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制胜
    露台,雷雨瞳和阮坤风驰电掣的交手异彩纷呈,虽然只是片刻的交手,可是他们也看出了其中的凶险,带着致命的凌厉,犹如一个人站在悬崖边上走钢丝,一不小心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虽然不知道雷雨瞳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他真的做到了全身而退,虽然狼狈却也是无比的荣耀,让很多人对他刮目相看,原来他真的是有实力,而不是狂妄自大,雷雨瞳嘴角的血迹不停地往下落,可是他强大,坚毅的眼神反而更加地冷静。

    而场中也就只有柳霰一个人看得真切,一丝一毫不起眼的细节都逃不过她犀利的目光,在交手的过程中她察觉到了雷雨瞳的不寻常之处,也正是这样的不寻常之处让雷雨瞳躲过了凶险的攻击,这一丝的不寻常之处隐藏在雷雨瞳的眼睛里,他的瞳孔会在交手的过程之中发生剧烈的皱缩,而就是这一个眼睛的变化让他把握时机非常地准确。

    当阮坤一双铁逼横扫,穿插,狂轰,成拳出击的时候,他的目光会极力的捕捉那一抹空中划过的痕迹,从而判断怎么样以最小的力道把对方的力道全部卸掉,但是由于他自己不会武技所以强悍的劲道罡风还是刺破了灵气形成的壁垒砸在了他的身上,造成了他的伤势,这是难免的,这就是柳霰得出的判断。

    而且她还判断出雷雨瞳是个经过无数的战斗的,但绝对不是和人战斗的,这一点可以从雷雨瞳的战斗技巧,防御姿势可以看得出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并没有感觉到雷雨瞳身上的杀气,血煞之气,因为如果一个人杀过生那么就会沾染上那种铁血杀乏之气,可是她感觉到的只有纯净的味道,像是个远离红尘的世外人,难道是隐藏起来了?这个应该不太可能吧!她是资历丰富的人,遇到过很多人,在这种纯熟的技巧之下不可能没经历过残酷的实战,而且独特的气息不可能一点都丝毫不外露。

    在天香阁久了,柳霰也学会了思考,学会了深思,可是他还是不明白雷雨瞳身上没有杀乏之气,要么他就没过残酷的杀乏,要么被他收敛在体内,前一种解释不通,后一种不可置信,每一个人都有独特的气息,形成一种标志,掩藏不可能做到如此不留痕迹,就像杀了人不留痕迹一样,难道他的控制能力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之境了。而恐怕暗中还有一些人对于这场对战也极其感兴趣的。

    “荆兄,不是来看那柳姑娘的么,怎么反而对这场毫无悬念的对战感兴趣呢?”他可是知道自己身旁这位的癖好,他可是出了名的痴心,除了柳霰所有根本就入不了他的眼睛,只要是柳霰在得地方他完全是目不转睛的,可是今天有些反常啊!

    “你说这是一场毫无压倒性的对战?”

    “当然了,那叫什么雷雨瞳的不是不会武技么?肯定是要输了。”

    “那你就不觉得这对战有些诡异的地方么?”

    “有吗,怎么没看出来啊?”

    “看着吧!很可能出乎预料哦。”两个人坐在一棵挺拔的树冠之上,遥遥地看着露台之上的两人进行简单的谈话,并没有任何人知道。

    “没想到一个小小的灵犀境竟然能够引起我的注意力,真是有些……”在人群之中的一个外貌普通的家伙微微摇头,这么混乱的场面他竟然一手执着笔,一手拿着本似乎是在记录什么,而且不受外界的影响。

    在几人默默地之中,雷雨瞳和阮坤的战斗在继续之中,又是一个回合,“刺啦”一声,雷雨瞳两人交错而过,拉出一道火花,两人分开,雷雨瞳的身前的衣衫已经被骇人的罡风撕裂,而且带着一丝的血迹,若不是因为他肉身的强度,恐怕巨力轰得大口吐血,血肉被罡风割成碎片了,“当”雷雨瞳倒拿的一双短刃竟然再也承受不住力道的蹂躏,齐齐地从中间截断了。

    手臂已经由于刀背的深入流血了,顺着刀刃慢慢滑落,锋刃已经被阮坤的肉身之力狠狠地锤废了,锋锐的刀刃已经变成了钝器的铁片,而且断了,这是雷雨瞳第一次手中的刀被打废,他用刀刃不停地在阮坤的铁臂之上狠狠地划过,一次次的火花迸溅,才三个回合不到刀就废了,果然很强实力不是盖的。

    “只有这些能耐了么!刀已经断了,我看你怎么凭着这双肉掌和我的铁臂相抗衡,我就不信你还能挡住我的进攻。”阮坤有些得意地说道。

    雷雨瞳没有说话,他的眼神低垂,目光落在断落于地的那双短刃的另一截,不知道想着什么,不过他的目光有些变了,有些冷了,他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会这般地逼他,辱骂他,为何他自己得言语会激起对方的怒气,他不明白,可是刀断了,他的眼神变了,他从来没有用这样的眼神看一个人,没有过,在他的认知里,人从来都是那样美好和善的,他似乎错了。

