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殿外来客
    待苏青和宋一紧张的气氛被压制下去之后,皇甫乾看了一眼皇甫啸,若是眼神会说话的话,那肯定是“你这堂堂的殿主都不阻止一下”,而皇甫啸只是尴尬地一下,而且一副无所谓似的。

    “各位同坐一堂,都是为了千回遗迹而来,那我就直奔主题了,据我殿的情报可知,这两天那千回庙里的禁制突然有变强的征兆,今日就是召各位前来就是为了商议此事,最好快些商定好进入的时间,不知可有什么异议??”像是见风使舵的人物,皇甫啸这才再次主持会议,而皇甫啸的花引来了一番热议。

    “今日我也到千回庙走上了一遭,情况确实和皇甫殿主所述差不多。所以咱们越是最短时间进入越好。那千回庙的禁制随时都有可能增强,我认为最好定在明天吧!”最先站出来的是和身材魁梧的汉子,咋一看像一个外表粗狂狂野的莽汉,用一个词来形容他就是虎背熊腰,上身穿着一件单衣褂子,褂子把他的体格勒得很紧,显得他整个人强大的力感,给人第一反应就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但是所有人都可能被他的外表欺骗,他是虎啸堂堂主的大弟子坤沙。简直是外能暴打四海游龙,内能运筹帷幄。而这些便由他的只言片语可得结论了。

    “不愧是虎啸堂的坤沙,凡是都亲力亲为,果然是粗中有细,名不虚传。”皇甫乾忍不住赞叹了一声,在他看来坤沙的确是个不错的人才,若是出身在皇家那日后肯定是一方将主。

    “那就定在明天吧!我们天杀堂没有异议,若是时间长了,噩梦就多了。”出声的这道气息和魁傀堂的宋一相似,但是这股阴冷比宋一多了那一份锐利,那种感觉像是被一条毒蛇盯上了一般,浑身的不自在。天杀堂一个令人记忆深刻,令人惊魂的名字,提起这个名称所有人都不自然地从背后升起一道冰凉的气息。目光流转,一个黑色的人影坐在灯光之下,只是没有看到这个人长得什么模样,因为他的身上全是一身黑,黑色宽松的衣袍几乎把他整个人都覆盖了,而且就连他的手都是套着一副黑色的手套,他坐在那里就像是一柄已经出鞘的利剑。让人胆寒。

    有句话“白日天光射影现,黑夜纵横惊魂剑。”说的就是天杀堂,对于很多杀手来说,他们一般都是昼伏夜出的,可是天杀堂不一样,就算是天光白日他们都会出现,而且还敢高调出现,但是从没有人敢对他们出手过,因为天杀堂敢在白昼出现本身就是一种实力的展现,而到了夜晚他们就是黑暗的主宰,地狱的幽灵,被他们盯上的猎物从没有失手过。

    另外人们对天杀堂的敬畏不仅因为他的强大而且还是因为他的神秘,所有进入天杀堂的人都从没有见过任何人的真面目,用一个词来说就是睁眼瞎,想要识别只能是通过他们腰间的挂牌,上面只有一个简单的名字,而且这些名字谁都知道多半是虚的,但是谁都没有去追究这些,而殿内的这位腰间也有一块腰牌,上面强劲有力地雕着“剑一”二字,望着这二字殿内没有任何人敢小觑这位,因为凭着这两字足以,因为剑一是天杀堂招牌,只要他出手,猎物只需一剑即可,根据传言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打破过这个记录。

    “我们兽皇宗也没有问题。”又一个声音传来,此刻这个声音充满了一丝的磁性,带着异性的吸引力,所有人都被他吸引了过去,似乎所有人都很好奇这么有磁性的人是谁,不过恐怕有些让人失望了,说话的是个大概是二十岁左右的男子,他的身体有些瘦弱,面黄肌瘦的,像是得了一场重病似的,整个人快要垮了一样,但是所有人都能感知到他这瘦弱的身体之内储蓄了一股不亚于所有人的力量。见到他所有人根据属下汇来的情报,兽皇宗有一个瘦骨如柴的家伙,放在人群之中绝对是普通的存在,但是这个世界是公平的,他的天赋弥补了他身体的不足,百年难遇的御兽天赋让他成为兽皇宗的天之骄子,这个普通的人有一个普通的名字常笑。

    现在三堂四宗一殿已经有二堂一宗同意了,而皇甫啸是属于皇甫殿的,由此可知他的立场也就摆明了是受皇甫乾的受意的了,所以现在几大宗门是相当平手了,当然这个殿里的不会只有这八大宗堂,但是其他宗派在这里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发言权,而他们能够坐在这里恐怕都是八大堂宗算是给它们面子的了。现在也就只有等着另外四大宗门的表态了。

