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血月横空惊天下
    今晚的月很圆,皎洁的月总是给这片天地带来了一些纯洁,满天的星斗星辉耀天,星河像是倒灌的江水点缀了空白的画卷,原来洁白无瑕的圆月竟然慢慢变成了血红,血红的月光给这片天地带来了血杀,整片天空就像是清澈见底的湖水,星耀周天的月就像是一滴浓厚的血液,血液落在了水里,红色开始渐渐地蔓延开来,几个呼吸之间竟然染红了整片天空。

    遥远的地方,陡峭的崖壁,连绵高耸的宗门,玲珑的庭院,两人仙风道骨,须髯长生,年迈事高,披着长衫,棋子闲下灯花落,极美的画面,极闲的岁月,像是朋友的会客之道。

    ”看来几年不见你的棋一长进了。”其中一人抚着银白的须发看着即将分出胜负的棋盘,有几分感叹,像是一种惋惜。

    ”哪有?那是你的心境已起波澜了。”对坐的另一老者没有半分的喜悦,到了他的这个年纪,已经观阅红尘千载,镇定心神乃非常人所能及了。

    ”是啊,虽然我们已经是远离了红尘俗世,可是这天地之劫即将来临了,若是我们都挥之不顾,那这天地之劫如何应付啊?”老者面露沧桑,语息沉重。

    ”这天地之劫乃是天下事,天下事乃是天下人之事,我们又何必担忧呢?”另一人心胸开阔洒脱,谈笑间红尘纷扰俗尘事。

    ”虽说三千万载已过,天地的魔尊已被封印,但是我们还是要做好应付的准备啊!”在他说话之际天边一片血红逐渐荡漾开来,满天的血红使整片天地失色,血红染尽乾坤。

    ”血月红尘纷扰世,魔皇阵破血河诗。”对坐下棋两人同时念出此句,惊恐万状,瞳孔紧缩,面色突然煞白,犹如万丈天地崩塌,末日已至。两人身影诡异,飘忽闪定,同时来到了崖边,双眸凝重望着血月,呼吸粗重。见到如此妖艳的血月,两人心头浮出了同一个念头,预言现世了,大劫已经来临了。

    ”前几日我耗费心神,用自己的千年寿命作为代价,逆天卜算了一卦天地之劫,没想到这一天来得如此之快!”老者面色极差,堪比痛失亲人还甚。

    ”原来你请我来是为了此事,没想到我们还能在有生之年遇到这天地浩劫。你又何必如此颓丧,天地之劫降临必有应劫之法,也许我等也可效仿先人再封印他个十万八千载啊!”看见老友一脸的颓丧之气,呼之就出壮语豪言。

    ”哪有如此容易啊,经过三千万年的岁月磨损,囚天大阵的威力已经消耗殆尽了,不说灭魔了,若想要再造出如此灭魔巨巨阵,咱们要上哪去找啊?”此话一出两人也沉默了,想要如此效仿先人是不可能的了,可是如何迎接才好,一时没有更好的办法可。

    ”那我们还有多长时间做准备?”作为天地之间的生灵,他也不愿如此颓丧等待自生自灭,若是这一天到来就算是飞蛾扑火,他也要为这片天地尽自己的一份力。那会占卜的老者立马收拾心情,专心掐指会算,奇异的能量在他周围波动,一缕缕的星光忽然从他的体内散发出来,星星点点,最后消散在这片夜空里,忽然悬崖边上本来万里无云的天空稠密的劫云正在酝酿,整片天空开始低垂,抬头望去,千里之外的雷云竟然开始向悬崖边汇集,云里电闪雷鸣,这一片天地迅速变暗。

    遥远宗门立,万丈悬崖壁,林立的宗门见禁地之内竟然上演一出劫云渡人,强大的天劫之力足以摧毁整个屹立不倒的超级宗门,是世界末日的弱小版,它的威力足以轻松毁灭一个地域,忽然天雷滚滚,一把闪电雷剑竟然再天空凝形,千万丈的长剑在天空出现,其威力无比荣上,”刺啦喇”巨剑之上雷电横行,电流传遍整个剑身,强大的气息倒吞山河宗门之内大地龟裂,巨石粉碎,山体裂纹重重。

