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5章 一竿子打死
    ,!

    第755章 一竿子打死

    龙江这边离开县城,前往省城的时候,宋江也没闲着,他已经找到了很多“证据”一起证明林小文的“罪行”。

    宋江找到了县委书记黄格选。

    之所以找到黄格选,那是因为,在整个西南行省的格局中,黄格选属于省长韩永仁的嫡系,属于韩省长派系的一员。

    这也是黄格选为何会选择私了解决问题的原因。

    “黄书记,我给你说个好消息,我已经搜集到了林小文犯罪的证据,只要黄书记你点头,那小子就永无翻身之日了。“

    宋江兴奋的说道。

    黄格选叹了一口气,道:“宋江啊,你有证据证明他的罪行,他也有证据证明你是在污蔑,你和那张正东的对话,竟然被他录音了,这件事,恐怕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了。”

    “什么?录音?不可能吧!张正东那家伙这么做,不是也把他坑了吗?”

    闻言,宋江一脸意外的摇了摇头,道。

    “肯定是不是张正东搞的,只是不知道这录音,那小子是怎么弄到的,这也只能怪你们太不小心了,你要知道,很多话,不要随便说出来,被人家抓住了把柄,有时候,就能让你陷入万劫不复之中,你是韩省长的外甥,我也韩省长的嫡系,咱们是一家人,所以才会打开天窗说亮话。”

    黄格选语重深长的说道。

    “能给我听听那录音吗?”

    宋江有些不服气,面露难以置信之色。

    “恩!没问题。你来听听看,就知道这录音是否真假了。”

    黄格选旋即就将那复制的录音,用手机给放了出来。

    听完之后,宋江的面色变得难看了起来,这对于他来说,还真的是一个不利的证据。

    因为,录音里面的内容,他无法否认,的的确确是录音。

    “我给你一个建议。”

    黄格选将录音放完之后,便是将手机放回了口袋里面,淡淡说道。

    “黄书记,你说!”

    宋江点了点头,一脸不自在的表情。

    “这件事,我看到此为止,你放弃对付林小文,我们来处理这件事,让这件事就这样揭过,闹大了,对谁都不利。”

    黄格选开口缓缓说道。

    “放过林小文?”宋江连忙摇头道:“这不行,不弄倒他,我以后出去混,岂不是被人嗤笑,那样的话太没面子了。”

    的确,宋江可是在那李海燕的面前,夸下海口,要一点一点的磨死林小文,如果到最后,林小文安然无恙。

    那不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吗?

    这种结果,宋江是难以接受的,尤其是在自己喜欢女人的面前丢人,他就更加的丢不起了。

    李海燕是宋江的一块心病,在这一点上,他就算是拼个鱼死网破,也绝对不会退步的。

    所以,黄格选的建议,遭到了宋江的强烈反对。

    黄格选也没想到宋江竟然这么激烈的反对,意外的望着宋江,黄格选开口说道:“宋江啊!面子不能当卡刷,算了吧!退一步海阔天空!”

    说着,黄格选在宋江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拍,“等这件事过了之后,想要整那林小文,还有的是机会,在十年内,他跳不出西南行省的范围,而十年内,韩省长的位置,恐怕也就更牢固了,那个时候,你想怎么整林小文,就怎么整,何必在这个节骨眼上,一争长短呢?”

    如果不是因为李海燕,如果其中没有李海燕这个女人,那么宋江肯定会听黄格选的,但在李海燕的面前,他真丢不起这个人。

    除非是山穷水尽,否则他不会善罢甘休的。

    “黄书记谢谢你的好意,这件事我想和我舅舅说一下,看看他怎么说。”

    言下之意就是不想放弃,宋江抿着嘴巴,不甘心的说道。

    “恩,好吧!要是韩省长支持你,那我也会支持你的。”

    黄格选又道。

    “好了,那我就先走了。”

    接下来,宋江离开了县委。

    看着宋江离开,黄格选叹了一口气道:“宋江这个人,一直很精明,没想到,这一次,竟然坐了一次蠢事,都是女人惹的祸啊l颜祸水一点都不假,那李海燕的魅力,还真是大了点儿。”

    对于宋江的这般表现的根本原因,黄格选当然知道是因为一个女人:李海燕。

    林小文很不幸的成为了宋江的情敌,这也算是够倒霉的了。

    ……

    ……

    西阳市!

