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探庙
    时间过得很快,今天当第一缕阳光照进大地的时候,雨瞳就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却有些难受,感觉自己的双眼好像被什么东西给黏住了,仿佛自己得上眼皮吊了千斤的铅块,不仅如此他的脑袋更是有些疼痛,挣扎着想站起来,可是摇晃一下整个脑袋像是快散了似的,疼得更厉害,不光如此困意犹如洪水般涌入他的脑海,让他起床的心情更没有了。终于双收抓住了床沿支撑着从床上坐了起来,可是自己腰上的力却用不了多大的劲,似乎他身上的力气被某种东西抽空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今天没有精神,难道是昨晚睡得太晚了?”思索着可是他每天晚上睡着的时间都相差不了多少,应该不至于吧!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坐了起来,整个人却打不起多少的精神来,难道是身体变坏了,这页不太可能。

    ”哎哟”拍一下自己的脑袋回想一下是怎么回事,可竟然把脑袋拍了一下,整个脑子快要坍塌一样,晃一下就疼得要命,身体无力脑袋疼痛,强烈的困意袭来眼睛慢慢地合上,整个身子开始有趴下的征兆了,身体走晃了两下,就快要倒下去了,可是想到今天还有课就有气无力地起了床,身体几乎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穿好了衣衫,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穿好的。

    ”吱”开门的尖锐长鸣声响起,门外熟悉的脚步走了进来,雨瞳立马忍住身体的不适立刻打起了精神,”娘”见一个面貌端庄朴素而容貌普通的妇女走了出来,娇弱的身子手中端着一盆水进来,雨瞳可是知道如此娇弱的身体之下藏有多大的爆发力,立马走过去把她手中的水盆接过来。”嘶”口中吸住一口气,身体的不佳让他迟了一步,走步稳健,身体灵便,四肢快捷的母亲一个迈步竟然抢先自己把水放在了一旁的高桌上。

    母亲脸色如常,转过头看向雨瞳,他英俊饱满的脸庞显得有些娇嫩,今天他的面庞没像往常那般红润反而是显得有些憔悴,两眼无神,眼睛迷糊,困意浓郁,一个照面他母亲就把他的状况看个通透,眉头有些微皱,不过只是一个扫射雨瞳没有发现母亲的异常。

    ”快洗洗吧,今天就不用去学堂了。”母亲的语气如常,像是说一句普通的话一般,没有多大的情绪波动。

    ”真的,娘?”本是两眼无神的雨瞳精神一振,忘了身体的不适。立刻打起精神再次求证,两眼精光看向母亲。

    ”你的意思是你不想要?”虽然母亲看起来娇柔和蔼,可是她的这副没有威慑力的表情却是最大的威慑力,这种威慑力是来源于他对母亲的难以言表的敬意,

    ”要了,当然要了,等了好久了。”一个咕咚的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表露了出来。不过他的喜悦却换来了母亲的一个眼神秒杀,见她强有力的眼神他就闭上了嘴,像只小绵羊似的低下了头。

    ”今天就别想着到外面跑了,今天就休息一下吧!”母亲没有再说多余的话像平常一样一个转身就退出了房门。

    ”耶,今天终于可以不去学堂了,哎哟……”等到母亲的脚步声走远他立刻高兴得蹦了起来,一蹦三尺高哪知道身体的震动引起了脑袋的疼痛,感觉脑海里有一个吊着的石头深入海水受到外界的晃动,就把海水掀起了层层波澜一般,震得他脑海一痛忍不住叫了起来,门外走远的母亲停下了脚步敏锐的耳朵轻轻意动,把雨瞳屋里的声音听得清清楚楚,她嘴角微微上扬,一个莫名的微笑浮在她的面庞。不过她似乎想起了什么或者是在思索着什么,面色变得凝重起来,从她身体内散发出莫名的波动,整个世界忽然陷入了某种特殊的气场里。

    屋内的雨瞳也从兴奋之中挣扎了出来,刚才他还没什么感觉,停下来的他突然感觉到一层浓郁的困意向他涌了过来,整片困意弥漫他的身体,渐渐地深入他的头部,整个人一片混沌,强大的意志还是没能抵挡生理上的需求,支撑着身体到床边就直接倒在了床上,不一会儿他就进入了梦境,不过在梦境里他自己并没有睡着,还在床边用一只笔和纸把今天的安排都写在了纸上……

