会让你满意的,虽然我年纪大了点儿,但我的肾还是保养得很好的。”

    说着,张福海便是扑了下去,嘴巴凑上,就要去痛吻徐若娇那柔弱动人的香唇。

    “啊……不要……”

    徐若娇哭了,哭得撕心裂肺,尖叫声刺耳般响起。

    而这声音,却没有让张福海停止动作,反而勾起了他原始的兽、性!

    张福海扑下去的时候,眼睛随即闭上,幸福来得太突然……这一百万,花得值啊!

    “嘭!”

    张福海的身体稳当当的扑在了柔软的床上,只是,他并没有感觉到徐若娇柔软熏香的身躯。

    心头一讶,眼睛陡然睁开。

    张福海的床上,却没有了徐若娇!

    人呢?

    明明是绑在床上的呀!

    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

    张福海的大脑有些短路了起来。

    “别看了,在这里呢!”

    一个男子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

    张福海的身体猛的一震,如堕冰窖。

    他连忙翻爬起身来,望向身后,就看见林小文正在慢条斯理的给徐若娇松绑了!

    “娇娇姐啊!让你受委屈了,我来得还不算晚吧!”林小文望着徐若娇,柔声说道。

    “呜呜呜呜……”

    徐若娇忽然一把扑入了林小文的怀抱,拥着林小文,抽泣起来,哭得梨花带雨。

    “好啦!别哭,别哭,不是没事嘛!都说有我,不用担心的啦!”

    林小文感受着徐若娇熏香的身躯,伸手在她的香背上拍了拍,柔声安慰道。

    “你你你你是怎么出来的?”

    张福海望着林小文,喉咙滚动。这家伙就像是一个幽灵一般,忽然就出现在了这里。

    “我?走出来的呗,难道还是爬出来的嘛?”

    林小文咧嘴一笑,很客气的说道,言语之中,并没有什么怒气。

    但听在了张福海的耳中,却是让他感觉到了阵阵寒意,呼吸不由得加快起来。这件事,透露出一股子的邪门味道。

    “娇娇姐,我们走吧!这家伙太坏了!不理他。”

    林小文搂着徐若娇,从张福海的房间内走了出去。

    “恩恩!”

    徐若娇连连点头,然后在林小文的搀扶下,走出了张福海的家,看着自己的车,还停在这里,林小文笑了笑,道:“那个叫豹子头的家伙,还真的有意思,没有将老子的车开走呢!”

    而张福海则是目送林小文和徐若娇离开,他有些傻眼了。

    本来以为林小文会上来揍自己一顿!

    哪里知道,他竟然就这样走了,好像自己对他们做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大事一般!

    但张福海的心中,却是感觉到了一丝的不妙,他感觉到了一种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