    “我玄宗也没有问题,不过我宗的长老只是让我宗小辈来见见世面的,恐怕帮不上你们什么忙,而且我们长老卜了一道,说现在开启遗迹的时机还没到,不宜强求。”众人沉默了很久,等来了玄宗的人发话。发话的是玄宗有名的重剑炫浪,身后背着一把比他还大的重剑,坐在坐席之上,好像他整个人都挂在了重剑之上,不过再仔细一看时,他身后的重剑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悬住了,整把剑没有落地,而是顺着他的后背悬空。所以他也不是吃素的。

    虽然炫浪是练剑的,但是玄宗并不是练剑的,而是卜世宗门,而卜世宗门并不是只会卜卦算道,他们走的道路和多数的修士不同,他们这一道是自成一体的,换句话来说,卜世宗门并不修身,而是修魂,当然并不排除他们也修身,只是相对而言他们修魂之道远远强于修身罢了。而多数的修士只能修身,身体的强悍程度可摧山毀岳,之所以不修魂主要是因为修魂之道的功法实在稀少,久而久之修魂就被很多人看作是鸡肋了,大概是有种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感觉。

    “咯咯,只要是有利于我阴魔宗的,本少就不会反对。”话一出,一种来自于灵魂深处的腐蚀,来自于灵魂深处的冰凉之感袭来,而且话传到耳里还有几分的邪意之感。阴魔宗千邪,杀人不眨眼,据说五岁杀了自己的亲身父母,从此流落街头,看着偷蒙拐骗生存,同时也会杀人劫财,在十岁那年被阴魔宗的长老赏识,被带回阴魔宗,从此一带杀人魔横空出世,他杀人极其残忍,从不留活口,大到老人妇孺,小至襁褓婴儿。而且温和的表面带着邪气凌然的邪意。

    “不知河洛宗和魁傀堂意下如何?”不管皇甫啸如何不喜,但他还是有礼地问了两宗的意见,毕竟在这作为主人总是要客气一些。

    “我宗没有任何异议。”苏青和宋一两人各自思考了一会儿就没再犹豫,直接答应了,现在八大宗堂里也就只剩下他们了,就算是反驳也不会有任何效果,况且他们压根就没有反驳的意思,沉默一下只是故作姿态罢了。

    “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就这样定了吧!”最后皇甫啸把这事安定了下来,不过其他宗门的人却也有人反对,比如实力二流的青云宗,其宗门大弟子洛涯准备起身反驳,可是最终被身旁的老者按住了。像青云宗的类似还有不少,但却没有人敢反对,于是就这样安定了下来。

    “虽然时间已经定了下来,但还是希望各位在此答应我皇甫啸一个小小的请求,在施法攻破禁制的过程之中难免会掀起攻击的浪潮,所以到时候希望各位能够挡住这狂潮,以免祸患周围的人群。”皇甫啸是镇守这一方的殿主,在他的旗下可不希望民生难安的情况发生。

    “皇甫殿主,那些平民只不过是蝼蚁般的存在。哪里用得着你在此为他们这番,死了就死了呗,况且我好久都没杀人了。”对于皇甫啸的请求千邪丝毫没有任何的意动,反而有种嗜杀的意向。而皇甫啸听他说出此话凌厉疆场积蓄的煞气有种蓄势待发的冲动。眼中波动的锋锐慢慢地蔓延开来。

    “千邪兄,皇甫殿主也是为了皇家着想,所以我还是希望千邪兄能够同意。”皇甫乾此刻插了进来,而且听他的语气便可隐约知道他的立场了,皇甫啸和都是皇家的人,这显而易见了,同时他的语气里有一丝权势迫胁之意。

    “皇甫乾,若是不答应呢??”听出皇甫乾话里的意思,激起了千邪微澜的杀意。

    “恐怕你不答应不行了。”就在此时有人替皇甫乾回答了,这个人像是凭空出现,像是穿越虚空而来,其实是他的速度太快了,没人察觉而已,他的出现引起了众人的巨浪,所有人齐聚一堂,所有的目光看向那道人影,所有的目光带着浓浓的震惊,特别是皇甫啸和皇甫乾,整个小天殿的卫士都是他们亲手安排的,为了加强防御,可是都布置了层层的人手,而眼前这人却是没有惊动任何人就站在他们面前,这人到底是多强。一身的黑色,宽松的灰袍披身,斗篷遮住了来人的脸庞。没有人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你是什么人?敢这样和我说话?”咄咄逼人的千邪质问来人,可是对方只是静静地站着,似乎没有听到千邪的逼问,又好像被某种力量给禁锢了。

    “装神弄鬼。”千邪脸色有些铁青,右脚跺地,强大的邪意从他的体内涌出,整个人像是离弦的箭,右手两指呈夹状,向着灰袍奔去想要摘下那斗篷,而他身旁的老者脸色微变,身动想前去助阵,可是刹那间一道强横的劲风凭空出现,他整个人竟然就地静止。他是瞬间被制住了,没有任何的时间差,几乎和他得念头同步,这时候他的脑海深处浮出了两个字“苍玄”。

    &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39318;&21457;&26356;&118;&26032;&26356;&24555;&11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