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4章 步行
    第724章 步行

    面对着林小文的忽然出场,周杰轮一愣之后,便是冲了出去,他想看看光头他们是不是真的晕了。

    因为外面从始至终,都没有什么打斗的声音,怎么能说晕就晕了?

    这让周杰轮感觉到非常的诡异。

    所以,他想要出去看个究竟,是不是光头出卖了自己。

    当周杰轮三两下冲到了门口之后,便是看见,光头他们一干人等,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呼呼大睡。

    “卧槽!”

    周杰轮忍不住爆了一句粗。

    妈的,竟然全部都睡着了?

    “海燕姐姐,放心,有我在,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林小文望着李海燕,柔声问道。

    “嗯嗯!”

    李海燕抿着嘴巴,摇了摇头,道:“只是没想到,竟然是周杰轮这个混蛋,小文,我们报警吧!不能放过这个坏人。”

    “那是必须的,他今天的犯罪,足够让他将牢底坐穿了,嘿嘿。”

    林小文点了点头。

    按照华夏的法律,周杰轮数罪并罚,妥妥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走吧!我们出去。有我在,这周杰轮,还伤害不了咱们。”

    林小文伸手一招,便是朝门口行去,对于林小文来说,别说周杰轮这种酒囊饭袋,就算是来个十个八个武林高手,也无济于事,一只手,就能将其全部干趴下。

    闻言,李海燕一怔之后,便是连忙跟上,自从见到林小文出场之后,她心里的担忧,就算放了下来。

    在林小文的身上,她能够找到一种叫做“安全感”的东西。

    这种感觉,是她从来没有在任何男人身上感受过的。

    唯有林小文!

    因为,在这之前,李海燕太强势,强势得就像是个男人。

    只有此时,她才知道,在某些方面,自己始终还是个女人。

    女汉子,女强人,内心深处,依然保留着女人最柔软的天性。

    走到了门口,林小文看着一脸蛋—疼的周杰轮,伸出手来,在后者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拍道:“我没骗你吧!他们的确是晕了!”

    闻言,周杰轮回过神来,不解的望着林小文,嘴唇微微抖动了一下,方才开口问道:“他们这是怎么回事?”

    此时,周杰轮静下心来,知道光头他们没有道理,大白天的睡觉,要睡觉,也不会在这冰冷的地上,随便的躺着。

    换句话说,就是光头他们躺在这里呼呼大睡,是属于不正常的现象。

    意识到了这里,周杰轮的小心肝,不争气的狂跳起来。

    “什么怎么回事?”

    林小文一副天然呆的表情,眨巴了几下眼睛。

    “你别装傻,我说的是他们。”

    周杰轮鼻子差点气歪了,伸手一指地面上的光头等人,说道:“他们为何会忽然躺在地上?你你到底,对他们做了什么?”

    此时天已经黑了下来,但借助这房外的灯光,还是能够将场面看的清楚。

    “这个啊!我想大概是中暑了吧!和我没啥关系哟!你没有证据,可不要血口喷人。”

    林小文摸了摸脑袋,一副我也不是很清楚的表情。

    “中暑?”

    闻言,周杰轮差点要吐血了。

    尼玛的,现在都要天黑了,根本就没有太阳好不好?

    这个理由,还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忽悠三岁小朋友不成?

    就连在一旁的李海燕,也都有些忍俊不禁,没想到这林镇长,竟然还会有如此幽默的一面。

    对于林小文,李海燕在这一刻,似乎又有了更新一步的认识。

    “嘿嘿,是我猜的,至于是不是中暑!我也不是很清楚,你以为我是医生啊!”

    林小文没好气的说道。

    如果这话让以前认识林小文的人听见,估计非得朝他吐口水了,你本来就是医生好不好?而且还是很厉害的医生!

    当然了,林小文可以自称为:大夫。

    但大夫和医生有区别吗?不都是一个意思嘛!

    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了警笛声。

    周杰轮一惊,望着林小文,“你报警了?”

    “废话,我早就报警了,不然还能怎么样?这是法治社会,我总不能出手打你一顿吧!”

    林小文笑呵呵的说道。

    其实他进门的时候,就已经报警。

    见到警笛声,李海燕终于感受到了正能量的存在。

    周杰轮拔腿就跑,却感觉肩膀被一只大手压住,而这只手,仿佛有千斤重。

    让他根本就迈不开脚步。

    “想跑?周总,你还是留下来歇歇脚吧!你坏事做得太多,得进去改造改造了。”

    林小文的声音,在周杰轮的耳边响起。

    周杰轮回头,就看见林小文一脸和煦笑容的望着自己,“你你你放开我……”

    “好!”

