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血斗
    雪地,雪熊,似雪一样的人,雪熊的面目有些狰狞,它的面目带着一条血痕,有些恐怖,眼中尽是仇怨,它本来以为雪丘之下是一头美味的野猪或者一头雪狼什么的,没想到一个白色的影子掠过,它已经受伤了,望着前方的人影,感觉到了危险,它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类娇小的身体会隐藏如此浓重的危机,不过它一定是要把眼前的人类咬死的,这是它坚定的信念,而且它很饿,有了眼前的食物,它就可以不用这么饿了。雷雨瞳一身的雪衣,冷风吹来,吹散了他的头发,感觉迎面而来的等有些冷。望着眼前的雪熊,他还是有些紧张,他的手中是一把短刃,短刃很干净,没有一丝的杂物,很亮,渴望着嗜血。他手中的短刃握得更紧。警惕着雪熊,雪熊比他自己要强大得多,所以想要赢得这场雪斗不容易,不过他不会退却,四处是空旷得空间,没有任何的丘岭,所以更加没有任何躲藏的地方,所以现在是一对一,直到有一方倒下为止。“嗷”终于有一方打破了沉默,雪熊等不及了,它脸上的血痕很深,血还在流淌,所以它不等了,伸着长长的脖子,巨大的盆口向着雷雨瞳咬来,直接咬向他的脖子,这是所有雪熊或者是食肉动物的基本常识,雪熊的速度很快,雷雨瞳整个绷直的身体像是一张强大的弓,瞬间犹如离弦的箭向前一滚,他现在很冷静,并不是送死,只有这样他才能完全地躲过雪熊的捕猎,于是他向前扑去就地一滚,由于雪熊高大所以正好从它的底下划过,可是突然之间他感受到破空之声袭来,是雪熊的刀爪,雷雨瞳忘了雪熊还有两只如刀锋利的刀爪,现在此刻躲闪已经来不及了,情急之下他手中的短刃在空中交错,已经换做另一只手握住短刃,短刃向着那只刺来的刀爪刺去,雷雨瞳没有用眼睛看,他能够感知到这刀爪传来恐怖的力道,这只刀爪的底面是厚厚的茧,要刺破这一层厚厚的茧谈何容易,不过所有得东西都会有它的弱点,这么强大的刀爪也不例外,他能感知到这厚厚的茧有一些纹路,好像是以前受的伤,这道纹路很薄,但是它被雷雨瞳抓住了,所以他手中的短刃一直向前,刀爪相接没有金属般的碰撞,雷雨瞳突然感觉到恐怖的力道从他的手臂传来,接着恐怖的力道落在他的手臂之上,然后感觉巨大的痛苦传来了,好像是骨头碎裂了一样,接着就是他的手背,他的手背好像被割开了,一道暖流从手上滑落,一阵冷风吹来,手背上一阵刺骨的冰冷。他果敢地松手,因为他也拔不出来短刃,索性松手,就地一滚他站了起来,立即转身再次一滚,这次再次滚回雪熊的胸膛之下,一切都是如此的顺畅,快得连接顺畅,他的另一只手中出现了又一把短刃,此刻他正好滚到雪熊的肚子之下,他手中的短刃毫不留情狠狠地插向雪熊的肚子,““嗷””肚子上的痛苦让雪熊开始疯狂,就在此刻雷雨瞳忍住疼痛,握住短刃的手臂同时不松手,另一只受伤的手在地面一拍,他的整个身体从雪熊的胯下滑了出去,而插在肚子上的短刃也被他带住,于是雪熊的肚子到它的臀部下方留下了一道更加深的血痕。滑出去的雷雨瞳立刻保持住原来的状态,身体同样紧紧地绷着,双腿也微屈,像是等待放手的离弦。他的左手已经被雪熊的刀爪画出一道长长的血痕,从肘部到手背,不过他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他得一把短刃还插在雪熊前爪的爪底,为什么它没有拔出来,那是因为留在上面会让雪熊更加的痛苦,它的前爪是会落地支撑它的身体的,而也就是因为如此它的前爪因为痛苦而影响速度,就像是一个人得脚板底插上一根钉子一样,落地总会在肉里搅动着,痛苦会让它分心。