    有时候总是想着自由,因为不甘心所以宁愿违背所有人的意愿,就算是背叛天下人也要尽自己的兴,尽管如何的遍体鳞伤,总是被束缚的鸟儿想要飞出笼子,打破这与生俱来的禁锢,我们想做我们自己所以总是觉得自己是对的,为什么不能满足内心的需求,去寻找想要的生活,后来终于解脱,不再是束缚,后来才发现是一场梦,自己的解脱只不过是从一个较小的笼子里飞到另一个更大的笼子里,于是满足了,以为做回了自己,却不知道还在另一个笼子里。

    时间很快像是一条从高处悬崖落下的水流,看着那座高山绚烂的瀑布直落三千尺,白色的水花蒙蔽了我们的眼睛,认为那水没有流走,因为你看那白色的水花还在,美丽的瀑布没有任何的变化,后来低下头才发现脚下的小草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长出第一片绿叶,美丽的花什么时候长成小骨朵,再抬头时才明白,原来瀑布上的水已经不是原来的水,原来的水不知道已经走过多少山,绕过多少弯。

    有时候为了能够充实一天,总是把纸上写满了计划,再慢慢地修改,去满足自己的心理需求,可是后来才发现原来都把时间用在了写计划上。雨瞳的窗前不知道什么时候拉下了黑色的帷幕,屋里也跟着暗淡了下来,而他还在梦里,在梦里他真的开心极了,他和所有的伙伴在山里烤着各种野味,吃得满嘴是油。穿过雨瞳的小屋来到厨房只见他的父亲穿着刚从地里回来的布衣,布衣之上还带有些泥土。不过不影响他的兴致,他在厨房里掌厨做着各式的菜肴,今天他又想出了几道新式的菜肴,妻子不在,不知道出去干什么去了,他趁着这个机会做好然后等他们回来品尝,想到妻子和儿子品菜时的幸福他笑了,乐呵呵地烧着菜,还哼着不知名的小曲。

    夜幕降临今夜又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在这座小镇里,每当夜幕星河之时总会阴风呼啸,冷风不断,所以很少人会冒险走夜路,”嗒嗒……”就在这时一道娇小的黑影,日光已经下去,树上的虫鸣早已经停止了演奏,安静的夜是属于风的世界,它们无孔不入,一阵风吹过,道路两旁的树叶”唰唰”地发出摩擦的声音,渗人不自在,顺着黑影前进的方向看去只见前面耸立着一座庙,这座庙散发着无形的威严,它的存在就像是一个通天的圣器镇压邪灵,一直矗立在这方天地。

    月上枝头,道路两旁的树影在地纵横交错,微风拂过,摇曳的树影像是水中的藻荇错杂,借助微弱的月光看清了这道人影的轮廓,普通的面孔,娇小的身体,可是这微弱的身体似乎能够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她的脚步大方有力,似乎就算是一道狂风都不能让她拔地而起,她散发出来的气息形成了五这片世界与众不同的意志,她的眼神坚定,稳健的步伐迈出没有丝毫的动摇。

    终于来到了庙前,她的容貌在空旷的面前显露出来,她是雨瞳的母亲,她的身上蒙着一层薄薄的朦胧之气,让人猜不出她的来历,望着眼前的千回庙她思绪万千,情绪出现了波动,她想起了多年前的夜晚,那时候是她和丈夫刚来到这里,当时他们发现了这里的奇异之处,最终来到了这座庙,庙前的雄威壮阔也惊到了他们,门前的两尊灵兽麒麟和梼杌都是顶尖的灵兽之一,现在甚至整个人族的地域都没有这样的存在了,若是要有也就只有那个地方了,那里灵兽称尊,就算是人族也不会讨得半点好处,被人称为九象域,在这么落后的地域怎么会拥有这么顶级的规模庙宇,再看看庙牌之上的字以及门前左右两旁的字,笔走龙蛇,每一笔每一画都散发着神圣不可侵犯的气息。这股气息强大无比,甚至超越了他们所见过的所有高手和他们自己。那一次他们联合走进庙宇之内什么都没有偌大的庙宇只有一尊塑像,塑像的人却是那么年轻,他的黑剑被雕得为惟妙惟肖,上面还附有当年盛世之时的锋锐。那一次探庙没有任何的大战,他们也就回去了。

    后来她还自己来了一次,也就是那一次给她的儿子雨瞳留下了今天的忧患,那是她怀孕的期间,在这期间她感到远方传来了亲切的呼唤,这种呼唤像是离别已久的朋友,亲切的呼唤让她不知不觉地来到了这座庙前,那天晚上她走进了庙里。

    瓜子小说网 www gzbpi ,首发更v新更快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