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雪寻路
    早上是另一天的启程,路依然是路,昨晚的脚印始终没有消失过,只是被掩盖而已,走了的人也不再回来,还在的人心怀着走了的人,然后就静静地在着,不哭不闹,不言不语,旧的人不在了,就遇到了新的人,像是位置的替代,可是人还是不能替代。当一缕晨光照在每一个人的脸上,感受到脸上传来的暖意,那该是充满了希望,当睁开眼睛见到另一天的世界的第一眼那该是多么静好,可是她没有,冬天里没有光,就算有,冬天的阳光也都是冷的,她也好久没有看到这个世界了,她的世界是灰色的,昨晚开始她不再听到熟悉的脚步声了,她能够隐约地知道了一些事情,她真的不敢想,她一直都是那样不谙世事,只是幽谷里远离尘世的幽莲,她不懂得幽谷之外的世界,当有一天幽谷不再是幽谷,那片天不再是纯净的天,而是纯净的幽莲来到了浑浊的红尘,她该如何走下去,不知道,现在她仍然能够嗅到那一道熟悉的味道,可是她知道他不是他,他只是一个相似的人而已,她现在有些想他的二哥,大哥,还有爹和娘了,没有他们在身边她有些不安,有些害怕,她特别希望有二哥在身边,从小二哥是她的伞,总是在雨天里给她撑开一顶结实的大伞,她安静地躲在伞下,好想念,想想现在,她仍然没等到大哥,如果二哥在他应该带她去找大哥了。风从洞口的缝隙里吹了进来,正好吹在他的脸上,她感觉有些冷,忍不住用小手轻轻地在脸上揉一揉,这样才感觉暖和一些。这时候雷雨瞳也感觉到了林桐已经醒了,他昨晚上一直这样地坐着冥想,警惕着洞外的动静,见到林桐已经醒来,他也不再冥想,于是拾起角落里的柴火放在昨晚上的火堆上,手上的打火石轻轻地碰在一起,火光渐渐地暖了整个山洞,虽然说雷雨瞳不怕这天寒地冻,但是他知道作为一个普通人林桐是受不了这冬寒的,靠在火堆旁谁也没有打破沉默,平日里雷雨瞳也不太擅长和陌生人搭话,他们只是相对地坐着,就算想出了什么安慰的话,他也不知道如何说出口,他知道此刻她正处于十分敏感的时候,若是说了一些不妥当的话反而不好。

    过了一会儿,火堆旁边串着一块新鲜的熊肉,这熊肉是他昨天刚割下来的,现在也新鲜,正好当做早餐, 他烤肉从来都不是用火苗烤,而是放在一旁借住火子较高的温度烤着新鲜的肉,用火苗烤肉容易烤糊而且容易变黑,所以用火子烤是最明智的选择, 过了一会儿熊肉上慢慢地渗出了油来,一股自然的香味散发出来,这种香味不是人类调出来,而是一种自然的肉香,闻着肉香,雷雨瞳有些流口水了,他从小就学会了做饭这些活,他当不了正宗的厨师,但是他会选择自己喜欢的味道来调口味。“好香啊!”旁边的林桐今天终于说出了第一句话。“马上好了,多等一会儿吧!”雷雨瞳轻声说道,然后静静地继续翻转烤肉,让它熟透,烤肉上滋滋不停地渗出热气腾腾的油,这种天然的肉香味更加地浓郁。“对了你吃辣的吗?”雷雨瞳又问了一声。“吃”然后雷雨瞳从他的空间戒指中取出了一点辣椒,辣椒已经被他磨成了粉,用手抓一小撮撒在烤肉之上,然后又撒上了一些盐,味道更加地浓郁了。“我哥呢?”林桐有些小心翼翼,有些害怕,像是鼓足了勇气才问了出来,雷雨瞳沉默,他现在也不知道现在林易是什么情况,但他可以肯定他现在的情况很不好。“吃完烤肉,我带你去找他。”沉默了一会儿,终于说了出来一句好话,然后他继续烤肉。

