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变
    “赢了,怎么可能?”



    “结束了,是真的么?”



    “厉害了……”,露台旁,座上,树冠之上,众人无不露出震惊之色,一片寂静,鸦雀无声,所有的都张着嘴,都能够容下一个大鸭蛋了,当那暴唳的血煞之气爆发之时不仅是阮坤心神大震,而且所有人都受到了一些影响,站在远处的众人似乎还能够闻到那若有似无的血腥,还能感受到突然降临的隐约的压迫,不过只是瞬间的压迫。



    “天赋如此强?”座上的柳霰露出激动的兴奋,一丝的震撼,久久不能言,她不知道怎么形容如今的心情,眼中的深处闪过一抹不可见人的异色,他的天赋竟然超越了她的预料,那种浓郁的血煞之气只有在那些老家伙的身上感受到过,她也没想到雷雨瞳如此年轻也拥有如此浓烈的血煞之气,而且更令她震动的是如此磅礴的血煞之气竟然控制地如此娴熟,血煞之气的出现只是在瞬时之间的时间,一个呼吸不到,试问同龄人之中还有谁能够做到这个程度,在她的记忆之中似乎没有人能够做到吧!作为天香阁的成员之一,她真的想吧把雷雨瞳招到天香阁来,甚至可以重点培养,而她的这个点真的不能不令人佩服,不过现在仅仅只是想法而已。



    “荆兄,你感受到那浓烈的血煞之气了么。”树冠上的两人交谈着。



    “恐怕比你我的血煞之气还要浓烈些。”被称做荆兄的青年眼睛眯着,望向那露台上被定格的情形眼中带着一丝的火热。



    “这次我要去天香阁帮忙。”突然这可以令许多人沸腾的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



    “荆兄,你没事吧?你了别忘了你可是荆门的少主,若是到天香阁做下手那可会惊死多少人的。”身旁的淡黄色青年有些惊讶地说道。树冠的两人就是荆门的少主荆销和他的好友楚天,荆门在天雨城的地位同样不低,也是呼风唤雨的存在,没想到他们因为爬上树看天香阁的柳霰情形下遇到了令他们感兴趣的人。闪舞小说网www



    “奶奶的,如此霸气。”人群之中不知是谁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带着一丝出乎预料的情绪,虽然小但是此刻沉静的环境所有人听得真切,有人纷纷地看去,只见一人蹲在地上,抄录着什么,低着头还在嘀咕些什么,他明显也没有发现身边的一样。在他的小册子上写上了雷雨瞳三个字,接着是冒号,后边注着:对于武技暂时一窍不通,血煞之气妖孽,同龄人少有人及。



    “嗯?”那人抬起头来,正看到周围的人看着他。



    “嗨嗨……,你们继续,你们继续……”感受到所有的焦点落在他身前,普通的脸上立刻露出笑容,两颗兔子的门牙露在外面,然后立马合上小册子,以最快的速度“跐溜”地消失在人群之中,不过并没有人注意到他小册子身上的封面上写道《志角录》四字,若是知道恐怕会引起不小的波动吧!



    “我们也走吧。”



    “去哪?”



    “跟上来了就知道了。”树上的两道人影贴着树干快速地落下,没有人注意到,也就只有敏锐的修士才轻轻地瞥一眼,不过也仅仅只是一眼而已。



    “认输么?”雷雨瞳的声音再次在阮坤的耳旁响起,此刻阮坤的脸色变成了猪肝之色,他心中的火气虽然被压制了,可是转化成了从未有过的怨恨,可是他没有表现出来,因为他脖子上的冰凉让他不敢有任何举动。



    “我……”



    “嗯?”阮坤有些迟疑,可是他感受到脖子上的冰凉再次更近一步了,似乎只要对方只要轻轻地一抹,他就会立刻血溅三丈,他喉结滚动,咽了一口唾沫,身体有些冰凉可是脸上凝聚了一滴汗珠。



    “我……,我认输……”似乎再也忍受不住此刻的煎熬,所以再也难以开口的话也要说出来,他双手的古铜色逐渐地褪去,露出了双臂原本的模样,霸道的压迫感这才消失,而雷雨瞳的短刃也离开了他的脖子,可是他下一刻的脸色突然变得更加地难看,铁青的脸色带着狰狞,因为他被耍了,那抵在他脖子上的哪里是什么刀刃,而是没有锋刃的刀背。他觉得自己像是一只猿猴被耍了,团团转,想到自己的失态心中的滋味难以下咽,熄灭的火焰突然如火星遇到石油,这种气焰再也怒不可遏。瞬间暴起,以他为中心灵气发生剧烈的爆炸。



