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梦幻,庙内之变
    在遥远的地方天劫突变的同时,雨瞳此刻经历着不一样的事,他的身体躺在床上,双眼紧闭,身上竟然有一道波动轻微荡漾,这道波动很微弱,甚至所有人都没有察觉,只见他体内的的黑气和紫气竟然再次爆发,可是这种爆发却又有些不同,这次的爆发更加的诡异,因为无声无息,而且这次他没有任何的痛苦,就连距离他不远的父亲都没有察觉到,黑气和紫气开始相互缠绕,相互融合,也开始和他的身体开始融合,达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境界。

    此刻的雨瞳没有任何的察觉,因为在梦境之中他来到了奇异的地方,他来到了千回庙之前,在这里他突然从心里他生出了别样的感觉,这里好像是他的家,他似乎曾经在这里长大,这里曾经是他功成名就的地方,可是又感觉这里不是,因为他熟悉的是这片土地,是被荒草埋没的泥土,此时此刻毫无由来地升起了一股浓浓的悲伤,不知不觉间一滴眼泪从他的眼角滑落。

    “我到底怎么了,我怎么会无缘无故地流下眼泪,为什么自己感觉这里好熟悉,好像自己离开了很久很久。”站在门前他喃喃自语,他再次看向庙前的对联。

    ”斩身坐莲望幽浮,通幽倚剑笑苍穹”他心中默念这幅对联,他有种朦胧的感觉,这说的是他自己,这是一种强烈的直觉,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这次再见之时所有的东西都如此的亲切。

    “我不管你是何方妖孽,你给我出来,当年到底对握腹中的胎儿做了什么?”只听见庙里一声厉喝,雨瞳微惊,这是他娘的声音。

    “娘怎么会在这儿,而且还是在庙里面?”雨瞳震惊了,因为在他的记忆里娘只是和普通的妇女,而且庙前还有强烈的禁制,娘是怎么进去的,心急之下的他顾不了那么多了,千回庙的神秘没有人揭开过,他害怕母亲有任何的危险。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抬腿就走了进去,情急之下的他都没有察觉到门上的禁制竟然没有排斥他。他走进去好像是一阵风吹过。

    此时罗依湘已经抵抗禁制走了进来,庙前的禁制实在厉害如果不是她手中的玉钗恐怕他是进不来的,手中的玉钗发出阵阵的波动,她提防着四周的异动,当年她就是受到这根玉钗的召唤而来的,带有身孕的她得到了强横的圣器但是她也因此给自己的儿子带来了隐忧。她不知道是否能够治好儿子的病,但是作为一个母亲,她昨晚亲眼见到了儿子的痛苦,而且小的时候她亲眼见证儿子做噩梦时的可怕情景,那痛苦的挣扎狠狠地扎在她的心里,她能够感觉到这些都和这座庙的一切有关。

    “嗖”的一声,从庙门少吹进一道微风,它连忙看去空空如也,没有任何的异常,只是有种熟悉的感觉,不过她没有过多的关注。

    “咯咯,十五年前本尊就知道你会再次来到这里的,看来我是猜得不错啊!”这时一道黑色的魔气从被荒草覆盖的废井中窜了上来,落到离罗依湘不远得地方,这令人发指的声音就是从这团黑气里发出来的,落地变化,这团黑气竟然慢慢地组合成了一个人形的模样,一件从头到脚的黑色连帽的衣服穿着,他的面目一片虚无,黑黑的像是无穷无尽的黑夜,阴冷的气息也迎面而来,他的双手像是枯老的树皮,而他的指甲并不是人类的指甲而是一节节的兽爪,锋利的兽爪足以轻轻划破金钢铁器。而他似乎根本就没有脚,他下身的衣裳是软绵绵的,好像是中空,若是一阵风吹来都可能把他吹跑似的,但是他很稳定,整个身躯离地三尺,不知以何种妙法稳定了身子。

    “是的,十五年之后的今天我是来了,可是结果你却猜错了,今晚就是你的祭日。”罗依湘手中的玉钗捏得更紧一分,玉钗好像是感受到了主人内心情绪的波动,玉钗竟然跟着低吟颤动。

    “哦,是吗?难道你不想知道本尊当年一指注入你体内胎儿的是什么吗?”幽灵般的魔灵没有因为罗依湘的威胁而恐惧,反而咄咄逼人地驳向罗依湘。

    “今天若是不给我一个能够治好我儿的方法,我让你偿命。”也许是情绪的激动罗依湘连说话的声音都变了,双手也颤抖不已。

    “偿命?本尊当年就已经死过一次了,本尊还怕偿命?”