    林小文将手一松。

    周杰轮没想到林小文竟然会这么听话,但他想要跑路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动弹不得,大腿的肌肉,似乎抽了一般,僵硬得很。

    “靠……这怎么回事……难道被吓的?”

    周杰轮当然不明白,这是林小文搞的鬼。

    过了一会,警车来到,下来几十个警察,在与林小文这个镇长交流了一下后,便是将周杰轮和地上躺着的那些混混一并抓了起来。

    这些警察并不是不认识周杰轮,但是在林小文的监督下,他们一个个都不敢造次,都知道,这林镇长虽然官不大,但却是这西南行省中,目前政界的一颗耀眼新星,连县委县政府的人,都要对其忌惮几分,他们这些小警察,自然不敢得罪。

    这也是山阳县建国以来,威信最大的镇长了吧!

    “林镇长,上我们的车,我们带你们一起回去吧?”

    领队的是山阳县的一位派出所的副所长。

    “不用了,你们带李总先走吧!”

    林小文看了一眼这警车,比较拥挤,便是摆摆手拒绝了对方的好意。

    “我也不用了,你们先走吧!”

    李海燕闻言,也是连忙摆手道。

    那副所长一看这两个家伙竟然都不走,一男一女,虽然年龄差距大了点儿,但指不定他们两个还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呢?

    想到这里,所以,那副所长便是识趣的点了点头,道:“那我们就先走了,明天你们有空就来一下派出所,录一下口供。”

    闻言,林小文正要说好,但忽然想到了什么,便是摇头道:“这位警察同志,我看这样吧!我们的口供,我们在这里就录下来了,不用等明天了。”

    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

    那副所长想了一下,便是点头道:“也行!”

    接下来,那副所长便是叫来几个民警,一起对林小文和李海燕进行口供的笔录。

    最后,让林小文和李海燕签字,压手印。

    前后一共用了半个多小时。

    这些事情,处理完毕之后,警察们才带队离开。

    这个时候,这荒野郊区,就只剩下林小文和李海燕了、

    夜色朦胧!

    能够听得见,路边野地上蛐蛐的声音。

    一阵风吹来,将李海燕的秀发吹得飞扬起来,微微凉爽。

    “小文,现在咱们怎么回去?”

    李海燕忽然抬起头,一张俏丽脸蛋,望着林小文,开口柔声问道、这里是荒郊野岭,他们又没有车。

    “这个……”

    林小文看了一下天色,在顺着县城的方向看去,只见很远的天空,有灯火的影子,那是县城灯火的余光,使得那边的天空,黑暗中,有一抹淡淡的红晕……

    目测之下,这距离,如果步行的速度,起码得走五个小时,但如果发足狂奔,施展轻身功夫的话,那么……最多也就半个小时。

    可是,自己走了,总不能丢下这李海燕吧?

    除非是将李海燕背在身上狂奔,否则,一切免谈。

    但自己是男的,这么背着李海燕跑路,似乎不大妥当。

    正所谓,男女授受不亲、

    “走路,回去吧!”

    林小文砸了砸嘴巴,说道。

    李海燕嘴巴微微张开,这个建议,实在是太……

    她本想打电话叫公司的人开车来接,但一看林小文,便是将这个念头掐灭,笑道:“那好,我陪你走!”

    幸亏她今天穿的不是高跟,而是平底鞋,否则,走这长途,那就悲剧了。

    李海燕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选择和林小文走路,她忽然发现,自己在无形中,对这小子,有了一种依赖性,不想那么快的离开他,能与之同行,一起走过这条漫长的路,心里很幸福。

    “好!那么我们就走吧!要是你累了,就停下来休息休息。”

    林小文愕然之后,便是点了点头道。

    好在,这回去的路,只要沿着公路行走,没有山路崎岖,除了路程长一点之外,还真没有什么难度。

    两人说着,便是一起上路了。

    在这漆黑的夜晚,淡淡白色的公路上,只见两道人影,缓缓而动。

    “小文,我一直有一个疑问。”

    “说!”

    “我是坐车来的,你是走路,你怎么会找到我呢?”

    按照李海燕的回忆,刚才车子起码开了几个小时,而人的速度,怎么也不能跟得上车吧?此时细想之下,只感觉这件事,非常的诡异。

    闻言,林小文一愣,“这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