    宗门的石室之内一位老者盘坐正在运功调息,忽然一声炸响,整个石室开始动摇,巨变让他两眼一睁似乎他的瞳孔有种魔力,凌厉的双眼升起一种恐怖的威压的威压,只见他身处的朴素无华的密室出现道道的银纹,密集的银纹错综复杂,纵横交错形成了一个巨网,银纹奥妙无比,整个石室正在开始分崩离析,但就是它的存在,这个石室才会如此安然无恙地保持到现在,但是它不是万能的,石室动摇不止,银纹正在接近它的极限,老者见情况如此糟糕,身体一震,恐怖的气息从他的体内爆发出来,难道是有什么人外攻打宗门?老者脑海闪过一个念头,但是却没有时间多想了,袖袍一挥,石门终于打开,上面积累的尘土落下,身影闪现已经消失外室内。

    此时宗门内已经开始打乱,众人开始慌忙逃出屋内,宗内房屋倒塌,几丈的裂痕地面比比皆是。”开启手鼓宗门大阵,众人齐心护我宗门。”终于一个中年模样的男人从他的府邸冲上上空,用洪亮高亢的声音指挥着现场,共同出现的还有宗门的各位长老。他的话语掷地有声。各位长老立马到位,体内的灵力狂涌。

    ”擎天大阵启”电光火石之间铿锵有力的响亮之声传动,各位长老站地结印,手中的奥妙法阵阵纹同出,”启”所有手中的法印像是一把打开大阵的钥匙或者说是一种契机。周天形成了一个坚不可摧的巨大防护罩把整个宗门守护在内,宗门之内的灾情得到了控制,可是长老们负荷太重,个个汗流浃背不止,作为一宗之主得中年人也是眉头紧皱,天空之上的巨剑给人的压力越来越大,随着它的蓄势也颤得更加强大,这样下去所有的长老恐怕都坚持不了多久。

    ”所有宗门弟子听我指令,今日乃是我宗门的大劫,请众弟子齐心护我宗门,摩柯剑阵启。”中年人目光就转,扫射一周,众弟子已经脱离了险境。

    ”是宗主,弟子誓死与宗门共进退。”洪亮的呼啸之声坚定而无悔,他们都是宗门的一份子,在这里他们都把宗门当做了自己的家,现在家有了危难,叫他们如何袖手旁观,刚才他们眼睁睁地看着众长老的挺身而出,心中是如何的滋味,现在终于能够尽自己得一份力,能够和自己的宗门共进退,胸中的热血撒不尽,意志磨不灭。

    ”摩柯剑阵,启”一瞬间同时整片天空升起了一道道气息,有的弱,有的强,他们得每一把灵剑带着他们主人独特的气息升空,现在他们就是这个剑阵的一部分了,有了他们这个剑阵有了灵性。一种强大的意志伴随着剑阵共同御天劫,众弟子的摩柯剑阵形成了一往无前的锋锐之势撑起一片天,个长老们的擎天大阵融为了一体,宗门是暂时守住了,可是强大的巨剑带着雷鸣闪电还在蓄势。

    宗门的禁地,高耸的悬崖,玲珑的长亭,一位老者坐在崖边还在卜算,不过随着他的卜算,天空的巨剑威力越来越大了,传说窺天隐秘者必遭来横天大劫,毁天灭地不在话下,旁边的老者为他护法,他本身就像是一把巨剑,他的身躯永远那么宁直不屈,钢铁般的斗志不磨灭,他抬着头望着上空遥遥欲落的大剑,他笑了,他似乎又回到了年轻的时候,那时候的他是那么的潇洒自在,与人斗,与地斗,与天斗,其乐无穷,那时候的热血似乎有回到了他的身体,此时此刻他的气息不再是沧海桑田的变迁,而是正在冉冉升起的朝霞气息,他现在站在那里像是一个倒拔八千里山岳脸色不微变的意气风发得志少年,无穷无尽战意被他敛于体内。周边原本快要破败的长亭因为他的出现成为了永恒,他成为了这个长亭甚至悬崖的守护之神,他不需要言语,不需要任何的动作,他本身的出现就是一道守护。

    这时一道人影从远处虚空而来,他脸上也是双髯丛生,不过岁月带走了他的生命力,却使他沉淀了生命的底蕴,虽然苍老却能够从他的身体之内感受到一种力感,他的威仪无可撼动。他是宗门的太上长老,在整个宗门陷入危境的时候他就隐约地感知到了这个天劫的源头,作为这个世间少有的至尊级别的存在,他凭借着洞察的感知终于找到了这个源头。从宗门到这里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但是他从宗门往这个天劫的核心移动的过程之中,他明显地感觉到了这个天劫强横之处,每走近一分,他心里愈发地沉重,实在是这个天劫太过地恐怖,每走近天劫的一步,这个天劫的威力就相差十万八千里,不过内心的惊骇也抵不过眼前的所见。

    瓜子小说网 www gzbpi ,首发更v新更快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