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收服
    “这火焰是冷的,这到底是什么火?”雷雨瞳突然心中震惊,这燃烧的火苗熊熊焚燃,可却是冰冷得可怕,而且这种火焰竟然拥有夺人心魂的能力。要不然的话这小狼这么变得如此冷酷,像是冰冻了千年的玄冰,不懂世间何为情绪,风更加冰冷,突然之间空间出现了雾气,转瞬间变成了冰屑,顺着短刃冰封很快蔓延,一种刺骨的冰冷从雷雨瞳的手臂传来,也就是这短短不到一个呼吸他的手已经冰封,然后他感觉到自己手中的血液停止流动了一般,然后变成了麻木,没有了知觉,不过他不可能停下,忍住所有的痛苦,钻心的痛让他的头皮发麻,让他的眉头紧皱,冰冷的天气让他汗如雨下“叮”一声清他手中的短刃落下,被冻僵了的手上覆盖着冰冷的厚厚的冰,在他的手指之上形成冰锥,而小狼没有情感地站着,像是一个机器,又像是一根燃烧的火柴,等到燃光了物质就灰飞了一样,它任随自身的火焰熊熊燃烧,它没有再躲避,而它眉头之处的银纹突然动了一下,尔一滴血滴流了出来,像是汗滴,在次动了一下似乎只要在加一把劲那银纹就能裂开了一样,随着银纹的颤动,雷雨瞳更加地不安,他要阻止,它的手腕没有知觉了,可是他的手臂还有力量,手臂带动着手掌之上的冰锥向着小狼劈砍而去,“塔”地一声雷雨瞳手掌之上的冰锥狠狠地拍向小狼的脑门之上可仍然没有任何的意动,似乎这样也影响不了那道银纹裂开的趋势,突然那银纹突然形成了一个极其狭小的缝隙,似乎聪这道缝隙里射出一道冰冷的死亡气息,雷雨瞳更加地心神不宁,在那道银纹之中他似乎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而且他能够感受到正在有一道极度恐怖的攻击在酝酿,若是这道攻击被释放出来他十有**就得死了,于是他朝着小狼的脑门拍下的频率更加快了,而此刻小狼眼眸深处露出骇然的痛苦,还有一种被极度羞辱的怒气,恼怒之意更加地浓郁,没有想到它堂堂的狼王竟然在这种情况之下被人活活地扇了耳光,而这道恐怖的攻击竟然快要迸射而出,雷雨瞳眼中更加地想有中骂娘的冲动,这是他第一次感到烦躁,眼前的危机似乎他运用了所有的方法都消灭不了,难道他就这旺等死,他眼中的狠辣之意突然大盛,既然停止不了那么我要让你也生不如死,于是他左手中的短刃直接被他放弃,然后他的左手想着站住的小狼抓去,似乎小狼的这种异能施展就不能动弹,所以雷雨瞳忍住手中传来的痛楚,很容易地把小狼抓在手里二话不说再他的手臂失去知觉之前直接把小狼得头颅往着地面就是一搓,不光是这样他直接把小狼的整个头颅往旁边的泥沼就是一戳,然后把它的头部直接按在泥沼里,不过那种冰冷太邪门,就怎么一瞬间的事那泥沼酒已经形成了一片冰泽,不过雷雨瞳更加地不肯放过,他再狠狠地把小狼的身体从冰泽里拔地而起,然后再往另一片泥沼里按,不到两个呼吸的时间,已经有十多处的泥沼被冰冻成了冰泽,而小狼的头部的毛发更变得丑得不堪入目,一头都是脏兮兮的泥土覆盖,原本白色无暇的绒毛变成了满身是泥的土鳖了。不知道是不是雷雨瞳实在有些失去了理智,还是什么原因,他竟然没有发现被他提在手中的小狼身上的火焰已经熄灭了,而雷雨瞳更加地不知道此刻小狼的世界里充满了怎么样的怒火,它也是因为雷雨瞳对它所做的举措失去了理智,它满腔的怒火不知道往那个方向发现,虽然小狼已经在施展异能得那一刻失去了生物的任何气息,但是在它冰冷的外表之下还是由它的理智操控的,由于某些原因,在它施展异能的时候是动不了的,不过它认为就算它不能,凭借它自己的肉身之力也这个人类也不会对它造成任何的伤害,而在雷雨瞳朝着它的脑门就是痛击的时候,它就已经恼羞成怒了,自己在狼群里享受的是什么待遇,那里有如此狼狈过,别人每天都是毕恭毕敬地侍奉自己,现在这么遇到这个可恶的人类,不过那时候她还保存着理智,为了胜利,我一定忍住,我早忍辱负重,小不忍则乱大谋,只要施展秘术成功必定让我的子民分他的尸首,让他的尸骸曝日,让他的灵魂难以安息,所以小狼一直在它的意识里这样提醒着自己,这样的它似乎找到了某种精神的寄托,所以在雷雨瞳接下来对它脑门狠狠拍击的事它就全当没看到,似乎它能够拥有老僧坐定,静看云起云落的心情,它在心里嘲笑着雷雨瞳,而此刻它的异能也将完成了,随着攻击的完备,它心里默默地开心着,人类你给我等着,我忍着疼痛施展强大的异能,我一定我加倍地讨回来。