    从他已经滚出了雪熊的身体范围的时候他也没有就此罢休,乘着这个出其不意的时候,脚下有快速地翻滚一个,然后右手立刻从戒指里掏出准备好的另一把短刃狠狠地插在雪熊的肚子上,雪熊的死很厚,虽然这样并没有立刻杀死它,但是这并不是徒劳,想这种巨大身体皮又厚的雪熊他根本就没想过一击致命,他要做的就是放血,并减弱它的速度。雷雨瞳的喘息声有些急促,这么快的速度,这么大的攻击强度让他自己的身体有些疲惫,目光望着眼前的雪熊平静到了极致,两个月以来的生死历练已经让他聪生涩之中蜕变出来,他不再是那个面对老狼而慌手无措的少年,现在他的战斗意识已经开启,他知道如何应对,如何节约体力,所以他坚信他不会倒下。而眼前的雪熊正如雷雨瞳遇见得那样,雪熊的前足插着一把短刃,它的那只前足不能硬实落地,只是另外三只足帮衬着,“呼呼……”,从雪熊的喉咙里传来了一种极具威慑力的声音,眼中更加地猩红,它的凶性彻底被激发了,它看起来特别凄惨,前足,面部,还有胸部,全都是一片血红,它的毛发被染红了,血像是一道小小的水流一直流着,一下子雪熊站得地方已经被血水融出了一道小小的沟壑。突然那雪熊的前足突然实实在在的落地了,它开始一步步向雷雨瞳走来,并且没有了任何受伤的感觉,不过它受伤了的前足落地的地方血水更多了,它胸部的伤口的血水流的更加地快,它滋着牙透出暴戾的凶性,眼中露出了其它凶兽的坚毅,到底是在它的血流光之前杀死这个人类还是咬死这个人类,不知道,雷雨瞳也低估了这头雪熊的凶性,它竟然忍住了前足的疼痛也要保持着它的速度,看来它是准备快速地杀死自己了,雷雨瞳也没有后退,手中的短刃握得更紧。

    “嗷”雪熊以鹰隼一般的速度冲来,它的凌厉的牙齿,刀爪闪着锋锐,它的目光紧紧地盯着眼前的人类,似乎要看清楚他的移动轨迹,而雷雨瞳也紧紧地盯着雪熊的眼睛。突然他一个转身,他白色的衣衫突然离体,落在他的手中,手中是他最外面的一件外套,是一件皮衣,是他亲手用白色的布和这几天获得的兽皮缝制的,望着疾速而来的雪熊,他手中的衣衫轻轻地向前地一丢,白色的衣衫像是一块白色的布遮住了雪熊的目光,就在这一刹那,雷雨瞳动了,以白色的衣衫遮住了雪熊得目光作为掩护,他突然向一旁掠去,然后脚下犹如一根弹簧弹起,左手忍住疼痛向空中一抓,抓住了雪熊得毛发,劲道出来,顺着力道他伤了雪熊的背上可是雪熊也不是一般的野兽,它的刀爪突然向着空中一会,它也感受到了它的毛发被人抓住了,所以刀爪向着空中划破,划破了雷雨瞳的大腿,忍住疼痛,雷雨瞳翻上雪熊的背上紧紧地抓住它的毛发,无论雪熊如何苦苦地要把他摔下来,他紧紧地扣着手中毛发,手酸了,软了,他还是没有放手,像是牛皮糖一样任雪熊怎么摇摆他还是没有脱离,没有任何地办法突然之间雪熊整个身子突然站了起来,像是一个人一样然后它开始后倒,这样就可以砸死这个人类,它大概事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而雷雨瞳的目光流转,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他借助惯性,像是荡秋千一样,拉住雪熊的毛发荡到了空中,他在空中保持住了平衡,他的机会来了,此刻雪熊的整个胸膛展现在他的面前,空中的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手中的短刃,嗜血的光芒大盛,手腕轻轻地扭动,全部的力道灌入短刃,比空中的鹰隼速度还快,通过那道已经刮开的血痕,目标是雪熊的心脏。它的皮已经被一刀给划破,此刻这一刀就是通过划开的伤口进入,这样就顺畅得多了,他还是有些不放心,于是凌空再次取出两把同样的短刃对准着飞出的短刃射去,“吱”地一声刀从伤口进入,血流飞溅,形成了一朵朵极其娇艳欲滴的血花,前一刀刚入,后一刀就随之跟上,“当,当”的两声,是金属碰撞的声音,后一刀的刀尖撞在前一刀的刀柄之上,把最前面的一刀送得更深一分。“嗷”无比的疼痛感传入了雪熊的大脑,嘴里发出疼痛的狂啸,用来宣泄它胸口之处传来的痛楚,仰天倒下的身躯笨重地想要站起来,可是它的四肢越是挣扎,越是想要站起来,刀子在它的心脏上搓得越疼,所以它始终没有站起来,只能倒地挣扎,就一直挣扎着,等待着死亡的来临。而雷雨瞳落地站起,身体的力量已经用尽了,他手上的酸痛之感更加地剧烈,他四肢更是乏力,大腿上的伤口,手臂上的伤口,都让他行动不便,心中的无力让他更加地劳累,所有的过程都是经过他周密的算计,他他此刻也没有意识饭自己的算计能力如此之强,几乎所有的大致过程都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只是在一些较小的细节上他忽略了,比如他会受伤,会乏力等,他没有把自己的体力算进去,这是他的缺陷,此刻的疲惫让他不想动,损失此刻再来一只老狼,恐怕他也不一定是对手了。雪熊逐渐地失去了力气,就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有还在呼呼地喘息着,它的瞳孔有些泛白,努力地睁着眼睛,似乎它有些不甘心,不甘就这样闭上眼睛,很可惜现在它动不了了,它的生机逐渐随着心脏得疼痛而流逝,它的肢体正在变得僵硬不堪。最后它只能闭上不甘的眼眸。望着已经断气了的雪熊,雷雨瞳这才慢慢地靠近,他现在需要补充体力,虽然他还有干粮,但是干粮不如这头雪熊的鲜肉有能量,而且这熊皮很好,可以拿到一座小镇换些银子。

    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