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天真的暴走
    天真、贝蒂和伊格纳茨三人走在试炼之地狭窄的楼梯上。此处真是下水道下面的那个密室。

    贝蒂走在前面防范,伊格纳茨留意着身后的动静。就天真划水最厉害。

    她说自己是临时被叫来充数的,不过贝蒂却觉得这却是天真的“阴谋”。

    “天真,我一直有个疑问。”

    “嗯?”

    “……恶作剧有意思么?”

    天真没有亲近的朋友。现在的她也不在乎有没有朋友。她的人生乐趣就是看别人出洋相。

    “当然有意思!”天真笑容灿烂:“恶作剧是生活的调味品。就好像牛排上的黑胡椒、寿司中的芥末酱!你愿意吃一条没有盐味、又臭又腥味的咸鱼吗?”

    她喜欢恶作剧,因为她认为这是一种交朋友的方式。

    天真从小各方面优秀,基本上交不到同龄的伙伴。加入不了他们的游戏,她就用恶作剧的方式。这样就算她不能参与到他们中间,也能在游戏的过程中出现。

    关于这场决斗,卡尔在开始的时候已经作了说明。双方各派三人进入试炼之地,首先通关者获胜。在此期间双方可以相互干扰,直到一方完全通关。

    贵族会原本为了表现出“贵族的大度”,特意按照平民会这边的配置选派了两个初级魔法师和一个见习魔法师。但由于天真的反跳,导致平民会的战力成了两个见习魔法师与一个初级魔法师。

    从修为上讲,他们已经处于劣势了。如果天真还一路划水,可不就更惨?她现在两手空空,连战斗用的魔导器都没有拿出来。

    贝蒂走在路上,忧心忡忡。她也是平民会的成员,对决斗的事情还是非常上心的。

    她在路上几次向天真发难,想要刺激她认真表现。不过天真像个无赖似的,就是不接招。

    天真打心底愉悦。她对关心的理解比较扭曲。

    由于双方进入的位置不同,所以想要遇到也不容易。一路走来还算安全,只需要动动脑子解开一些机关谜题。不久之后他们便完全通过了楼梯,来到了大厅所在的位置。

    和那日相同的场景,大厅中出现了魔兽。不过这些魔兽数量不多、危险系数也不是很高,在场几人拼尽全力还是能对付的。

    在斗技场实况观看的兰斯松了口气。但接下来却因为贵族会突然的出现让他心中一紧!

    贵族会的人早就到达了终点,但却在看到魔兽的凶狠之相,就有了退却之意。他们商量了一下,三个人决定着先躲起来,等平民会的人来击杀魔兽。最后抢个boss捡捡便宜。

    由于和魔兽的战斗,贝蒂等人的魔力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天真虽然有划水的嫌疑,但她却能次次击中魔兽要害,为伊格纳茨和贝蒂争取了不少机会。

    “老实的躲开!不然对你们不客气!”贵族会的人一上来就用光墙将三人拦开。然后自顾自的向奄奄一息的魔兽冲去。

    急躁的贝蒂自然不服气。她拼尽最后的力气将光墙打破冲了出去,伊格纳茨也用土魔法在魔兽周围建造出坚硬的石壁。

    天真心不在焉的打出两道魔法,让剩下两人摔了个跟头。但当他们爬起来继续向前的时候,天真却不再阻止了。

    “我说你……”贝蒂想向天真发火,但却发现伊格已经冲了出去。她突然记起伊格说“这是平民会的事情,身为贵族的他们出手已在情理之外”,因此她硬生生的将火气憋了回去,转身冲向贵族会那三个人。

    天真站在原地,等着贝蒂一会儿继续炸毛发飙。但她再也没有向天真这边看一眼。

    这样的结果在天真的意料之外。她脸上的笑容突然那么灿烂了。

    她心中有些失落的感觉。她曾经和贝蒂有过一面之缘,但还没有说上话、就因为极端者的行动而分散了。天真以为贝蒂会在那次事故中死去。

    但她在一个月前的报纸上偶然窥见了熟悉的面孔。四处打听之后发现贝蒂也被安排进了罗斯福军校,于是自己也嚷嚷着来了。不然按照原先的安排,她应该去特里顿魔导学院。

    天真一直觉得,恶作剧能让对方将自己真正的放在心上——虽然是放在恶人榜上。

    天真很受欢迎——但那些浮于表面的狂热她不需要。

    贝蒂显然不认识天真,也不会像天真那样在意她。贝蒂现在的心思全在平民会身上,就算用尽了魔力也要和贵族会的三人拼命一搏。

    ……

    卡尔没有行动。他一直盯着光幕,依旧作壁上观。

    卡尔的目的真的是测试教学方案吗?

    兰斯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他说不出哪儿不对。可能是因为本能的对卡尔信不过,也可能是因为之前在试炼之地的特殊经历让他对这个地方有点儿阴影。

    “这个密室你是怎么知道的?”兰斯问:“我可没有在任务报道中写这个。”

    卡尔看了眼矮他一个脑袋的兰斯:“你能发现的东西,我怎么不能发现?”

    他脸上带着迷之笑容,感觉像是在玩弄后辈的不良学长。

    兰斯内心肯定。他从费谢尔那里得知这里是执行者管理决斗的地方。卡尔不仅知道这个地方,还有可能会控制这个地方。不然最终处的魔兽怎么会改变?

    不,历史书上说执行者已经在大战中被监视者全部歼灭。

    那眼前的状况又是怎么回事?

    兰斯脑内一片浆糊。

    卡尔不经意的抿抿嘴。这其实是他和法瑞的实验。他们向测试一下兰斯作为监视者继承人,能否行使监视者的权利。

    所以,卡尔让天真诓了兰斯,又全程在试炼之地划水。为的就是让旁观的兰斯觉得这场决斗存在不公平的因素。监视者有随时终止决斗的能力,兰斯如果继承末代监视者“公正”的遗志,那他是可以控制试炼之地的。

    可惜的是,卡尔的计划出了点差错。

    他的计划中,天真只是个很好用的墙头草。卡尔忽略了天真可能失控这个因素。

    当下,场面陷入混乱。天真像是开启了什么不得了的封印,将贵族会的人全部揍翻在地。而且攻势猛烈,在这样下去怕不出人命、也得将几人打成伤残!

    必须终止试炼!

    卡尔让法瑞关闭了试炼,总之先将那几个人保护起来。

    可惜的是即使关闭试炼、将众人送回了斗技场,尚未集中注意的卡尔也来不及行动!

    就在此时,兰斯身上发生了异变。他看向天真的眼神变得严肃,魔导书自动出现、浮现在了他的面前。

    天真手中魔法光芒像是燃尽的引线一下子猝灭。

    卡尔和在场的各位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法瑞却不可思议的开了口:“这是……眷属?”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