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战阮坤
    看着在他眼前快速方大的拳风,雷雨瞳也是不敢大意,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说什么也没用,虽然有些拘谨但是动起手来雷雨瞳同样毫不含糊,身体气血流动,方刚勇猛,同样一拳轰出,带着霹雳的劲风席卷而去,两个拳头犹如相撞的陨石带着碎裂对方的劲道狂轰。“砰”一声相撞之处形成暴风的中心,灵气高速冲击形成了风暴,一声炸响两人同样倒退,不过阮坤的确是个劲敌,有力的腿部像是沉重千斤的柱子向后一跺,立刻卸去了狂猛的力道。“小子,看来实力不赖嘛!”前几次的交手从没有几人敢和他正面对碰,没想到对面这个细皮嫩肉的小子能够让他后退半步,这使得他更加地不爽,怒气横生,面部有些狰狞,不等雷雨瞳停下又是一拳轰出,这次他的拳速更猛更快,袭向雷雨瞳的胸膛。雷雨瞳感觉从手臂传来的力道恐怖如斯,一阵发麻,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另一拳已经到了,果然是个狂人,雷雨瞳心中怒吼一声,双手立刻交叉,交叉之处形成了灵气爆发的出口,灵气运行顺着经脉波涛澎湃狂奔而去,强大的力道涌向强悍的双臂,似狂陨和铁钎的碰撞,孰强孰弱不可而知,一位是守关了两天,不可撼动的地位可知他的实力之强,一位是刚刚出现的神秘青年,虽然刚交手就落入下风了,可是他是出手以来能够正面撼动阮坤半步的人。面对风暴爆发的时刻众人忽然不忍直视,也许是因为习惯了这两天以来的动作,闭目是对于阮坤对手的悲哀,每次都是重伤收场。

    “看来,又是一场一面倒的结局,所有的结果都是实力强的一方书写的。哎……,”众人心中对于雷雨瞳并不看好,因为阮坤的强悍已经得到了实践,触目惊心的再次出现让他们不忍直视。

    “谁说不是呢?虽然他接住了阮坤的一招,但是这只不过只是前奏而已,好好的一个年轻人就遭受残暴的蹂躏。”这是一个必然的结果,因为每次出手之后,无论对方败没败,阮坤都会把对方打到倒地不起为止,断手断脚,血腥飞溅都是常见的事。不过在场的所有人也就只有柳霰带着莫名的意味看着这场看似局面已定的比斗,或许是因为对于雷雨瞳那种怎么也讨厌不起来的感觉而看的,而且她也从其中看出了一些东西,那种凌厉藏得很深,而且她自己也不确定是真是假,一切都等着拭目以待。

    “砰”一声炸响,胜负分晓,铁拳的爆轰之下一切都去摧枯拉朽,没有任何的悬念,一片寂静,一道人影道飞落地拖着一条长长的血痕而去,再也没有反抗的能力,当然这一切都是所有人熟悉的画面,这一次不再是步以往的后尘,灵气冲突陡然炸响,犹如狂风的铁拳被挡住了,半步不能进反而又退了两步,交叉的手臂犹如强大的古盾灵气弥漫,牢牢地挡住狂暴的铁拳,属于他的锋锐逐渐毕露,雷雨瞳划出一道划痕,但好歹是挡住了,避免了重伤,碰撞的那一刻臂骨像是碎裂了一般,疼痛的难耐涌上脑海,交叉的手臂细微地颤抖,他整个身体也直接划出了两米远,他的确不如阮坤如此狂猛阳刚的力道,而且肉身之力也是稍逊一筹,而接下来的交手也是极其地困难,这一次能够挡住阮坤的勇猛一击全是因为他日常对于自己肉身的锤炼,坚持引导灵气淬体,直至达到极限没有作用为止,另外还依靠了灵气的爆发附加,增强了肉身的强悍,他轻轻地挪动已经疼痛麻木的手臂,脸上没有显出任何痛苦的表情,目光盯着阮坤没有畏惧也没有任何的狠意,只是当做是一场较技而已。

    “挡住了,挡住了,你看到了么,那叫雷雨瞳的竟然挡住了……”,像是一颗石子落入水中,寂静的波面激起了千层浪,事情打破了惯性思维,总是带给许多人意外,从而形成莫名奇妙激动,像是感同身受还是感觉这就是一场真实的闹剧,现实的舞台,血淋淋的生死决斗还是生活中无聊时的乐趣的来源。不知道,只能看到他们露出惊艳的表情。

    “厉害了,看来是我走眼了,细皮嫩肉的外表下隐藏着磅礴的力量,我真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兄台来掐我一下。”,“哎哟……”。在人群中的某一个人德到了这不是梦这才相信了。

    “有趣。”坐在座上的柳霰望着平分秋色的雷雨瞳和阮坤,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看雷雨瞳的目光之中带着一丝的欣赏,虽然是欣赏但是却左右不了任何的局面,一切都得看着雷雨瞳自己的实力,“既然引起了我的兴趣,那么可别让我失望哦。”柳霰心中轻轻地说道,在这次的拍卖中面对的是各大势力,现在是临时招人手,是用来帮忙的,相当于服务行业的,所以招的人就是那种看得过眼,就算不喜欢但也绝不讨厌的那种,而她对于雷雨瞳的印象就不错,所以从她的心里是招定雷雨瞳的,不管他是否通过这次的守关都要破格录取,不过望着场中的两个人,她还是有些好奇。