    “既然如此那么握就再让你死一次。”罗依湘情绪有些失控了,她也不再废话,全身的灵力狂涌,所有的攻势蓄势待发,脚下一跺疾向魔灵,手中的玉钗一劈,玉钗在空中划过长长的攻击劲风自上而下劈砍而下,强横的能量从上空宣泄而下,旨在把魔灵劈散。

    “你手中的确是把睥睨一方的圣器,可惜了你的实力太弱了,连它千分之一的威力都不能发挥出来,本尊本是想留你一命的,既然如此,本尊就和你玩玩,不知相比较于当年,不知你的实力是否有进步?”见罗依湘持着圣器攻击而来,他没有丝毫的动容,似乎这一点攻击不算什么。

    “滋滋”离地三尺的魔灵诡异非常,实体没有任何的变化,只见他那虚无漆黑的面孔闪过两道幽绿的幽光,似乎是他双眼瞳孔所在的位置,幽光闪现,一道灰色的能量同样从他原本的眉心之处轰出,灰色能量与玉钗圣器的攻击相遇,形成了势均力敌的架势,显得更加地邪意,灰色能量弥漫着邪恶的魔气,魔气融在灰色的能量里,邪意十足的攻击竟然和空中的灵力相斥,似乎它与这片世界格格不入,天生的敌对明显毕露无疑,罗依湘用玉钗划出的倾泻的能量亦非比寻常,强横的攻击附带着神圣的力量,两道轰击一出空中的灵力竟然被排斥开来,灰色的能量像是一个外来者,遭受到这片天地的排斥,灵力竟然开始由排斥成为了主动攻击,许多的灵力开始融入了玉钗划出的能量之柱,使得能量之柱威势陡增,不过灰色的能量太过强横,随着玉钗圣器攻击的增强,魔灵的攻击竟然没有削弱的迹象,反而和之前没有什么分别。

    ”梧桐涅槃金花,现”罗依湘眼中的情绪开始平抚了下去,对方无名的诡异反击手段让她升起了强烈的不安,见到空中的灵力对对方的排斥让她更加地紧张起来,这种对阵的异常从没有发生过,身体一震,体内的灵力狂涌,她手持着玉钗用力的向下压去,低沉的喝声暴起,玉钗的攻击忽然灵光乍现,一种强横的圣器之力展现了它的威名,一朵白色能量梧桐之花在末端开出,还没有见到花苞之内的真容,强劲的威压遍布四周,耳旁呼啸的风声猎猎作响,迷蒙的天色幽暗,从远处望去犹如只见茫茫的大雾深处散发出稀薄的万丈金芒,花苞缓缓的睁开,那魔灵的灰色能量忽然淡去了一些,那种泰山般的压力还在不断地增加,灰色能量也现出了些疲态,见魔灵败势已定,罗依湘终于心中稍安一些。

    ”倒是有些意思,不过这还不够。”魔灵没有丝毫的感情,兽爪般的枯藤手指掐诀,中指一弹,幽暗的魔印暴射而出,魔印一出整座庙宇的上空忽然变暗了一下,星辰遍布的庙宇上空笼罩了一层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的浓云。魔印疾速掠起贴在灰色的能量之上,魔印的出现让灰色能量开始向百草一样瞬间膨胀,几乎碎裂的灰色能量疯长。魔印显然是它的源泉了。战斗的突变让战势的天平再次偏移,不过圣器也不是什么吃素的。只见茫茫的迷蒙之中白色的梧桐之花绽放开来。

    四周幽暗不见五指,不知哪来的狂风咧咧作响,狂风带着一片漆黑彻骨的幽冷,忽然从脸庞拂过一股淡淡的幽香,这种幽香不像幽兰的深邃,又不像郁金的浓郁。随着一道金光划破了四周的黑暗,刺眼的金光神圣而亲和。抬头望去一朵白色的梧桐之花已经盛开,花苞的中央就是这金光的源头,灰色的能量冲击着罗依湘的宣泄能量之柱,再次形成了势力相当的厮杀,横空的对峙,白色梧桐的绽放,形成了绝世的特殊空间,金色的光亮在照耀,自得的魔灵也是因为金光的出现而诧异,终于金光逐渐散去,一道模糊的轮廓出现在梧桐之花的花苞中央,它是神圣的,小巧玲珑的身躯带着强横的傲娇之气,是一种绝世之主的昂首威压镇压天下,它的出现让整座庙宇突然轻轻地颤抖……

    ”娘……”,在雨瞳的房间里,他仍然还在沉睡,似乎是陷入了某种幻境,他在呼喊着母亲,他的指甲在床沿划出了些许长痕。

    梦幻之境内,此刻雨瞳也不知道自己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之中,他终于走进了千回庙,他进来了,他见到了母亲,看到她有些模糊的轮廓,朦胧的身影,在这里他感觉母亲离他又近但是又非常的飘渺无形……

    瓜子小说网 www gzbpi ,首发更v新更快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