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眷属
    兰斯自己也很莫名其妙的站在原地。他回过神来,伸手拿住了浮在面前的黑魔导书。他刚才好像施展了什么不得了的魔法?

    “试炼结束,获胜方——平民会!”卡尔宣布到。尽管他也曾持有黑魔导书,但却也不清楚这是什么状况。刚才那是停止时间的次序魔法吗?但是既没有魔法回路、也没有咒文。兰斯是怎么做到的?

    天真面色呆滞,像是个受人控制的木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贵族会的三人被她刚才的气势吓着了。伊格纳茨和贝蒂则是既欢喜又惊吓的状态。

    “卡尔,将那个女生带到我这里来。”法瑞和卡尔一直保持着脑内通讯。这是一些魔导通讯器的高级功能。

    卡尔过去将天真抱走。

    “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处理了。”他对兰斯说。

    兰斯点头。

    虽然试炼之地的魔兽最后没有被击杀。但按照攻击输出贡献来说,的确是平民会胜利。兰斯回转过头望着监视器的方向说道:“菲娜小姐,你对此有异议么?”

    在监控室的菲娜心中一惊。这本来是秘密对决,因为兰斯说涉及到卡尔校长的教学机密。在监控室窥探是违规行为,不过她还是花了大力气来托关系、走后门,就因为疑心兰斯会耍花招。

    她现在被抓了现行,心跳快得很。嘴里不停的默念着“这一定是诈、这一定是诈”。兰斯怎么可能知道自己在监控室?

    兰斯倒也不会真的去监控室一探究竟。他只不过凭借着自己对南方公爵一家子的了解,猜测疑心深重的南方公爵定有一个疑心深重的女儿。这也算是给她长个记性,让她对自己有所忌惮。

    “按照约定,贵族会要保护平民会的学生在校期间不受欺负。如有违反,贵族会将向平民会缴纳高额罚金。”兰斯取出之前签署的承诺纸,递给贵族会的三个代表:“回去转告你们贵族会所有人,记住了么?”

    三人中有人不服,他正想阴阳怪气的怼几句,但身上的金币一下子炸开、飞到了伊格纳茨的手中。那人的衣服变得破破烂烂了。

    他一脸惊恐的看着兰斯,以为是他做了手脚。

    “这可是a级承诺纸。你们只要存在任何非分之想都会被要求付出相应的罚金。”

    这三个人显然没见识过a级承诺纸。

    “兰斯,这不太好吧?”伊格纳茨有些气弱。现在有兰斯在场帮他们,他是公爵,这几个小贵族就算有意见也不敢发作。要是之后单独见面,贵族会怕是不会对他们客气。

    他觉得这次就算了,欲把金币还给贵族。

    可是当他拿着金币接近那三人的时候,三人身上的金币却纷纷炸开,然后向被吸引的磁铁一般向伊格纳茨手中飞去。

    “签署a级承诺纸的承诺方不得对承诺之物有觊觎之心,否则会受到魔法的反噬。”

    意思就是说贵族会的赔偿必须是心甘情愿,否则他们会无止境的亏损下去。

    “你给我……”

    等着!

    我饶不了你!

    那几人活生生的将后两句话吞了回去。他们看见兰斯正翻动这魔导书。刚才止住天真的场景他们又不是没见着,谁知道接下来他还能干出些什么事儿来!

    几人拿着承诺纸,拔腿就跑。

    兰斯将魔导书揣回上衣口袋。他只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他现在只会用魔导书进行防御,别的功能还有待开发。

    “谢谢你,兰斯!”伊格非常郑重的向兰斯鞠躬道谢,一旁的贝蒂虽然表情臭了些,但也福福身子,低声的说着“谢谢”。

    这可是解决了平民会多年的心病!

    兰斯将他们扶起来。

    “不过这样真的好吗,你会得罪很多人吧?”伊格说道。

    兰斯挠挠头:“我得罪的人反正也不少。”

    帮着国王揭别人老底,柯姆家在贵族圈子里的名声已经臭了多年了。

    以前还是男爵的时候,他们还经常会收到恐吓信。现在成了公爵,恐吓信倒是变成了各种贿赂和马屁了。

    “不过那个家伙最后还是帮了挺大的忙……”贝蒂在一边儿嘀咕道,她说的是天真。

    兰斯表情复杂,他不知道要怎么评价天真。

    “倒是你!为什么让天真代替你来了?”贝蒂突然发难。

    兰斯苦笑,他耸耸肩:“可不是因为天真的恶作剧。”

    他向伊格和贝蒂描述了之前的事情。

    “咦?这么说你的手好了!”伊格是真为兰斯高兴:“那么下周的实地任务你也可以参加了!”

    实地任务是中等学院课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普通的中等学院来说,这一课程可以理解为郊游;对于狄更斯的各所魔导工程中等学院来说,那就是下车间搞生产;欧瑞所在的圣玛格丽娜音乐学院则是将实地任务集中安排在了三年级上学期,同年级的学生要在大陆各地举行演奏会。

    而兰斯所在的罗斯福军校以实战训练闻名。一二年级的学生主要负责遗迹的勘察任务。遗迹中有各种未知魔兽出没,因此勘察中对魔技的应用练习有很大的帮助。

    成绩是按照小组计算的,兰斯现在手脚都好了,加入之后对小组成绩的提升很有帮助。

    “……这么说来天真还算干了件好事。”贝蒂别扭的说道,同为兰斯小组的成员,实地任务成绩的优评对她也是有好处的。她突然想到自己刚刚对天真不怀好意,心中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对了,刚才你做了什么,让天真的魔法一下子失效了?”

    “唔……我也不清楚。”

    兰斯瞅了一眼魔导书,觉得他越发不可思议。之前对它的猜测在兰斯心中萦绕着,难道它真是和古代历史有关的那本?

    此时,卡尔已经将呆滞的天真带到了法瑞面前。她对天真仔细的探查了一番。

    “确实是眷属的气息。”法瑞收手:“不过还只是个幼苗,算不得归属哪一方。”

    “这是什么意思?”

    “她之前被监视者选中,作为执行者候选人进行培养。目前还没有和一方的监视者缔结契约,因此任何一方的监视者都可以命令她,但这种命令又能够被另一方给破解。”

    说白了,她现在是个双向操控的棋子。缔结契约之后才能变成专属。

    “我猜得没错的话,这个孩子应该是白魔导书选中的森之脉继承人。它没想到我还活着。”法瑞站起身来。因为她现在是“养成使”,所以可以解除监视者候选人的指令。

    “它在二十年前窃走的魔力不是为了恢复自身意识,而是为了培养自己的眷属!”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