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打脸的日常
    兰斯想要用欧瑞演出的门票作为抵押,向加比借钱。可是加比这种机灵鬼怎么可能放弃入手门票的机会。他是欧瑞的大饭,迷弟程度绝对不下与贝蒂。

    因此他要求兰斯将门票卖给他。

    “6000金币就像入手,你是不是太天真了?加比·安托瓦尼特。”一个高个子从加比身后将门票抽走,然后递给兰斯。

    是费谢尔。

    “费谢尔!”兰斯头一次见加比炸毛。

    他俩同是a1班的,自然认识。而兰斯知道午休的时候伊格纳茨要求小队成员进行魔法练习,所以他出现在斗技场并不奇怪。

    费谢尔从口袋里抽出一张支票,写了6000金币,大方的递给兰斯。

    兰斯一脸不可思议的接过支票,两眼放光的看着费谢尔。

    费谢尔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他双手环胸别过头:“我可是要收利息的!”

    他话刚说完,兰斯就双手递上了一份欠条。

    “三分的利息,请过目!”

    费谢尔想捶墙了!他就是想要傲娇一下顺着我说话会死啊!

    “我说兰斯,你偶尔就不能调皮一下么?”加比吐槽道。

    “赞成,我觉得你放荡起来的样子就很好。”毫无感情波动的吐槽。

    “莱蒙?!”

    “是我。”莱蒙的魔法天分不高,但她却十分勤快。只要一有空就回来斗技场。

    “……你俩都在,那应援团也离得不远了吧……”兰斯抽抽嘴角。

    “请不要转移话题。”莱蒙说道。

    “应援团是不会进入斗技场的,因为——”

    加比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张海报,上面写着公告一般的字样。

    “敬启,我亲爱的同学们:为了给偶像们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请保持距离……?喂,你这样直白的将自己称之为偶像就不觉得害臊么?”

    “顺带一提,这份公告目前已经人手一份了!”

    兰斯心中莫名其妙的觉得空空荡荡的,遇上加比这样“不要脸”的南舍学生,卡尔算是翻车了。不过想起几周前自己还郑重其事的将众人聚集起来开会,讨论了破坏卡尔的计划、以及南舍这不人道的魔法阵。

    费谢尔意义不明的在一旁站着,不明白加比所说的“偶尔调皮一下”是什么意思。

    在他的印象里,兰斯公爵不应该是个又淘又皮又暴躁的家伙么?虽然上次下水道解除下来他觉得兰斯还是挺稳重的。

    “叮——”兰斯的魔导通讯器突然响了。兰斯掏出来,是贝蒂发来的:

    我听天真同学讲了,你竟然偷听我说的话!变态!

    ノ

    今天是怎么了!

    兰斯觉得自己是不是出门没有看星象?还是说自己走之前没去王城遗迹拜一拜?

    此时,坐在家里的卡尔正在开心追剧。他面前有个和法瑞相似的光幕,光幕上是一脸颜文字的兰斯。

    “差点被之前那份资料骗了。”卡尔看着桌子上的纸张。这是他在王城的哥哥文森特前段时间发给他的。上面写满了兰斯的恶劣行为。

    虽然那日他在车站前和瑟琳娜合演了一出小剧场给兰斯。卡尔从兰斯的反应判断,他并不是那种主动惹事的人。但文森特给的资料影响了卡尔对兰斯的判断。

    这周末他竟然还因为兰斯莫名其妙拿出来的承诺纸而感到恐慌!

    但是很不巧,他昨天在街上遇到了熟人。

    “法瑞!好久不见!”卡尔在商区闲逛,碰到了同样出来闲逛的法瑞。

    他们在一家名为“望风亭”的咖啡厅坐下闲聊。

    “这么多年不见,你还是一点儿都没变。”卡尔感叹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身份。身居其位,没办法嘛。”法瑞要了红茶。她格外中意望风亭的红茶。

    “森之脉最近又有异动,你哪儿有什么头绪么?”卡尔问道:“会不会又出现十几年前那样的事情?”

    他指的是二十年前的“迷路森灵”事件。

    法瑞放下杯子:“确实有可能出现那样的情况。”

    卡尔神情紧张。

    “不过不要紧,这次已经找到了正确的人选。”

    法瑞说的正是兰斯。

    初步交换资料后,法瑞给卡尔看了所谓的“兰斯历险记”纪录片。卡尔总算了解兰斯的资料上为什么全是熊孩子事件了。

    “原来是这样,之前我差点儿真以为他和我是一类人。”

    法瑞摊摊手:“我倒乐意他和你是一类人,这样我带起来也不会那么累。”

    卡尔挠挠头,一副受到长辈夸奖后得意的模样。

    明明法瑞看上去比他更小。

    “不过他的性格和末代‘黑魔导书’监视者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说到这里,法瑞的神态有些低落。

    卡尔不知道怎么安慰她:“这样不也挺好的么?你和末代监视者不是很熟吗?”

    法瑞晃着手中的茶杯:“那都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再熟悉也都变得陌生了。”

    卡尔再也接不上话,脸上浮现出担心的表情。

    突然安静下来的气氛,倒是让法瑞从思绪中走了出来。她看着有些不知所措的卡尔,调侃道:“竟然还有卡尔少爷搞不定的女人。看来我真是罪孽深重啊~”

    卡尔吊着个半月眼看着法瑞。

    是的,卡尔曾经也被黑魔导书选中。法瑞也曾担当过他的“养成使”。

    可惜的是黑魔导书跟随卡尔的时间只有短短的几个月,随后就因为“森之脉”的否认消失了。

    “这次的失踪事件还是因为‘白魔导书’的缘故么?”卡尔压低声音问道。

    “嗯,多年前的猜测果然没错。白魔导书上寄存着某种意志,它需要极大的魔力来苏醒自身。”

    而“森之脉”就成了它的首选。

    “它已经全然苏醒了。我百般提防,但它再次将我困在试炼之地。若不是几周前感受到了魔导书的气息,这次他可能就真的要窃走森之脉了。”

    “它在二十年前夺走的那些还不能满足么?”卡尔有些震惊。那年他作为当事人,目睹了惨烈的画面。

    所有人在森林里迷路,最终在庭院前受到了恶魔的攻击。

    法瑞当时也现身于他的面前,让他强烈的祈愿。

    当时的卡尔想着。

    魔导书迸发出巨大的力量,消灭了所有的恶魔,并且重创了“白魔导书”的意志。不过在场的众人依旧成为了献祭的祭品而消失得无影无踪,“白魔导书”的意志也如愿以偿的窃取了森之脉的部分魔力。

    自那之后魔导书就消失了。任凭法瑞如何引导,卡尔都无法再次获取。

    “由于兰斯的存在,这次它可是空手而归。不久之后它应该会卷土重来,我们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法瑞严肃的说道。“不过首先,要让那小子学会如何和我缔结契约。”

    嗯……关于缔结契约这件事,卡尔可以笑上半年。

    从属关系上来讲,执行者是监视者的眷属。监视者可以将菲尔丁大陆上九大魔灵的力量授予执行者,而执行者的力量可以反哺监视者。

    法瑞作为目前唯一的执行者,与她缔结契约就相当于获得了森之脉的力量。

    不过那日契约缔结到一半,兰斯就晕过去了。

    法瑞想到这件事就觉得心里堵得慌。

    “那小子要是和你一样上道就好了。”法瑞指着卡尔感叹道。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