不过它实在没想到的是雷雨瞳接下来的行动让它滔天发怒,它自认为自己能够坐在这个狼群里的王一方面是因为它拥有独特的异能,天赋异禀,另一方面它就是拥有一副令所有狼群羡慕的容颜,在人类的世界观里就是一个玉树临风,仪表堂堂的公子,所以它也以自己的容貌为骄傲,于是接下来的雷雨瞳的动作让它死的心都有了,所以它崩溃了,愤怒了,它咬牙切齿的痛,我的容貌啊!它再内心大声的怒吼,住手,住手,快住手,它心里如此地暴怒,可是听在雷雨瞳的耳里却是轻声的“呜呜……”声,像是乞求,更像是一种一条狗的哼叫声,不过雷雨瞳没有理会,继续着他的动作。而怒意达到了极点的小狼已经分不清什么是主要的,什么是次要的了,所以它停止了继续发动异能,滋着牙齿向着雷雨瞳就咬去,可是它才刚张嘴,雷雨瞳酒直接把它的头部没入可泥沼之中所以它嘴里是满满的泥土,泥水顺着它的嘴里进入了肚子,它此刻感觉天昏了,地暗了,天地发生了翻转,一片混沌,分不清哪里是明,哪里是暗,耳朵里更是嗡嗡地鸣响,当它清醒过来的时候,雷雨瞳正眼咪咪地看着它,而雷雨瞳也不等它反应过来,直接左手提着,右手直接向小狼的两颊扇去,像是一个小孩子被扇巴掌一样,扇着小狼巴掌,雷雨瞳现在解气,也平静了许多,它本来以为这次他可能重伤了,没想到这小狼忍住了他扇它脑门,竟然没忍住他把它的头往泥沼里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那道强大的波动已经隐去了。看来它并没有他想的那般强大还是要有弱点的,也正是这个弱点雷雨瞳这才死里逃生,此刻扇着小狼突然有些得意,不过他还是不敢掉以轻心。

    “嗷……”扇了一会儿,雷雨瞳终于停下了,然后缓过气来的小狼突然滋起牙齿想要要雷雨瞳的手腕,不过雷雨瞳眼疾手快,“啪”地一声直接又扇了一巴掌过去,把它的嘴巴打得歪到了一旁,小狼心里感觉更加地屈辱,在它歪头的那一瞬间它看到了围在周围的狼群,它们眼里似乎有着不一样的光芒,有些迷茫,有些心疼,似乎有些疑惑这个平常里无所不能的王竟然被这个人类如此的羞辱,真是我们狼族的耻辱,或者是它们因为自己的受到这样得虐待所以同情,此时此刻小狼的心情更加地复杂,似乎今日的真是丢了它们狼族的威名,而且它感觉自己也没有再当它们往的资格了,而这些都是源于这个人类,所以她心中更加地愤怒,咬牙切齿地望向雷雨瞳,“嗷呜……”这时候狼群突然从震撼的情绪之中走了出来,在刚才的过程之中实在让它们触目惊心,让它们忘记了嚎叫,忘记了向前支援,现在才从骇然中惊醒,随着一只老狼的低吼,所有狼群突然要向雷雨瞳飞奔而来。“噌”的一声雷雨瞳拔出了插在在地上的结冰的短刃,“让它们都退去,要不然我马上阉了你。”雷雨瞳话语坚定,口气不容置疑,说着他手中得短刃比划着,慢慢地移向了小狼的胯下,而小狼似乎是条件反射一般突然夹紧了胯下,眼中尽是不甘之色,不过最多的还是无奈,痛苦,似乎雷雨瞳真的是让它小小的心灵受伤不少,一双泪汪汪地望向雷雨瞳,像是要讨得她的怜悯,“不要给我装可怜,我可动手了。”雷雨瞳说着做个准备动手得姿态。“嗷呜……”雷雨瞳吓得小狼突然张口一声长嚎,长嚎之中带着某种讯息,而且有些滑稽的是小狼的嘴里还含有泥垢,是刚才它吃进嘴里的泥,而狼群在这声长嚎之后突然停了下来,然后低头地等待着,似乎要等待它们的王归来,或者等待下一道命令,而雷雨瞳望着狼群的反应有些怔住了,同时雷雨瞳望向被自己提在手中的小狼更加地明亮,他也没想到这手中小狼的灵性如此之强,而且像是拥有了孩子般的智慧了,这让他有些难以置信。“嗷呜……”而随着小狼突然又一声长嚎,长嚎带着一抹的决绝,不舍,还有痛苦,接着狼群突然开始往着外围走去,时不时地还往回看,眼中特别是一些年老的狼,它们看向的眼神之中带着慈爱,带着不舍,带着所有应有的情绪,像是它们是跟着自己的孩子道别。“嗷呜……”被提着的小狼又是一声长嚎,这次有些凄婉,像是永远的绝别。最后所有的狼群都消失了,消失在黑暗的雪原里,只能依稀地听到远去的步伐。做完一切,小狼抬头望着雷雨瞳,它的眼中是平静,像是败阵的君王,等待着自己的裁决。“我不杀你,可是你要留在我的身边。”看着小狼的眼神,再联想刚才的场景,雷雨瞳似乎读懂了它的心事。“不过若是你有什么反心,我不介意立刻结束你的性命。”突然雷雨瞳转折,饱含杀意。说完雷雨瞳提着小狼向着林桐走去。把小狼放下,小狼低头低来到了林桐身边,它躲到林桐身后,警惕地望着雷雨瞳,眼中带着的更多是惧意。

    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