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破境
    黑森林的一个比较宽敞的洞穴之内,雷雨瞳盘坐于地,这个山洞在十几丈高的峭壁之上,他找了很长时间才选定了这个地方,这个洞穴位于峭壁之上,能够到达这里的妖兽很少,偏僻不容易被外界打扰,而且这里也不是黑森林的深处,还是属于外围和核心的一个交界的地方,不会引来强横的妖兽,盘坐的雷雨瞳双目微闭,面色祥和,他的脸色依然犹如从前那样俊逸,可是他的肌肤不再像以往那样水嫩,反而多了一些钢铁一般的强壮,眉宇之间似有若无地闪着一起英气,而且此刻他的脸庞充满了坚毅,周围无形的灵气正在逐渐地汇聚,形成一阵漩涡一样的风浪向着他涌过去,随着漩涡的疾速,雷雨瞳的面色逐渐地凝重,刚开始的时候眉头还如往常一样,后来他的眉头逐渐地紧皱,形成了一团,而且他身体忽然形成了一股无形的气浪,炙烤着周围,旁边的泥土的水分开始蒸发,苔藓开始枯萎,他原本凝结的汗珠也突然地蒸发消散,皮肤表面留下小小的白色的晶体。此刻他不知道现在哪里,因为在冥想之时,他念头轻轻地摇动,他又来到了熟悉的地方,前面是一扇古旧的门,大门似乎很沉重,像是一块巨大的铅块,那种厚重感没有由来,纯粹是一种感觉,不知道用多大的力量才能推开,他来到了这一扇叫做阙门的大门之前,右手轻轻地平抚在门上,突然感觉到强烈的巨大的呼唤,在门的另一面像是有什么东西和他相连,相呼应,这时候大门竟然开始发出靓丽的紫光,紫色的光逐渐稀疏形成一层层美丽的极光,笼罩在他的身边,可是还没等他从这美丽的意境自拔,一道强大的反震之力突然从门上传来,穿梭他的四肢百骸,他感觉他身体的痛觉强烈地加大了几百倍,像是骨头全部粉碎一样的疼痛,使得他忍不住跪倒在地,但是骨头却没有碎裂,只是这种疼痛难以承受,他知道这只是第一步,所以他没有因此感到畏惧,重新站起来双手有些颤抖地贴在大门之上,来自于内心深处的疼痛,**之上的折磨,他能够感受到似乎有一个人正在拿着一把匕首在慢慢地割着他的肉,他想要努力地想一些快乐的事情,去忘掉这些快乐,可是越是这样他就越忘不了这种痛苦,他站着双手尽情地发力,当他的力道快要进入大门之时,突然身心变得陡然地超越了刚才痛苦,像是突然之间一把刀插进了胸膛,身体突然崩溃,直接跪倒在地,他一次一次地站了起来,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数着到底是第几次推门,巨大的痛苦就算袭来仍然闷不做声,像是把痛苦都积攒起来,后来他失败的次数多了,也就忘了数数,渐渐地痛苦的闷声变成了痛苦的呻吟,后来演变成了破口大骂。“爷爷的,这到底是什么变态破境之法,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过关,难道就止步于此了,你大爷的我就不服了,你还能把我活活疼死……”声音由小变大,最后索性不再控制音量,每次的痛苦全部发泄于痛骂之上,有时候他甚至觉得自己就是个骂街的泼妇,他的本性偏于内向,也许是因为和家庭教育的缘故,所以他一直都不太喜欢大声说话,此刻顾不了那么多,有时候他甚至变成了一个自言自语的疯子。“哎,小子你这么努力拼命地到底是为了什么,还不是活受罪,放弃得了,死就死吧,反正这样的痛苦受够了。”,“谁说的,我说过我要走自己的路的,而且我还承诺了我爹,要让他在远方等我呢!大爷的你休想蛊惑我,去你大爷的。”他这两重的性格瞬间放大,形成了疯子的对话,或者人格分裂。“娘啊,你到底在哪啊?我现在可是吃透了骨头了,你不是挺厉害的吗?怎么不来救我啊?”他不停地大声长啸,在这无尽的空间里只有他自己的声音在回荡……,“老天啊,我服了行不行,我已经自言自语这么长时间了你就让我过吧!行不行,我给你跪下还不行吗?”说着雷雨瞳直接瘫跪在地上。似乎等了一些时间,可是那道大门似乎还是要开未开的状态,惹得雷雨瞳有些恼了,望着面前的大门一道不甘心自己火焰在心底深处熊熊燃烧,“大爷的,不就是一扇门吗?求人不如求己,我就不行了我还能被困死在这里……”他的拳头逐渐地攥紧,无穷的力道从四肢百骸汇聚而来,他的双手再次放在大门之上,使劲全身的力气向着大门推去,而那道无形的巨大的痛苦按时出现,这一次他全身的身体在颤抖,手臂不断地颤抖,掌心的汗水湿润,痛苦不堪,想要离开大门,可是他说服自己不能松开,若是这样下去那么到底要耗到什么时候。“啊……”仰天长嚎带着无尽的痛苦发泄,手臂很加地贴近大门,“开,我要开……”张嘴怒号,唾液不住地散落于地,他的双腿像是两根不屈的铁柱,努力地施展着力道,前进一些,再前进一些,终于迈出了一步,两步……,而大门也逐渐地敞开了,“当”终于巨大铅块一样的大门终于开了,在门的那一面到底是什么,应该就是天堂,是一片丰美的草原,可以尽情地跑,尽情地拥抱,或者是一条无尽的江流,躺在水面能够漂浮,任凭带着身体去任何地方,可真是如此吗?

