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摧宇
    “没想到千回庙有这么多的凶险。”雷雨瞳此刻望着受挫众人,他才知道千回庙的凶险可怕之处,在这之前他还真的不知道千回庙真的还有如此多的禁制,这些事情真的很奇妙,在他还是平凡人的时候每当他走近千回庙的时候,从没有过如此强烈的震撼,也没有如今这么敏锐,也许在这个世界上,无知真的也是一种xing yun,那之前他只是没有办法进入千回庙,等于找不到进入的门,此刻不知道为何有了父亲输给了他的很多信息之后,他反而有些忌惮了这座庙,甚至不敢靠近他,就像是出生牛犊不怕虎一样。有些东西知道多了,心中便多了着梗塞,整日整夜地提防着,害怕什么时候会轮到自己。雷雨瞳没有离开的打算,他还要继续望着事情的发展,除了一无所知之外,也就只有当把一件东西研究透彻了之后才会没有了顾及。

    高峰之上宋一终于醒了过来,眼中所有的惊恐已经化作了暴戾,体内似有若无的暴戾快要爆发了一般,不过他的神识有些虚弱,在灰茫的铜镜空间之中他的神识消耗太大,此刻有些没站住,还好有他身旁的老者扶住,不过不知为何宋一非但没有感谢,反而看向老者的眼神也变了,他的眼中带有一丝血红色的暴戾,甚至像是在渴望着某种嗜血。

    “钟老,今日好像你没有出手帮过我,而且现在此刻你看起来挺悠闲的,信不信回去我让父亲把你也炼作尸傀。”宋一气息此刻依然还是有些不稳,但是他像是变得更加阴冷了,就算是一丝一毫的微笑都存在令人发毛的阴冷。

    “少主,老朽实在是无能为力,您陷入危险之中,老朽也是心急如焚。”宋一身旁的老者姓钟,叫钟鬽,算起来也是魁傀堂的一位长老,此刻面对宋一殷红的血色,他全身升起了一股冰凉,一时不知所措,不过宋一的话让他想起了用活人炼制尸傀的过程,这种事他也有参与过,此刻回想起来似乎还能听到那击溃仁心的恐怖的惨叫。

    对于宋一和钟鬽的对话,有很多人都听在耳里,也有很多人能够明显地感觉到了宋一身上的变化,阴狠更加厉害了。他冰冷的气息让人不可靠近,而他的变化也引来了众多之人的注意。尤其是剑一,他那双闪电般的目光飞射而来,中途和宋一的目光相撞,剑一是个冰冷的sha shou,是天杀堂的招牌,他能够从这样冰冷的眼神看出他们的情绪,此刻在他眼里,对方眼神之中有着从未有过的兴奋,杀戮,他似乎看到了一个举起冰冷屠刀,冷血无情杀意满天的兽人,又像是他看到了一片血杀的流血的平原,他是个sha shou,可是他讨厌对方这种杀意,所以他必有回复,剑一的瞳孔深处,一道雷电般的冰冷杀意闪过,同样,剑一的杀意更冷了,可是他的杀意不是嗜血,弑杀,是冰封世界,是冰冷地狱,是冻结灵魂的冰杀,他相信宋一真的会收到他给以的回复。

    而宋一似乎真的感受到了剑一眼神之中的杀意,这也是一种杀意的对撞,杀意就像是一道无形的锋刃,能够sha ren于无形,冰冷的杀意似乎让宋一有所触动,让他心神一震,身体有些颤巍巍,实在是剑一的杀意真的将他镇住了,那种冰冷他像是冬天无能为力的两栖动物,抗不了这种灵魂的冰天雪地。那种灵魂般的刺骨似乎让他恢复了一些理智,瞳孔之内的血色逐渐褪去,慢慢地恢复了正常,有些狂暴失控的灵力也被他敛于体内深处,短暂的骚动激起了层层的涟漪,不过所有的骚动很快成为了过去式了。

