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反跳的天真
    周六,兰斯被天真叫了出去。说是她从家里请来的魔法医师到了。

    这可将兰斯兴奋坏了。入学一个月,有一半的时间是手脚完全残废,剩下一半的时间是手残废。当初怀疑四方公爵在学校内有眼线,请了魔法医师会让他们惹祸上身。结果今天天真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封锁了医务室,让自家的医师为兰斯治疗。兰斯还是有些担心的。

    “你见他们这一个月有什么动作吗?”天真问道,她说的“他们”指的是四方公爵。

    兰斯仔细回想着,这一个月卡尔坑他的次数好像比较多。

    “这不就得了。你可能还不知道,最近公爵们因为森之脉的事情吵了个翻天覆地。”

    “森之脉?古德基布国的那条矿脉?”

    “是的。据说奥斯卡帝国公开了一份研究资料,说那条矿脉是古代遗产、大陆命脉,叫周围的人不要随意挖掘开采。但他们又拿不出证据来说服别国的人,只说是白魔导书上显示的。可现在除了奥斯卡帝国的学者之外,没有人能解毒魔导书上的文字,所以国内各方势力疑心这是奥斯卡帝国的阴谋。”

    天真解释的这一串,都是魔法医师给她讲的。当初西方公爵封锁铁路、弄得全国上下沸沸扬扬,医师只好改道去了王城。正巧碰上了乔伊将最新型的魔导弹设计发送回王城。由于其威力强大但需要魔晶石的支撑驱动,这给了贵族们莫名其妙的依仗感。

    “所以他们想要和奥斯卡帝国硬碰硬?”兰斯皱皱眉头。因为这群贵族好战,他十分不喜欢。

    当初自己的父亲为了终止战胜,可是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他们也只是想想罢了。”天真看兰斯这个模样,连忙劝说道。兰斯守规矩,往好了说是不惹麻烦,往坏了说是钻牛角尖。天真知道他是个搞地下工作的,万一因为自己这一句话激发了他的“热爱和平”,然后各方贵族被兰斯揪一堆把柄出来卖给奥斯卡帝国,可不就完蛋了。

    不过这只是天真自己脑补出来的东西,兰斯实际上不会去做。

    “小姐,可以开始了么?”医师问道。

    天真向他示意ok。

    “骨折需要接骨。这个过程疼痛异常,所以需要你放开意识接受催眠。”

    催眠魔法和迷惑魔法一样,同属灵魂魔法下的分支。

    兰斯点点头。他在医师特制的魔导器作用下毫无防备的陷入了沉睡。

    这个时候他还不知道,这一治疗过程要进行五六个小时。

    ……

    “兰斯公爵,已经好了。”医师将他叫醒。他不是学校内的教职人员,可不敢直接称这个“捣蛋小公爵”为同学。

    兰斯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然后张开双手伸了个懒腰。

    “已经彻底好了?!”兰斯头一次见识到魔法医师的厉害。

    魔法医师少见,不仅因为难以培养,更因为他们的用处仅限于外伤。如果是感冒、中毒这种情况,只靠他们就不行了。这得靠药师制成的药来辅助。大多数医师懂得用药,但却不知道药怎么制。

    好在大陆上有不少杰出的制药厂。

    兰斯转了转脖子,活动了一下禁锢。在躺椅上睡了这一觉,浑身都觉得僵硬。

    此刻橘色的夕阳照在屋内,兰斯觉得特别漂亮。

    等等,夕阳?

    兰斯转头,一看钟表。

    “都五点了?!”

    Σ(⊙⊙”a?

    在他惊讶的时候,医师递来一张纸。上面有天真的留言。

    “兰斯公爵,惊不惊讶、意不意外?这是卡尔校长的指示哟,可千万不要记恨上我。

    by 天真”

    兰斯一瞬间有些抓狂。天真这家伙到底是哪边的人?怎么老是玩反跳!

    他起身,拿起挂在衣架上的校服外套立马向斗技场奔跑而去。

    留下身后的魔法医师意味深长的看诊兰斯。

    兰斯到达斗技场,只看见卡尔一个人在场中央站着。

    “哟,你终于来了?”卡尔看着兰斯,心情愉悦的打着招呼。“托你的福,新教学方案的测试进行的不错。”

    兰斯知道卡尔擅长布置魔法阵。他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周围有魔法阵的痕迹。

    “已经结束了?”兰斯问道。

    卡尔摇摇头:“正进行得火热呢!”

    他挥手结出光幕,光幕上是是贵族会代表和平民会代表们的身影。

    “这里不是……”兰斯惊讶的看着光幕上的场景。

    这不是下水道密室么?!

    “之前的事情也是你做的么?”兰斯语气有些不善。那次任务虽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却也是惊险。先不提下水道莫名其妙出现的魔兽,光是终点那几头米诺斯恶魔就足以让所有人丧命。

    卡尔拍拍兰斯的肩膀:“别那么激动,上次的事情可不是我干的。我只是看了你们的任务汇报之后进行了调查,才有了旧物利用的想法。”

    如费谢尔所说,这个地方正是古代的试炼之地。但费谢尔不知道的是,这个试炼之地除了用于民众的决斗之外,还可以用于监视者对执行者的考核。

    当时法瑞被白魔导书意志所困,但好在白魔导书并没有完全苏醒。她能感受到黑魔导书的气息,于是就设法引来了兰斯。

    此时,身处密室中的几人正小心翼翼的前进着。虽说是“决斗”,但这个地方也太古怪了。

    “卡尔校长将我们传送到这个地方是什么用意?”贝蒂走在最前面,她是个近战法师,最适合冲锋陷阵。

    “不知道,但可以肯定兰斯应该又被他坑了。”加里走在最后头,撑起水遁。周围光线较暗,如果有人从后面偷袭就不好了。

    在中间的天真单手捧着脸,微笑着什么也没说。

    加里盯着天真的背影,心中肯定兰斯缺席这件事肯定和她脱不了关系。

    另一边,法瑞处在森林的中心庭院里,小心的控制着试炼之地的各种弄机关。她心中回想起了之前卡尔和她的对话。

    ……

    “你认为战争的罪魁祸首是谁?”法瑞问了卡尔这样一个问题。

    “那自然是破坏法则的白魔导书了。”

    法瑞摇摇头。她接着说:“决斗的时代,强者为尊。只要有力量,什么东西都可以夺过来。贵族若是喜欢平民的妻子,决斗一场就能名正言顺的占为己有。”

    “白魔导书提出的按需分配其实更符合情理。但这个需求度要谁来制定、怎样公平制定却是个无解的问题。但它觉得不公平的按需分配至少优于公平的强者分食。”

    这样的说法卡尔还是第一次听说。

    “现在你认为,战争的罪魁祸首是什么?”法瑞再度问道。

    卡尔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黑白决斗之后,大陆短暂的恢复了秩序。但不久之后便发生了执行者的反叛。或是因为他们对白魔导书的忠心,或是白魔导书的意志影响了他们的看法。大陆暴乱,末代监视者开始疑惑自己对规则的坚守。后来为了评定暴走的魔灵,他凭一己之力将其封印。但死前却是心中有憾,便将自己的遗志封印在了魔导书内。”

    卡尔听得出神,半晌才反应过来:“莫不成魔导书最开始的那一页咒文就是……”

    法瑞点点头。

    “只有正确的继承人接触到正确的契机,书上才会显现咒文。而养成使的任务就是让这些契机出现在继承人的面前!”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