    没有想象之中的那样美好,倒也是那样美好,当这扇门推开雷雨瞳直接瘫倒在地,面部朝下早就没有去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了,现在只想多喘口气才是真实的存在,终于差不多了他才开始真是这大门他爷爷的到底是什么样的玩意儿。看了一眼让他的心底发毛,还没看时他就感受到了一丝的炙热,可是望着那滚滚的火苗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恐怖阙门打开之后并不是他所想像的那样一切都归于平静。前面是滔天红得发紫的火焰,他知道这才是最艰难的,这是体劫之火,人的身体像是一件容器,更像是一件陶器,必须经过大火的练烧才能真正地器成,现在他真的是连骂娘的力气都没有了,他走过去,身体走近火药味之中,其实他真正的身体也是我在无形的火焰之中燃烧,只是体劫之火是从内部燃烧,所以在山洞之内才看出他满头是汗,炙气丛生,阙门之内火焰开始淹没他的身体,脚下是通红的碳火,烧化了他的鞋,烧着了他的衣衫,突然间他的腿也开始被炙热的火焰包裹,被火海焚煮,从腿部,到腰,到头顶,后来到他的眼睛也开始生疼,眼睛被火焰笼罩,眼睛看不见像是被烧坏了,成了一堆灰烬,在这里他什么也看不见,耳朵也被烧聋了,听不见了,喉咙也是在燃烧,疼痛让他说不出话来,在无声无形的世界里一直等待着,疼痛让他快要晕过去,他知道他不能就这样晕过去,要是晕了他就完了,所以他支撑着苦苦等待着有某系时刻它再次听到看到的那一瞬间,其实他心里面也有一丝的恐惧,这是他第一次真正的独自的大突破,他没有经验,也没有人指点,他不知道他会不会就这样一辈子有不出去或者出去了就废了,成了一个废人。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他突然反应过来现在不能有这样消极的念头,所以他心中的另一盏明灯继续燃烧着,他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他似乎能够听到了一些声音,像是火焰升腾燃烧的声音,他的耳力好像更好了,他的眼前似乎多了一点点的光亮,再一点点光亮,所有的光亮在他的瞳孔里拼出了完整的图画,一朵漂亮的火焰在他的眼前逐渐地展现,燃烧,痛觉也渐渐地消失,他自己这个时候还是没有发觉一切的变化,美丽的火焰让他忍不住用手轻轻地抚摸,而周围的所有火焰开始慢慢地缩小,慢慢地压缩形成一团,就是他眼前的这一朵,形成了蓝紫色的火焰,火焰落在他的掌心然后在他的掌心绽开形成了一朵莲花的形态然后融到了他的**之中,他有些感到震惊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再看看他自己所处的环境他才发现周围的火焰已经消失了,难道这些体劫之火都融进可以我的身体,不可能吧,他忍不住地址咽了一口唾沫。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吧!不管了,以后的事情以后我再说,在阙门之内他轻轻地生出一个念头突然一缕白色透明的气流在他的指尖划过,虽然有些生涩,透明,但的确是有的,而且他能够察觉到再过几天他绝对可以熟练这缕气流,做到气随意流,这里是他的阙门之内的世界,他有些好奇希望能够看清这里的世界,经过了体劫之火的灼烧他的视力已经变得更加地敏锐了,那里是什么,他能够看到在阙门之内的遥远的地方拥有一个黑暗的角落,那个角落到底有什么他不清楚,不过那里的东西似乎有一种可怕的魔力,竟然能够让他产生负面的情绪,让他产生一丝嗜血的冲动,上扬的浓厚一些,不过很快被他生生地遏制住了,他立刻转移视线,不过心中的余悸尚存,这到底是什么,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存在,难道每一个人都会因此而伴生出一个可怕的角落,他不清楚,所以思考没有结果,他的目光再次落入了一个角落里,那个角落里似乎悬空着一座水晶棺,里面躺着一个人,白色的衣衫,黑色的长发,由于光线经过水晶棺的折射之后减弱了许多视觉效果。不过有些眼熟,不过最令他感到震惊和疑惑的是他的阙门世界之内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不可思议的分布。

    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