    “离长老,这次恐怕我们真的是白走一遭了,这座庙根本就不是我们能够动的……”在河洛宗那边,苏青将她的神识在刚才古怪的禁制之中所见所感告诉了身旁的离宫长老,以便接下来如何定夺。不过她真的是忘不了刚才神识陷入的沦区,那是一片真正的雪地冰天,片片飘飞的雪花似一片白纱,遮住了天和地,应该是它把天和地连在了一起,放眼望去,真的是分不清哪里是天哪里是地,还有高空之上升起了一轮圆日,是圆日吗?她有些怀疑,因为那圆日的光是皎洁的白色,是没有温度的,但就是圆日发出的白光照亮了她的视野,到处都是闪闪发光的世界。到处是雪花和白光的世界,以前她想都没有想过,现见到了,可是很冷,她此刻的衣装还是平常的服饰,冻得她真的移不开步伐,只能现在原地,而雪越下越大,越下越多,很快漫过他的膝盖,漫过她的腰间,这里的温度很低,她的温热阻挡不了冰冷的侵袭,很快她的双脚已经被冻伤了,冰寒的刺痛让她难忍,这里是什么地方,她不知道,只有她一个人,任凭她的呼喊,没有人回答她,也没有回应,她的声音飘得很远,好像已经到了很远的地方,到了上方的天国,可是还是没有人听到她的声音。很快她的双脚不痛了,也该说是被冻得麻木了,她也曾想过要移动,可是四周的冰雪是赶不走,她移动着,可是有一次陷落到低洼之处把她整个人都埋没了,所以她不敢再移动了,只能呆在原地,可是没有时间了,她的双脚没有知觉了,她的双脚已经是被冻住,还只能是感觉到微弱分麻木了,她有些不甘心,她不想放弃,于是她决定还是拼一次,她想还要在最后的时间里多走几步,也许她真的能够等到有人来救她,可是她的双脚可能真的保不住了,她想在尝尝双脚走动时的味道,她也不敢想若是今日能够逃生之后没有双脚的日子,缓慢地用尽任何的力量控制着双腿在雪地之下移动,这雪真的奇怪,有些松软,能够在冰雪之下移动,她的温度没有多少了,体内所有储存的热量逐渐地在减少。不知道能够撑到什么时候,一路走着她有些感慨,这个世界真的好美,飘动的雪花相互连着,像是有一根无形的线把所有的雪花连在一起,形成了一缕薄纱,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风,把它吹起舞动,像是古时候宫女起舞随着律动的长袖,真的美,美到让人窒息,可是因为它美了所以让人有些恐惧,不知道走了多少步,走了多远,她感觉自己的胸口以下已经找不到了感觉,可是强大的意志还是能够艰难地掌控着身体,她痛苦的面庞,艰难的步伐在雪地里轻抬,每一步都是泰山压顶,每一步都是铁血,每一步的步伐都无比地慢。终于她的这一步像往常一样落下,她的中心也缓慢地移向她的前脚,终于又完成了一步,她的脑海里是这样想的,也是一种放松,可是突然好像她自己踩空了,脚下是什么地方,是一处断崖,是一道深渊,是坠入轮回的通道,她不知道在重力的作用下,她不省人事,她只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和雪地摩擦,脸上传来了冰冷的刺骨,四肢渐渐地还在坠落,后来整个身体落空了,像是漂浮在虚空之中,她此刻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知觉了,现在恐怕能够移动的就只有她自己的思考,她睁开了双眼,到处是黑暗,可是她知道到处是冰冷的,是冰的世界,是冰的主宰,无尽的黑暗,她不知道自己往何处去,也许此刻的自己就是一缕灵魂,早已经脱离了她的躯体,也许是去投胎,她也曾经认为人死了之后也会到轮回之殿去,可是她脑海里的轮回之殿不是这样的。冰冷终于冻结了她的大脑,没有了思考,那种冰冷的海洋把她的意识肢解了,她现在什么也不是,她真的死了,没有思考,没有思维,就是一块死物,千百年的寂寞,千百年的冲刷,突然有一个东西在动,好像是一双眼眸,它想要睁开眼睛,努力,再努力,终于一丝久违的光亮落在眸子里,她醒了,这种感觉很远,很迷茫,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地方,像是一片阳光,终于完全冰封的记忆被一缕阳光解封了。

    听着苏青的诉说,离宫的脸色一变再变,她真的不知道苏青会经历如此复杂,恐怖的死亡过程,这千回庙到底会有什么鬼怪的魔力,能够让一个人完全沉沦在这样的一个世界。

    “苏洛女,不知你们肯不肯出一份力,一同强行打开这庙宇的禁制。”在她们们沉默的时候,皇甫乾拿着一把扇子温和地走来。

    “不知二殿下到底是严重我们如何出手?”他们河洛宗对于皇室之人都还是有几分敬意的,不过还是得问清楚,可不能糊里糊涂地跟着追风。

    “一会儿大家只要一同向千回庙发动最强的攻击即可。”皇甫乾温和耐心地解释道,而苏青她们沉思了一会儿,如果只是如此的话也未尝不可,她们也想看看禁制到底有何恐怖之处,到底是不是能够抵挡住所有人的全力一击,于是她们点头应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