    在叶家镇的时候他想过仗剑走天涯,逍遥挥洒自如,人应该是美好的,应该是像他们那样和顺的,可是似乎并不是这样的。

    他的目光逐渐地抬起,终于落在阮坤的身上,没有情绪,像是死水一潭,这样普通的眼神让阮坤有些惊愕,有些发毛,而这一瞬间柳霰,树冠上的两人,人群中的普通人注意到了雷雨瞳目光微妙的变化。其他人没有任何感觉,纯粹是捧场的路人,而且希望胜负快些揭晓。

    “小子,别以为用你那种眼神看我,我就放过你,这次我让你倒地不起。”阮坤气势汹汹地怒吼道,他感觉到了雷雨瞳目光的发冷,他被盯的汗毛战栗,似乎如此才能拂去那种莫名的恐慌。

    雷雨瞳没有说话,“噌噌”两声脆响,雷雨瞳手中的双刃落地,阮坤哂笑,不过接下来让他有些阴沉,因为雷雨瞳的手中又出现了两把短刃,是从他的衣袖里滑进他的手里的。在前几天他就把短刃绑在手臂上了,这样既可以防御有方便。

    “找死。”阮坤莫名奇妙地觉得自己被辱了,怒气冲天,灵气狂暴待发,手臂上的古铜色再次深邃,带着瑟瑟呼啸的罡风狂啸而去,所有人屏住呼吸,因为胜负可能就再次一举了。

    雷雨瞳手腕翻动,双刃在手中犹如之间陀螺在掌间旋转,再次一握,整个人已经犹如利剑狂射而出,短刃闪着冰冷的光,他身上的灵气爆发而出,形成尖锐的罡风同样爆射,犹如数百枝箭疾射在前,他的身体跟上。

    阮坤同样战意狂飙,陡然之间古铜色的铁臂竟然再次暴涨了一倍,宛如大猩猩的臂膀碎裂山石,对着雷雨瞳就是一拳轰出,形成的气浪排云覆雨,望着雷雨瞳逐渐靠近,他的目光带着嘲讽和微笑,这一拳雷雨瞳死定了,心中的浊气似乎可以在这一瞬间消逝了。

    可是他高兴的太早了,因为更为血腥,恐怖的气息降临,扰乱了他的心神。雷雨瞳的瞳孔忽然闪过血色的血红,跟着一道血腥的气息从雷雨瞳单薄的身体冲出形成风暴炸开,像是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席卷天地。血煞之气冲击一拳轰来的阮坤。

    柳霰震惊了,树冠上的两个人露出不可置信,混乱中的某人再三擦亮自己的眼睛,原来他真的可以控制体内的血煞,杀乏之气,原来存在猫腻,要不然他也不会有那般纯熟的格挡,借力打力的技巧,很震惊,很冲击心神,不止因为如此,还因为那血煞杀乏的浓度实在浓烈得可怕。怎么能够控制如此娴熟的煞气。

    作为当事人雷雨瞳最清楚这些煞气是怎么来的,是他两个月的积累,形成的暴唳,是在黑森林里横冲直撞血染的回扣,两个月里死在他手上的妖兽不下两百,在黑森林里多少死在他手上的妖兽他不记得了,他只清楚地记得那天一直冲杀着,几乎是十步杀一人,谁挡谁死,是他苦苦求生的杀戮染回来的。对于这种血煞之气也许是天赋,他收放自如,但他少用,此刻他也不想用,被逼的。

    被血煞之气笼罩,阮坤似乎来到了地狱的边缘,看到了屠刀落下,人死气断的情形,还有恐怖的兽吼,带着不甘,怨气,冲着他怒吼,浓厚的血腥冲击着他的心神,味道让他倒胃,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他知道这是血煞之气,他恐慌了,他不明白这个比他年龄还小的青年怎么会染了这么多的鲜血,他害怕了,他害怕他自己也会被杀死,无情的屠戮,恐惧逐渐笼罩心神。甚至被惧意吞没。

    移形换影,交错纵横,脚步忽转,越过重重障碍,狂暴的力道擦肩,罡风刺骨,手中的短刃嗜血之光闪烁。在阮坤的心神之中血煞之气慢慢地退去,血色的世界变淡,出现了一丝的色彩,沉沦的心神也回返。

    “不好……”阮坤突然意识到什么,狠辣的目光流转,身体侧移,古铜的铁臂准备反击,可是他慢了,他不敢再动了,因为他的耳边传来一个声音。

    “别动,要不然见血。”,接着他的脖子之处传来一道冰凉,声音很冷,阮坤从声音里听出了淡淡的杀意,他不敢尝试,他相信只要他动对方绝对毫不犹豫一刀抹在他的脖子上。

    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