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雪中血
    两个月之后,雷雨瞳已经告别所有人独自走上了武修之旅,现在冬天还没有过去,不过冬天的雪已经少了起来,偶尔只会有些许零落的雪还在飘。这里是一座白雪皑皑的森林,风在树木之间呼啸而过。在森林里就是一片无际的雪原,没有森林里的灌木和枯草,都是一片雪白,在风雪里似乎没有任何生物的生存,只有在耳旁不停呼啸而过的暴风,只有冰冷刺骨的寒霜,似乎这样的环境是没有任何的活物的,可是突然从远处悠悠地传来了一声轻轻的声音,是饥饿的声音,随之风更加地泠冽,吹起了地面的雪,突然整个天空一片茫茫的雪白,从茫茫得闲雪白里走出来一单元雪白,它是那么地庞大,身体像是一座山峰,此刻它不知道是循着什么前进,它的目光在这一片区域扫过,然而仍然只是一片雪白,似乎有些不明白这股美妙的味道是从哪里来,但是这股味道应该是从这里来的。它是雪熊,所以它对自己的鼻子很是灵敏,随着这股味道逐渐地浓郁起来它就更加地坚信了。它已经有很多天没有任何进食了,虽然它拥有厚厚得闲脂肪,能够帮它渡过这个冬天,可是肚子的饥饿让它忍不住,而且在这冰冷的雪原森林里能够活物,它也是很乐意享受这样美味,这如何让它不心动,不过现在这个活物躲藏得够深的,竟然让它没有发现任何的踪迹。不过它还有鼻子,所以这个活物怎么都是枉然。循着味道它的目光落在了一个小小的突出来的小丘,望着这个小丘它的目光变得更加地明亮,眼中的炙热更加地热烈,但是更多的是残忍,嗜血,似乎它已经能够感受到了血液在它的喉咙里流动的温暖。感受到美味的肉在它的嘴里嚼动着,它的涎液已经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于是不能用再等待了,一个跳越,直接向着小丘扑了过去,作为动物的本能它还感受到从这小丘里传来一点点的温热,它实在等不住了,肚子空空的让它更加地迫切,所以它一个纵身扑去,想要把猎物扑倒在地,两只前足拥有厚厚的天然的闪着冰冷的锋锐的刀爪,两只爪子轻轻地向中间一剪,扫向雪丘之下的生命,眼中的热烈让它更加地兴奋,可就在它以为自己稳操胜券之际变异发生了,一道没有道理的危险出现在它的心中,这种强烈的危险让它来不及反应,“嗷”如雷的咆哮之声从它的嘴里发出,这是它在高空之中做出来的本能也是能够有效的方法,它相信它愤怒的吼声能够震慑这个危险,然后有机会做出反应。而在它的吼声出现的时候地面一片厚厚的雪被抬了起来,似乎这片雪是被它的吼声抬起来的,可是这片雪覆盖的是锋利的催命的铁血。是一排被捆着连成一排的尖锐的木桩。它们没有生命,但是尖锐的木桩闪耀着致命的光芒,冰雪下的木桩呈四十五度角度而它的指向是雪熊越来的方向,准确的来说它的指向是雪熊的喉咙。不过雪熊的前足的双爪是剪着向前的,所以爪和木桩相遇,可想而知了,木桩断了,木桩没有刺进它的喉咙里,但是不是所有的木桩没有效果,它的刀爪只是剪断部分的木桩,避免了丧命,受伤还是难免的,雪从它的身上逐渐地流了下来,温热的雪落在雪地上,出现了凹陷,可是无人欣赏,也没有时间去注意。一道白色的影子突然从木排之后掀起,雪花被掀飞,飘落漫天,可是这道人影快极了,像极了一道雷霆,一道白色掠向雪熊的眼睛,雪熊似乎有些慌乱,由于本能它的头颅轻轻地摆动,于是一道悠长的什么东西从它的面目之前划过。而那道白色也终于落地。“嗷”愤怒的咆哮嘶天裂地,它转过头目光中的仇恨熊熊的燃烧,眼中的嗜血似乎是它对这片天空的誓言,他在要毁灭了这道白色一般。

