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残魂入体破局
    夜的帷幕已经落下了,昏惑之下一影孤身行,前有艰难险阻,后有死神相逼,似退亦死,前之亦死,生与死如何逃过,生生死死,死死生生,前者先生后死,后者先死后生,两者则何如?人生在世,世间红尘闯荡,只不过是生与死的相互交替罢了!谁又能说不会有绝处逢生呢?此刻雷雨瞳像是一把出鞘的剑,锋锐,气势逼人,他忘记了生死,在他的面前似乎没有了世界,只有手中的毒牙,还有前方前后左右的妖兽,速度快,空中的青鹰隼最快,两只青鹰隼像是利剑一前一后,锋利如刀的爪子抓向他的心脏位置,雷雨瞳没有停下,反而速度更快了,像是迎着利剑飞去,他手中的毒牙闪着噬命的光。“唳……”一声尖锐的痛苦哀鸣刺破了冷的夜,前方扑来的青鹰隼伤了,被雷雨瞳手中的毒牙戳进了心脏,它的身躯有些庞大,雷雨瞳意身体为石,向着它撞去,相向而来的人和兽都饱受巨大的冲击力,可是不在乎,雷雨瞳手中的毒牙一直向前,毒牙朝着那锋利的爪子刺去,不愧是鳞彩蛇的毒牙,尖锐不减,锋利更加不减,只不过千百分之一的时间摧毁了青鹰隼的如钢的铁爪,摧毁刀爪斜上刺去,刺进了青鹰隼的胸前,雷雨瞳生生地客服强大的冲击力带着失去动力的躯体向前飞奔,“嘣”一声闷响青鹰隼躯体直接被撞倒射撞在树干之上,这声音似乎不只是像青鹰隼重伤的讯息,更像是雷雨瞳受伤的讯号,他的左臂脱臼了,强大的冲击力相冲带来的后遗症,他的速度不减,身后的那一只青鹰隼还在扑来,前方,上空还有强大的主宰,他如何过去,不知道所以不管,“唳……”三声不同声调合声带着无情的杀意,它们不在乎杀死的是什么人,它们在乎的是他身上的那具尸体,那具芳香是它们最大的机缘,翅膀扇着冷的风更冷,雷雨瞳眼睛微红,想要他死那么他就偏不死,他走出一条血路来,四肢空前的放松,像是卸下了所有的重负,他的身体是软的,可是疾速,他腾空而起在空中行进,他没在意自己的身体是否坠落,只管身体在空中行进。“刺啦……”另一只青鹰隼闪过,带着幽冷的夺命的光一闪而过,一道鲜血溅射雷雨瞳的胸前出现了一朵血红色的花,一爪下去,爪子收缩像是一朵美丽的雪莲逆绽放,由绽开走向收缩,血肉被抓碎,衣衫完全被抓破成了布条,而他手中的毒牙射了出去,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刃比那一爪还要夺命,为什么,因为那是鳞彩蛇的毒牙,为什么,没有为什么,鳞彩蛇三个字就是所有的答案,谁说衰落之后的种族就是废物,那青鹰隼被射穿了翅膀,洒落的鲜血立刻变暗了颜色,不过在黑夜之中没有看清,青鹰隼带着胜利的情绪飞出,可是它的翅膀被射穿,突然感觉头晕目眩,然后它的心脏像是无数蚂蚁在叮咬,逐渐心脏的痛苦让它失去了对飞翔的控制,“啪”重重的摔落,然后不知如何了。雷雨瞳落地,身体像是残破不堪的废器,衣衫褴褛,他此刻的身体像是衣衫一样,他的胸前已经是血淋淋的上空,左臂被一根树枝贯穿,而且脱臼了,身后更是还有一条长长的血痕,双脚像是灌了数千斤的铅液,眼皮也是重得可怕,大概是因为失血过多造成的,他停下了,前面的路实在是不通,索性停下来。他有些蹒跚地走过去,拔下那颗毒牙,他镇静无比,后面的妖兽大部队像是“隆隆”的车队,漫山遍野的声音充满了骄横的野性,上空的白头鹰同样释放出属于它自己霸主的气息,挡在关卡之前的黑翼雕也是不甘寂寞,同样的一股气息升起,一下子所有的气息暴露,它们也是相互提防,不过他们的目光落在雷雨瞳的身上变得更加地炙热,似乎它们能够从雷雨瞳身上粘稠的鲜血之上分辨出一缕的不同,直觉告诉它们那道气息一直在雷雨瞳的身上,从没有离开过。环望周围的妖兽他有些苦笑,没想到今天如此狼狈,而且这么多妖兽竟然把他当做了目标,这么大的阵容让他有些难以承受,呼吸逐渐平稳,“嗷”身后的斗龙猿龇牙咧嘴一个锤胸的动作,“碰碰”的闷声响彻云霄,爆发着它尊贵霸者的霸气,而上空的白头鹰同样发出一声尖锐的唳声,刺破了那一声长啸,感受到它们的气势,黑翼雕以及其它的妖兽开始退避三丈,收敛了先前的心思。雷雨瞳还琢磨着如此脱困,现在脱困的几率是零。