    “好了,给,小心烫,还是我撕给你吧!”雷雨瞳一句话转了好几个弯,短刃开始慢慢地切着烤肉,然后放在一块洁净的木片之上,等到温度差不多了,雷雨瞳这才把木片递给她,让她慢慢吃,而他也自己吃了起来,雷雨瞳对于自己的手艺还满意,因为他吃得很香,味道也不错,多来几顿他大概也不会觉得腻。很快吃完了,雷雨瞳也不再停留,他知道她有些等不及了,因为她并没有吃多少,所以他开始用站起身来,准备离开,他的伤口昨晚上已经开始愈合, 今天可以勉强不用木杖了,不过还是不能剧烈运动,否则的话伤口还是会裂开,他们两道人影,一个走在前面,一个跟在后面,一个是伤员,一个看不见,所以他们之间用一根短木相连着,不过这样林桐还是有些不便,因为脚下的路不平,而且不知道脚下还有什么东西,此刻雷雨瞳终于知道什么叫心力交瘁,最后他还是把林桐背在背上了,因为这样更快一些,开始的时候林桐还是有些抗拒,不过还不等她拒绝,雷雨瞳直接把她送到自己的背上了,背上的林桐有些反抗,她从来没有被一个陌生人背过,此刻被雷雨瞳强行地背了起来让她有些反抗,可是她的力道实在撼动不了雷雨瞳有力的背脊,所以只好悄悄地躺在雷雨瞳的背上,最后竟然直接把小脑袋藏在雷雨瞳的身后躲避迎面吹来的冷风。雷雨瞳忍受腿上传来的些许痛楚,慢慢地前行,不是他不想走慢,而是他需要找路,昨晚上的大雪几乎把雪中的痕迹淹没,他只能根据一些不起眼的线索找到昨晚的路线,在寻路的精力他花了大半天的时间,最后他背着林桐来到了一道悬崖旁边,他望着前方的悬崖有些发愣了,他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了方向,不过他不得不相信,因为悬崖边上插着一把短剑,这把短剑他有些熟悉,因为他见过,这是昨天晚上的事了,那时候他出刃的时候他就发现了林易腰间的短剑,那时候他出手快他没有来得及拔剑。来到悬崖旁边之前朝着悬崖一看,有些触目惊心,悬崖很高,可以说是深不见底,这不太向悬崖,但是像是一座深渊,因为四处都是陡峭的崖壁,找不到下悬崖的路。“怎么了?”背上的林桐一直注意着雷雨瞳的速度,虽然看不到,可是她的耳朵很灵,所以她也能知道前面似乎有什么东西挡住了去路。“不用找你哥了,他再也回不来了。”雷雨瞳的声音带着颤音,而且他的音量很小,几乎被风淹没了,可是它的耳朵太灵敏了,轻易捕捉到了空中的讯息。“不会的,不可能的,大哥说他会回来接我的,不会丢下我一个的……”林桐听到这个消息,泪水在她的眼眶里汇聚,蓝色的眼睛更加地汪汪,她整个身体开始颤抖,同时她觉得自己的体温在下降,头忽然有些眩晕,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已经碎了,眼泪再也止不住,像是洪流不停地泄着。她的世界真的崩溃了,刚才她把雷雨瞳的话听懂了,她全部都懂了,于是她的世界崩塌了,当她知道大哥再也不会回来了之后,她的世界真的崩溃了,昨天之前她还有大哥在她的身边,所以她知道爹和娘,二哥还在,他们会来找她和大哥的,所以她一直相信着,此刻大哥再也不回来了,她的世界崩塌了,梦碎了,她哭着,不停地落泪,她想起了二哥的话,“只要有二哥在,二哥会永远是你的眼睛。”现在她的眼睛不在了,她真的不会看到这个世界有多美了。这种崩溃的事情发生在她的身上,让她柔弱的身体承受不住,所以她此刻瘫倒了,无力地伏在雷雨瞳的身上。

    “放……,放我下来。”过了好一会儿,她不知道怎么积攒的力气,终于要雷雨瞳把她放了下来,她双脚着地,差点没有站住,是雷雨瞳轻轻地扶住了她,她感受着迎面来的风,她向着前面地走了两步,脚步颤巍巍。“不要再往前边走了,前面是悬崖。”雷雨瞳立刻拉住了她,因为离落崖很近,他有些害怕她真的会跨过这道界线。她没有再向前,突然双膝追地,落到雪地里,凹陷下去形成了两个印记,然后她的泪水划过她红红的脸颊,形成了水沟然后落到了雪上,随着越来越多的泪水,有点像水滴石穿,面前的雪上出现了两个小小的较深的雪洞,一旁的雷雨瞳望着她单薄的身体,他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了一件兽皮缝制而成的衣裳盖在她的身上,然后用手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以示安慰。

    “嗯……”突然林桐抱住雷雨瞳倒在他的怀里大声的哭泣,从昨晚到现在雷雨瞳第一次见她大声地哭泣,虽然她每次都掉眼泪,可是这一次确实让她彻底崩溃了,所以她才这么大声地哭泣,渐渐她的声音逐渐地没去,最后消失了,雷雨瞳把她扶了起来,原来她睡着了,看来这几天她真的很累了。雷雨瞳轻轻地把她抱了起来,然后回山洞去了。

    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