    省政府,孙南的办公室。

    龙江恭恭敬敬的将证据递交了上去。

    孙南再听了一边,面色平静的说道:“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你只需要做好你的本职工作就好了。”

    “龙江一定会做好本分工作,不让孙省长失望的。”

    龙江点了点头,不卑不亢的说道。

    面对省长,他并没有卑躬屈膝的去巴结,很正常的交往方式。

    “恩,你回去吧!”

    孙南挥了挥手。

    接下来龙江,便是在下午往山阳县赶回。

    很快,孙南就将这份对那宋江不利的证据交给了韩省长。

    韩省长听了,顿时怒道:“真是太不像话了,这个宋江,几年不给他上课,他就越来越没有底线了啊!”

    这番话,孙南自然听得出来,韩省长不是在责怪宋江欺负人家林小文,而是责怪宋江犯了低级的错误,竟然让别人给录了音。

    “韩省长,你看这件事该如何处理?”

    孙南小心翼翼的问道。

    毕竟韩省长才是老大哥,他只是小弟,必须要以韩省长马首是瞻。

    但是在孙南的心里,还是想保林小文的。

    起码想让这件事就这样过去,让林小文继续回到他的岗位上去。

    而宋江这个人了,就不再追究,一切回到事情发生前。

    韩永仁沉默了一会,便是开口问道:“老孙,你觉得如何处理了?”

    “我……我觉得这件事,最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那林小文的确是个可造之材,我一手提上来,以后能够成为我们的人,这样的话,也能增加我们在整个西南行省的话语权。”

    孙南开口缓缓说道。

    “你说的不错,这个人,竟然得罪了我外甥,而林小文肯定也知道我外甥的后台是我,那么以后他就容易对我们产生报复心,最后容易被省委那帮人暗中收买,用来我们这边卧底,搅场,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我觉得林小文已经不在我们培养的范围之内了,这件事,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是……我认为林小文应该边缘化,以后不再给他升职。”

    韩永仁分析道。

    孙南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为林小文的仕途感到惋惜,但是,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起码韩省长没有想过要将林小文整到万劫不复的境地。

    而在这个时候,韩永仁的手机响动了起来。

    接下来,韩永仁接了个电话。

    电话是宋江打来的。

    在宋江的一番诉苦下,韩永仁眉头一皱,旋即开口说道:“小江,既然你这么说,那么就将这件案子办成铁案吧!你放心,有舅舅我罩着你,西南行省,还没有办不成的事情。”

    听见舅舅这么一说,宋江旋即高兴的说道:“舅舅,真是谢谢你了。”

    “一家人,说些什么话了,你妈妈死得早,我答应过她,要好好的照顾你,只要你活得开心,快乐,我就很满意了,不过,你那种低级错误,如果再有下次,我是不会给你擦屁股的。”

    韩永仁笑着说道。

    宋江自然知道,那舅舅说的低级错误是什么,自然是指被录音的事情。

    “放心吧舅舅,这样的事情,我不会让它再发生了。”

    宋江高兴的保证道。

    “对了,舅舅,那份录音怎么办?”

    宋江又静下来问道。

    “一份录音,并不足以说明什么问题,可以是假的,哪怕是视频录像,在法庭上,也不能作为重要证据,最多只能用来当做参考,除非那林小文,还掌握着更有力的证据,否则,想要将你拉下水,那是不可能的。”

    韩永仁底气十足的说道。

    听见舅舅这么一说,宋江便是放下心来。

    “我想,那小子除了这份录音,应该没有其他的证据了,毕竟一直被扣押,没有出去过,而且除了这个录音,我想也不会有什么破绽和把柄,让那小子给抓住了。”

    宋江非常自信的说道。

    “嗯,那就先这样,如果出了什么问题,要及时和我沟通,不要莽撞。”

    “是,舅舅!”

    通话结束后,宋江不由得望着窗外的蓝天,咧嘴一笑道:“林小文啊林小文,就算你弄到了我坑你的录音,那又有什么用了?依然改变不了你悲剧的结局,怪就怪你敢打我喜欢的女人的主意,你就准备等着为这个,付出惨重的代价吧!哈哈……”

    ……

    ……

    听着韩永仁和他外甥的通话,孙南的眉头开始紧紧的皱了起来,他知道,事情又发生了意外。

    难道林小文那小子,这是在劫难逃了不成?

    “孙南,林小文这个人,不能放过啊!必须一竿子打死,否则对于我们来说,那就是后患无穷。”

    韩永仁放下电话之后,话锋一转,望着孙南,开口缓缓说道,嘴角扬起了一抹高深莫测的微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