    “别琢磨了,准备等死吧!……,不过本尊可以出手,但事有条件把鳞彩蛇的尸体给本尊……”耳旁传来一个冷漠的声音,这个声音的住人不像是人间所有,而是站在一座非常高高的山峰之上,可是又不似,准确的来说他似乎已经超脱了世间红尘,另一只脚似乎像是迈入了另一个透明世界的大门,声音一尘不染,透明如水,声音里充满了一股沧桑的气息,声音像是一座历经了无数岁月的庙宇发出来的,所以孤独,沧桑,高冷,雷雨瞳有些心惊,怎么会有如此孤寂的人,然后是一丝的恐惧出现,随之就是浓浓的警惕,他从心底感受到了这个人的高深莫测,直觉告诉他这个人修为非常高,他四周环顾希望能够找出那个人来。不过一切都只是徒劳,没有一丝的蛛丝马迹。“你找不到的,本尊在你的身体之内,你可以用神识和本尊交流。”听到这句话,像是有一颗重磅的炸弹在雷雨瞳分脑海爆炸开来,脑海一片空白,自己什么时候惹上了这么恐怖的人了,这是他的第一个反应。“你是谁?”雷雨瞳发出虚弱的神识。雷雨瞳警惕地说道。“你不用管,你答不答应。”“答应什么?”雷雨瞳一脸发蒙,完全想不起了什么事。“把鳞彩蛇的尸体给本尊。”这下雷雨瞳知道了对方的目的,这时他也从震惊走了不来,隐约地知道了对方就是那阙门之内水晶棺内的灵魂,这下他倒不怕什么了。“再看吧!先带我冲出去再说。”雷雨瞳有些不知死活地怼他道。“那你就等死吧!”,“我死了,你也就灰飞了。”那声音沉默,雷雨瞳也沉默,两个人的对话只是瞬间的事。妖兽开始打动攻击了,走出来的是一只灵猫,身体如狗一般大,但是它不弱,它舔舔粉红的爪子,走了出来。“哎……”,雷雨瞳忍不住叹了口气,脸色极其苍白。手中的毒牙握紧,“喵”,灵动的眼睛闪闪,像一只可爱的家猫,可是它有多可怕就不知道了。“喵”一声再起,向雷雨瞳扑了过来,雷雨瞳忍住疼痛一个前身勉强地闪过去了,那一爪从他的小腿擦过,直接半跪倒地,右手的毒牙刺去,可惜没有沾到对方一点毛发。“放松身体,把心神放开。”孤寂的声音出现。“你不会把我夺舍吧!”雷雨瞳有些调笑道,“身体太弱了。”这下把他弄得有些尴尬,面临如此难以突破的局面,雷雨瞳只是像通过这样来放松心情的,没想到招来一句伤痛的话。不过他了没有怠慢,一道灵魂接管了他的身体。虽然身体被接管了,但是他仍然能够感受到身体各处的变化,他此刻的身体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身体瞬间灵气横流,原本灵气枯竭的阙门之内正在积蓄着灵气,此刻雷雨瞳的身躯发生了奇妙的变化。他的目光落在黑翼雕的身上,他的目光突然变得锐利,瞳孔之内祥和平静,随之极强的气息从他的体内爆发出来,雷雨瞳伸出了一根手指,轻轻地在空气之中划过,一道灵气形成的锋刃破开虚空,“唳”紧紧一指,黑翼雕已经被那锋刃划作两半鲜血像是满天的花雨纷飞,而灵猫向雷雨瞳扑去,可是扑了空,雷雨瞳不见了,再次出现之时是在黑翼雕的位置,他的目标同样是那道关卡,可是上空的白头鹰到了,雷雨瞳露出一丝的嘲讽,同样一指射出,一道细微的霸道的光线从他的指尖射出,灵气涌动,逼视人眼,“蓬”一声闷响,上空的白头鹰感受到了死亡,极致的死亡,当它知道死亡的时候已经迟了,它的身躯比黑翼雕更惨,更彻底,直接爆了血液蒸发成了血雾,肢体不存。然后雷雨瞳进入了关卡,一切都是在一个呼吸之内完成,斗龙猿以及其它妖兽都没来得及反应就结束了,它们的眼中露出了惊恐,斗龙猿也感受到了死亡,第一次,比任何的兽王还强,它望着关卡之外的雷雨瞳充满了复杂的愤怒,惊恐……

    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