    这道白色终于落地,是一道白色的人影,刚落地他直接又是就地一滚,这一滚似乎是多余的,因为雪熊并没有立刻扑过来,但是他真的不敢冒险,因为若是雪熊哦扑了过来而他有没有这么一个动作那么接下来的肉搏死的可能就是他。也转过身来,眼睛紧紧地盯着眼前的雪熊,双脚微屈,身体紧绷着,脚下关节出的经就像是一根弦,如果雪熊有什么快速扑过来的意图,他能够突然地弹起避开。他的面庞显得很年轻,甚至有些太年轻了,此刻他没有了往常的那般可爱令人怜惜。他脸上的坚毅之色使他更加地冷冽。他就是雷雨瞳两个月之前他选择了离开,他不想在叶家镇开始他的修行之路,因为那里真的拥有一颗透明的心那里永远都是那么纯净,他有些不忍心在那里把自己的路开始,另外那里有他太多熟悉的人,若是在那里开始,会带给很多人不便,以后也可能给他们带来麻烦,所以他离开了,他要从另外的地方开始他的武修之路,于是他赶了两个月的路,但是这两个月的路不仅仅是赶的,而是作为他的起始,在这两个月里他逐渐地展开他的战斗天赋,那时他是感气境三重顶峰,现在仍然是,在两个月里他战斗不下五十次,他还记得他第一个战斗的对象是一只普通的雪狼,那是一只老了的雪狼,它老了,已经没有了为整个狼群服务分能力,所以它遭到了整个狼群的抛弃,而它现在真的很饿,它此刻也是没有办法,它的牙齿已经缺了很多,它老了,体力不行了,它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或者说如何活下去,它没有食物,它不能去和那些年壮的狼抢食物,那样它会被咬死的,不过很幸运它遇到了一个年轻的少年,他一个人走在路上,它能够看得出来他走了好几天的路,所以它本能地认为他现在应该很是疲惫,所以他要等待,等到他先倒下它才有机会。而雷雨瞳也发现了这只狼,但是他也没有动,因为他这是第一次面对如此恐怖的野兽,他没有经验,他不知道如何把它杀死,所以他没有动,所以接下来的几天里他活在不安里,心中忐忑让他有些恐惧,他不得不时时警惕着这只狼,他不知道只有这么一只狼跟着自己,都说狼是群居分吗?他现在没有仔细地往下想,他只是想着如何防备着狼的偷袭,反而忘了如何杀狼。不过这种对峙迟早是被打破的,那是一个黑色的夜晚,晚风冷瑟瑟地吹,吹疼了人的面庞,那只狼有些忍不住了,它真的很饿了,它现在上下可以说只有一身的皮和陈旧得很的骨头了,一点脂肪都没有了,现在它体内的能量已经用完了,要是不再行动,它就算不被饿死也得被冻死了,它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年轻人到现在还有那么多的体力,它偶尔能够看见那个年轻人吃着东西,它有些不解或者是不懂人类的世界,为什么那个人类身上没有任何食物,他的食物是从哪里来的。它等不起了,所以今天晚上是它的最后一次等待,等到过了今天晚上,要么它有吃的,明天还活着,要么今晚它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天幕来了,开始幽暗,它躲在一个比较凹陷的雪坑里,这样它才感觉不太冷。

    今那晚雷雨瞳同样也是不安,不知道从何而来,他扫射了四周,没有发展任何异样,所以他准备上树睡觉,身后有狼所以他只能在树上休息,这样才有安全感,他轻轻一跳勾住了树干,他的手臂轻轻地用力,整个身体在他的手臂力量之下开始迅速地上树,可是突然之间他听到了一样,是什么东西踏在雪地里的声音,这声音急促,兴奋,充满了某种希冀,他上树的速度快,可是这脚步更快,一道黑影突然跃起,张嘴一咬,咬住了他的大腿,一道撕裂的疼痛聪他的腿部传来,现在他还不是真正的修士,因为他还不懂得战斗,作为人他本能地松开手然后坠落,屁股落地一种难受的一样传遍全身,还没有来得极站起来,突然他看到了一张嘴,这张嘴极喘息些,他感受到了有些温度而恶心的味道,他看清楚了这是狼嘴,然后这张嘴突然那么可恶起来,嘴里流着口水,他也看到了它眼中的希冀,它的嘴咬了下来,目标是他的喉咙,他痛苦着,慌乱着,他突然意识到他不能死,所以他施展出了最赖皮的招式,他克服住了腿上的痛苦,以一种极快的速度,这种速度比狼快,虽然他的战斗意识还是普通的人,但是他的身体本能超越了普通人,所以他克服腿上的痛苦直接来个剪刀腿夹住了狼的整个腹部,接着他的手动了,在最危机的时刻他第一次显示出了冷静,显示出了化解危机的渴望,所以他的手动了,双手一种比狼咬下来的速度还快的速度用他的肘部抱住了它的头,然后身体像蛇一样用力一个翻身,老狼身体不支突然倒地,而他紧紧地夹着狼的脖子,狼嘴突然快咬到了他的脖子,这种事他绝对不能让它得逞,于是他突然扭肩把肩送到了狼的嘴边,他用自己的肩堵住了狼嘴,防止它再次离开他的肩,而他的腹部突然升起了疼痛,是狼的两只前爪正在刺入他的肉里,不过幸好狼的爪子有些钝了,所以不是很锋利,而他用最快地速度紧紧地夹着他要弄死这头狼,他不能松手,他的肘部正在狠狠地用力,他要用自己最强的力量杀死的他,他的眼中透着疯狂,他要在它弄死他之前弄死它。“卡”忽然之间什么东西碎了,可是他仍然没有松手,知道他感觉到自己肩膀的疼痛逐渐减弱,腹部的狼爪停止挠动,被他的身体锁住的狼身停止了挣扎他这才松开手,当他站起来整理战场的时候他才发现狼的脖子已经被他完全夹断了,甚至夹碎了。那天晚上他有些痛苦,并且意识到了自己的懦弱,于是他开始改变了,有了教训,有了和死亡凝视的经历,他不再退却,于是从那天晚上起,他逐渐地强大起来,他也逐渐学会了自保和杀生,他懂得了利用天时制造机会。今天他再次遇到了。来到这里他就发现了周围有雪熊活动的踪迹,刚才他的那一刀原本是要刺瞎雪熊的,没想到雪熊慌乱之中竟然躲过去了,不过没关系。雪狼逐渐地转过身,仇恨的怒火中烧让它变得有些疯狂,这时候雪狼的眼眉之处很近的地方出现了一道道长长的血痕,血痕很长几乎贯穿整个面部,血落在地面,形成了红红的印记,像极了梅花,那么地灿烂……

    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