    “小子,有两下子,难怪敢和我正面对轰。”阮坤站住脚步,他的稍后的一只脚已经微微陷入了地面一些,显然他也是受到了强力的冲击,他右手握拳的拳头微微的疼痛,这没有让他退意横生,反而让他心中的暴力狠劲逼了出来,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自己的那种怒气从何而来,他的目光看向人群,看向正在观战的柳霰,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脸上是火辣辣的燃烧,一种羞辱的感觉从心底的深渊升起,也许是因为他现在这个位置,作为一个守关者,他已经把它当做了一种荣耀,一种来自于自卑者的自我蒙蔽吧!总是把自己看得太重,而他永远也许不会意识到了,他此刻的怒火的矛头指向雷雨瞳,似乎在他的眼里雷雨瞳是带给他羞辱的那一个可恶的人。

    “是阮兄手下留情了。”雷雨瞳谦逊说道。

    “小子,你是侮辱我?”阮坤怒目瞪视雷雨瞳,雷雨瞳的话让他感到有一根冰寒的冷刺刺进他的身体里,怒中烧,可怕的灵气再次暴涨。冲唰些经脉的灵气更加地澎湃,狂暴。

    “小子,这次我让你笑都笑不出来。”怒喝一声,脚下火气在地面一跺,一股风暴的飓风在他的身体形成,身体之内的灵气全部向外乱窜,一股压力在空中形成,风暴的压迫感在空中碾压而去,逼向雷雨瞳,接着他的气势开始节节攀升,特别是他的双臂,竟然形成了古铜色,一种力感迫力从双臂爆发而来,四周的石粒竟然被碾碎,他的铁拳更加地凝实。这是阮坤第一次暴露出他的实力,在之前虽然也有灵犀境初期的修士向他出手,可是他从没有被逼到这一步,雷雨瞳的出现让他感到了某种潜在的威胁,而且他是怒气烧脑哪里还知道沉静,直接把自己的压箱底拿出来,他似乎誓要重创雷雨瞳,要不然他不甘心,这套武技叫铜臂,运行灵气发动武技可以让他的手臂的肉身之力增加十倍不止的威力,简直可以劈山砍岳,摧墙毁石的程度,缓慢地握成拳状,他感受到自己的力道已经达到了一种恐怖的地步了,一种超然的自信从心底升起,望向雷雨瞳再次由愤怒变成了蔑视,像是雷雨瞳在他的面前不再是威胁,而是不足为道的人物,在下一刻就成了他手中的败将。

    “现在只要你跪地认输我就放过你。”高高在上的态度俯视雷雨瞳,而雷雨瞳没有说话,那句话停在耳里相当的刺耳,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了对方,竟然如此受到排斥,雷雨瞳心中更加沉重,感受到了那种极其危险的危机,他从阮坤的双臂感受到了危机,此刻他觉得那不再是人的双手,而是两根结实的铁棍,因为只有铁棍才能散发出那种坚钢不坏的气息。

    “这就是武技么?”雷雨瞳小声嘀咕,他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属于自己的武技,那种极致的危机也就只有在对方施展武技的时候才爆发出来,从表面来看这应该一种属于炼臂的武技,以他的眼力只能看出这一点,浓厚的压迫感让他犹如狂风中摇曳的草,不过他没有退却,没有武技那又怎么样,他就不相信了以他跨越过生与死的经验还不能胜?“砰”,他全身的灵气爆发出来直接轰向那重重的压迫,形成了无形的对峙,两者不相上下。“噌噌。”两声两把短刃从他的衣袖中滑出来,膝盖微曲,执刃的双臂一前一后形成斗兽的架势,这是他和妖兽搏斗时惯用的架势了。

    “施展你的武技吧!我要让你知道谁才是最强的。”阮坤傲视雷雨瞳说道。

    “我不会。”一脸的诚恳。

    “你是在羞辱我么?”阮坤凌厉的目光带着狠意,不再说什么,一个闪身对着雷雨瞳狂风暴雨瓣轰去。雷雨瞳想说什么可是攻击已经到,他不再正面攻击,短刃反拿护住手腕,身体微侧随时准备闪避。“当当……”,身影交错,双臂和刀刃发生火花的摩擦,拉出一串凭空闪现的火花,而且金属般的碰撞落在耳里相当刺耳,每一次的交手雷雨瞳巧妙地借力把阮坤的劲道甩开,但是那狂暴的攻击非同小可,那种凭空的压迫无形穿破层层灵气的碰撞直接和他的身体发生撞击,他的嘴角流出一丝的血迹,刀刃的锋刃出现了缺口,雷雨瞳难受,没有武技的孩子就是如此,凭着自己的身体抗住所有的攻击。再次交错,精钢声,声声入耳,交锋数次,次次伤身。不过雷雨瞳的举动迎来了所有人的震惊。

    “什么,我是不是眼花了,那叫雷雨瞳的小子竟然如此脱大,在阮坤全力施为的情况下,竟然不动用任何的武技,他是不是太自信了。”露台观望的人惊异地说道。

    “你没听到么?他说他不会任何武技呢!”另一人答道。

    “这你也信?”类似的嘈杂不绝于耳,同样的震惊不停地上演,而这些落在阮坤的耳里,简直是深深地贬低,反而更衬托出了雷雨瞳的不凡。原本平静下来的怒火突然窜起。他手中的力道加速,横扫千军劈向雷雨瞳。“当”震耳欲聋,狂猛的力道雷雨瞳双臂抵挡划出两丈,他此刻有些狼狈,手中的短刃已经钝得不成样子了,甚至刀背嵌入了肉里,可是他仍然没有松手,衣衫有些凌乱,嘴角的血迹有些浓郁,无形的劲风轰在他的胸膛之上,胸膛犹如倒海翻江,痛楚难忍。眼中沉静如水,最重要的是冷静。

    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