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天雨城
    “小桐,给你的那一卷修炼眼睛的方法非常重要,不要把这个秘密告诉任何人知道吗,就算有一天遇到对你很好的人也不要告诉他你眼睛修炼的方法,知道了么?”临别之前,雷雨瞳已经有好几次这样叮嘱她了,而林桐也是耐心地点头,颔首称是,雷雨瞳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剩下的是微弱的疼痛而已,影响不了行动力,养伤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他也该去天雨城了。这一走就意味着他正式入世,踏红尘,长歌路,挥洒胸意,也将会遇到烦扰诡异,人心如魅,魔道乱世,这些都只是一部分,如何面对是他自己的事。自从那夜的杀手血染牛家湾之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按雷雨瞳的想法林桐还活着那么他们应该还会找机会除掉的,可是自从他们来到牛家湾之后就再也见到任何可疑的人,这事情很奇怪,难道以那杀手的手段难道查不出林桐还存活于世么?这不可能吧!这里面的猫腻只有雷雨瞳到天雨城才能慢慢地查明白了,至于目前为止林桐在牛家湾还是安全的,所以他倒不担心。“雨瞳,在外面要好好保重身体,不要逞强。”小芳姐收起了女孩的羞涩,像是个大姐姐一样字句清楚地丁宁雷雨瞳各种。“放心吧!小桐姐,下次我一定会再回来看你们的。”大半个月相处下来雷雨瞳也逐渐把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陌生姑娘当作自己的姐姐来看待,想到一些事情他感到悲伤不已,自从草五离世了之后小芳姐就独自一个人生活,整天对着镜子梳头,然后不停地检查一下看还有什么地方不妥的,可是梳好了发髻,穿好了新做的衣服,回头微笑时笑容突然凝固了,因为她已经忘记了草五已经不在了,然后伏在梳妆台前静静地盯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然后泪水不停地下坠,淹没了梳妆台上的廉价的胭脂盒。梳得再好,穿的再好又能怎么样,为什么他在的时候总是那么吝啬,从不在他面前展现最好的自己,可是人走了之后才陆续地想起来自己似乎从来没有好好地打扮过自己。有好几次雷雨瞳不经意地看到暗暗伤悲的场景,却从来没有打搅过,想想这些的因果,雷雨瞳有些愤恨,他突然觉得自己有些讨厌那些黑夜里的夜行衣。“放心吧,你们的债我会帮你们讨回来的。”雷雨瞳不止因为他们而愤怒,是因为他们竟然连一个普通的老人,篾匠,花匠……都不曾放过,所以他内心的排斥很强烈,他有时候想想如果有一天这些事情发生再自己的身上,那么自己又如何面对。难道也让他人为自己而死,想想他结拜的兄弟,他叶家镇那么熟悉的,不认识的人,他真的不敢想他会不会因此而疯掉,他的拳头攥紧,汗水打湿了手心。“对了,小芳姐我在你家的厨房里放了好些的肉干,在床铺上还有好多的兽皮,你可以把那些换些钱。”上路的雷雨瞳突然回头道,那些对于他也没有用,留在空间戒指之中反而会占据大量的空间,而且留给小芳姐他们也是好的,毕竟她们都是女孩子,相互依靠很是不易,留下也可以对她们有些帮助。

    天雨城暗流涌动,风起云涌,白日是喧闹的街道,看不出里面的雨水风波,可是暗中的暗箱操作,看不见的龙争虎斗却是相当的激烈。真的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啊!不知道哪一缕风是雨来的标志。天雨城:一条大道直接通南北,然后从主道分出很多的街道遍布各个楼阁,宏宇,甚是热闹非凡,经商的人来来往往,砍价的声音到处都在发生,各种吆喝的声也是此起彼伏,像是在争着比比看谁的嗓门最大似的,而在街道上漫步的有钱人则是悠闲,天庭信步像是游乐自家的花园,享受着各种小贩小老板的招呼,兴致来之后或者觉得这个或者那个叫卖的吆喝的还算不错,于是便一副大架子一般昂首挺胸,迈着八字大爷步走过去,而那些小贩迎来了这些大客户自然是笑脸相迎,点头哈腰的,像是乞求这些大侉公子买下东西。