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阙门魂,黑森林漫步
    雷雨瞳走近那座水晶棺,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对那个水晶棺里散发出来的气息有些熟悉,像是认识很久了一样,他感觉自己对那一缕有些依赖,像是生来的本能,像是孩童对自己的母亲般那样亲切,突然从那水晶棺里传来急促的着急的颤抖,向着他索要些什么,而且那悬浮的水晶棺突然开始剧烈的颤抖想要拉扯着雷雨瞳,然后一缕灵气从他的指尖划过,形成一道水流一般注入了水晶棺之内,得到了这一缕灵气之后水晶棺得到了一些缓和,可是这还是没有得到解决,还是远远不够,于是雷雨瞳立刻感知回体,然后他开始引导天空的天地灵气徐徐进入阙门之内,随着整个悬崖绝壁之上形成了空前绝后的巨大灵气漩涡,进入绝壁的洞穴之内,而悬崖下,森林里开始有些妖兽骚动不安,似乎感受到了一些空中的异样,开始向着远离这个地方,害怕被波及到似的,远远的地方,妖兽望着绝壁之上的漩涡,虽然天地灵气是透明的无色的,不易察觉的,可是身为妖兽他们的感知已经远远甩掉普通野兽几条大街了,它们敏锐的警觉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采取了正当的规避行动,而洞穴之内此刻雷雨瞳感到分外疲惫,已经保持这样过去了一天的时间了,雷雨瞳还是调动着磅礴的灵气涌入阙门之内,他不能停下,要不然他会被吸成肉干的,这是他的直觉,现在这水晶棺之内的魂魄已经达到了濒临灭绝的边缘,而之前在他的阙门之内,被阙门隔开,没有办法吸收任何的能量进行自我的魂魄修复,就像是大旱里植物的根须突然找到了水源一样,那时断绝了和外面的联系,现在被他打开了,于是建立了新的联系,而此时那魂魄由于面临绝望本能地开始吸收一切帮他自己渡过难关的能量,所以不停地调动着灵气,而这些灵气的量让雷雨瞳更加地吃惊,这魂魄也太贪得无厌了,如此之多的灵气还不够,这么多的灵气恐怕已经赶上了一个造化境强者的浓郁程度,甚至更高了,不过让他庆幸的是此地的灵气算是浓郁的,要不然的话到目前为止,这些灵气也不会这样源源不断地被他调动,不过对于整个黑森林来说,这些灵气只不过是都只是九牛一毛,不足为怪,而且不会引来什么太大的麻烦,只是让周围一些低级的妖兽感到惴惴不安,恐惧而已,不过祸福相依,虽然他此刻很是狼狈,不过他对于灵气的调动更加熟练,完全摆脱了新兵蛋的行列,正式步入了灵犀境对于灵气掌控的门槛,所以他还是挺幸运的,随着雷雨瞳调入的灵气,那阙门之内的水晶棺不再像是之前那般颤动强烈,而灵气也似乎开始趋于饱和了,过多的灵气不再进入水晶棺之内,而是进入阙门储存在他的阙门的世界之内,雷雨瞳一直默默注视着阙门之内的情况,当这种强烈的趋势得到了缓和他这才松了一口气,不过他也注意到了阙门之内空间世界的变化,在那个神秘令他熟悉而又恐惧颤抖的角落里,竟然把所有的灵气排斥外,形成了一个独特的区域,像是被打入了一片禁止一般,他不敢靠近,甚至正视,那种强烈的邪恶的念头还时不时地浮现在他的脑海里,他害怕自己会失去意识从而被操控,这些神秘让他非常地感到意外,为什么自己的阙门世界之内会有这么多的奇异之处,难道他自己的身体和别人有什么不同,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越是了解他就越觉得可怕,感觉自己的身体充满了许多未知的秘密,这种神秘让他感到有些凝重,恐惧。对未来有种茫然,不清楚以后自己会是以什么样的身份自处。越是想越是觉得这些事情不得了,所以他不会把自己阙门之内的事情告诉任何人,流露出去可能就是到了生命的终点,会引来意想不到的祸患。等到灵气储存得差不多了他这才停止,而做完这些他才从冥想中醒来,刚刚睁开眼睛,他便感觉耳目一新,所有的感知器官达到了另一个新的高度,听力更好了,眼力更好了,他此刻能够听到春里泥土之中一些小虫扒土的声音,能够最暗的地方的事物,最值得高兴的是他感知的范围增加了好多,从原来的五米到了二十五米左右,这样只有在这个范围之内他就能地感知到每一个角落发生的事情了,掌握了这些他就可以掌握最好的时机,做到最省力,最致命,最容易杀人的秘籍了,而且他感觉到他自己的量也增加了许多,气随意动,念头扭转,一只透明的蜜蜂站在他的指尖,显得可爱至极。终于生命换来的力量果然让人最兴奋,他有些冲动想要试试现在的身手。望望洞外的风景,发现现在是白天,而且是中午,暖暖的阳光照在地面,容易让人犯困,黑森林里的树枝之上已经带上了绿色,而且有的树都已经快要开花了,小小的苞蕾点缀树枝,使得整棵树木和别的都不一样,显得独树一帜,与众不同,鹤立鸡群,还有几只刚刚出巢的小虫在花苞之上晒太阳,半闭着眼睛,似睡非睡,像是在守护身下的花苞,等待它的绽放,防止被别的家伙抢先,扰乱了花蕊一样,显得它有些吝啬,雷雨瞳感知撑开,发现了微笑的细节默默地根据这些小虫的肢体需要揣测着它们的想法,感到有些有趣。虽然雷雨瞳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长的时间,但是他已经好久没动了,现在他感动,实力大涨就有些得意忘形,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他走出了那一步,来到绝壁之前回头望望这个洞穴,这是他临时选择的,可是现在离开了有些不舍,好歹也住了好几天,今天离开了以后就可能不会再回来了,索性在看两眼,他总有一个固执的想法,就是要记住生活的点滴,就算是一个地方或者匆匆一瞥的风景都好好的道别,因为这些都是他生活的组成,他活着不是为了修武,不是为了走这条路,而是走这条路,修武是为了活着,所以纵然生活中不起眼的风景都应该被铭记,因为它证明你曾经走过,他可不想他自己的一生都痛苦地活在打打杀杀之中,那样的话生活又有什么意义。纵然辛苦也要在过程中留下匆匆的乐趣。看了他曾经呆过的洞穴,他直接一步走向悬空,这里只有十几丈高,所以不高,直线坠落,享受耳旁呼啸的风,“塔”双脚落地形成了一个浅浅的泥坑,对于现在他的肉身来说,这小小高度的冲击力对他造成不了伤害了,轻轻地屈腿弹膝,继续向前走,在黑森林里穿梭,他到处转转看有没有机会试试身手,而他在穿梭过程中都是收敛气息,闲庭漫步地走着,他感觉自己就是个自找麻烦的逆徒,甚至他觉得若是现在别的角度看自己是不是一个脑袋被门夹了的蠢货,因为这样容易引来低阶妖兽的骚扰,这些妖兽根本就达不到他练手的目的,或许是出于一种莫名的优越感吧!想想自己天下无敌走在世间红尘大道上没人是自己的对手,想想他就不由自主地傻笑一下,而他收敛气息真的引来了不少的低阶妖兽,不过都只是感气境的妖兽,所有张口向他扑来,不过注定它们眼里的大餐是落空了,因为雷雨瞳只是一脚飞出,妖兽必是倒地不起,使得好多妖兽苦不堪言,若是它们有人类的智慧肯定会是破口大骂了,大爷的装什么普通人啊,本以为是送上门的大餐,那曾想到没吃到反而自己的牙齿被踢缺了两颗。而有了前车之鉴很多妖兽后来也都放弃了,不过走了一段路程之后还是会有扑来的妖兽,雷雨瞳出手动脚的力度掌握得刚刚好,只是让它们倒地挣扎不起,达到震慑的作用并没有下死手,现在不用了,没有意义。也不知道是不是兴致逐渐地消没了,感到有些疲惫,所以不再有原来的想法了,他也收回了探寻周围状况的感知,原本收敛的气息也暴露出了一部分,而不知是因为他释放气息的缘故还是什么,周围开始陷入了一片静谧,眼力再好的他也找不到任何妖兽的踪迹,本来热闹的黑森林也逐渐消失了,剩下有些诡异的踪迹,雷雨瞳蹲了下来查看踪迹,发现这环境有些一样,泥土润滑还带着不一样的令人头皮发麻的气息,应该是有蛇类的妖兽常出没,灌木草丛有什么东西穿过一样,再延伸感知探寻周围的环境,没有什么发现,不过他可以确定这可能是蛇类比感气境妖兽还高级的妖兽的踪迹,至于是什么种类的蛇,还待他确定了,不过他听到了不寻常的声音,“嘶嘶……”这是一种危险之时发出警告信号的声音,应该是蛇发出的,看来这里的地主受到了威胁,由于好奇雷雨瞳悄悄地靠近声源出,他想看看这到底是什么蛇,听听这警告的声音便有种摄人心魂的效果,令他更加好奇的是能够威胁到这地头蛇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