而那些公子也是轻轻地点头走来拿着那摊子上的东西,假装很有学问,点头示意这感觉不错一样,大行家的点评呀。觉得有些意思于是招呼一声,吩咐一下自己的随从付钱,而多余的钱就不用找了,显得大方看来人还是挺大方不错的。而在这种地方都不会缺少修行者的身影,他们自然是不会来这些小商场的。他们找的一般都是那些修行者才有的地方,那里才有他们需要的地方。在天雨城的中心一座规模宏达,占地几百丈的圆形塔楼耸起,它几乎差不多是天雨城最大的建筑之一了,外形轮廓大气恢宏不失庄严,富丽不失细腻,外表的装饰是各种各样的有名的玄兽的雕像矗立,像是护楼的卫士散发出不同寻常的气息。而阁楼的房檐之上全是各种白色琉璃透明的珠子,显得更加地不凡,楼阁的正面是两只恐怖的玄兽,一只是展翅高飞的金翅天鹏,绽开的翅膀强劲有力,目如闪电盯着前方,爪子扑击,一切在它面前都是徒劳的,而另一侧也是显得普通得多,那是一只可人的空天貔貅,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楼阁的大门很普通,只是一块紫檀木而已,但是那紫檀木仿佛拥有千万斤的力量似的,让人感觉特别地有力感,牌匾也是用紫檀木做的,上面写着天香阁,霸气侧漏,让人不敢直视,天香阁,天雨城得拍卖场所,各个势力都会参加拍卖的地方,因为天香阁真的是非常庞大的存在,拍卖的东西都是属于一流,天价的存在,这些东西大多都是从各个地方搜罗而来,当然也不可忽略有人寄托拍卖的,对于天雨城的各个势力,参与拍卖是对修炼资源的一种争夺。此刻楼阁里面的人员都在忙活着各种各样的排做和收拾。而此刻在楼阁之上一个房间里,几个天香阁的大佬们都坐在一起商议事情。坐在首座的是个年轻的女子,二十多来岁,美艳的瓜子轮廓脸,白里透红的面色带着几分成熟的风韵,举手投足之间带着令所有男人都心动的魅惑,穿着红色的长裙,长裙束腰更显得她丰饶的身材,特别是她那傲人的峰峦足以让所有人拜倒在他的石榴裙下了,不过此刻没有人敢对她不敬,她是天香阁的主事,天香阁在天雨城也是个上榜的势力,但是它不曾参与任何的争斗,只负责拍卖这一块,但是也没有人敢动天雨城,在天雨城这个地方需要天香阁的人很多,可以说天香阁一呼万应也不为过,但是就这么一座巨擎一般的势力竟然由一个这么年轻的女子来掌管。天香阁真的不是一般的势力。它的势力广阔,分布风华地域各城池。而对于总阁派来这么一个年轻的女子,作为天香阁的元老都不曾看好,而且由于对方的特殊身份,从没有方面说什么,但是很快他们都这么一个年轻的女子佩服,不再有任何反对的声音,因为天香阁在她的手上比往日更加前程似锦,蒸蒸日上。而她就是如今天香阁的掌舵人沙纪。“好了,离一年一次的拍卖会也就只有十来天。大家准备德怎么样?”沙纪坐在首座之上,先前所有的魅惑,妖艳的韵味完全转化为了她强大的气场,坐在首座之上,被轻轻靠在背椅上,纤纤的右手轻轻一挥。无形的霸气从她娇弱的体内爆发出来,散发出女皇的威严。“拍卖的物件已经完全准备好了。”说话的是年迈的老者,他的双鬓已经银白了,慈祥的脸上带着皱纹,他是天香阁的元老屠鹤,也是天香阁实力的强者,有他在无人可在天香阁内动手。众人也是跟着附议,而只有角落里的一个青衣的女子,她的年龄和沙纪相仿,一直是在天香阁里长大的,是柳巷的女儿柳霰,柳巷同样也是天香阁的元老,中年,很年轻的时候在天香阁做事,后来逐渐地提拔上来算起来已经有十年了,所以大家都对他甚是尊敬。柳霰是他的女儿,由于日常里无聊于是就跟着父亲做些事情,现在她可以说是天香阁的一个人物了。“阁主,咱们的人手有些欠缺,不知是否应该临时招些过来帮忙。”柳霰向沙纪请示道,其实柳霰和沙纪的关系十分要好,只不过此刻正经做事,于是以阁主作为尊称了,柳霰虽然是个女孩子,但是干净利落,做事丝毫不拖泥带水。让人放心,虽然她没有柳霰那般美艳,却也是十分干净,给人一种朴实,却又清新脱俗的感觉。“可以,就按照你的想法准备吧!”除了这个问题还商量了好几件事,沙纪强调了一些细节上的问题这个会议才结束。

    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