    当阮坤说出认输时,雷雨瞳心底松了口气,戒备逐渐放松下来,这一战对他来说负荷太大了,自己在全程之中动用的只有自己所有的格挡卸力技巧,凭借肉身之力硬抗罡风的狂轰,致使他的身体也痛苦难忍,而他胜利的关键是他的出其不意,若不是他在关键的时刻爆发出血煞之气影响了对方的心神,那么他也不会这么容易取胜,这场对战在某个角度来说本来就不公平,不过他还是赢了,苍白的脸色,他的消耗实在太大了。架在阮坤脖子上的短刃慢慢离开。可是突变也就在此刻发生了。



    “砰”闷声巨响,像是巨大的石柱砸在雷雨瞳的胸膛之上,致使他的脑海突然发生了短路,痛楚充斥脑海,一阵眩晕,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巨大的危机感从他的心底升起,而这时刻他实在动不了。



    “噌……”他手中的短刃被捏住,然后再铁掌轻轻一握之下发生了断裂,弯曲,随后铁臂犹如巨大的铁柱狂轰而来,狠狠地砸在他的胸膛之上,这不再是承受卸力之后的力道,而是摧山会毁岳的一击,“砰”力道狂猛传进雷雨瞳的身体,他的两根肋骨断了,他的目光中带着血红的痛苦,“浜”狠狠地砸在地面之上,由于惯性再次划出两丈的距离,他忍住痛苦在地面一个翻滚,勉强地蹲着立刻警惕,手中只剩下一把短刃了,一把短刃已经废了被他松开丢了,又是一把短刃滑出落在手中,他的目光锋锐无比,此刻他再次回到了黑森林,那种肃杀再次回归,铁血附体,他再次变了,这次是杀意十足,锐利的杀意势不可挡,血煞之气彻底爆发,毫不保留地释放,他要杀人,这是他的念头,没有杀过人不代表他不杀人,可是他嘴里突然吐出一口鲜血,血流不止,受了内伤。幸运的是他只是承受了最弱时期的全力一击,因为阮坤的那一拳轰出时他重新施展了武技,要不然他可能不会如此幸运了,而可能是当场毙命了。



    所有众人突然历经狂风暴雨,瞳孔皱缩,所有的突变仅仅只在一个瞬间爆发,所有的逆转只有一个呼吸的时间,来不及思考,不可预料的事件爆发而来,原本已经胜了的雷雨瞳竟然被重伤,什么情况。



    “卑鄙,无耻……”所有的词再次浮现过所有人的脑海,有惊呼,有讶异。而座上的柳霰眼中闪过无名的怒火,她纤纤的细手突然在椅子上轻轻一握,扶手突然碎裂,硬生生地被扳下一块,形成粉碎。



    “死吧”阮坤铁青地说道,狂暴的灵气撕裂虚空的风,原本恢复了本相的双臂再次狂暴膨胀,体型暴涨一倍,这一次他带着所有的怒火,彻底地燃烧,像是一次激烈的风暴,点燃的炸弹,狂啸,目标指向雷雨瞳,他的笑带着邪意,带着怒吼,带着阴暗。这一次雷雨瞳不再生欢,他要雷雨瞳死,在他的心里只有雷雨瞳死了才能抹去他心中的阴暗和愤怒。



    而雷雨瞳不再留情,不再回避。他的脸上不再有丝毫犹豫,疯狂占据他的脑海,这么多次都闯过来了,他有什么好怕的,他不再思考人性的险恶,他要终结,口中的血液还在流淌,手中的短刃在紧握,所有的血煞,杀气瞬间合一,形成一把坚不可摧的利剑,带着血杀之意,横贯虚空,虽然没有阮坤那般狂暴,力道狂猛,可是他的是一把血腥形成的锋锐之剑碎灭心神。



    狂猛的力道带着炸响,磅礴的血煞形成血剑,横空跨越相杀,即将碰撞可是瞬间,座上的柳霰突然消失,一个更加强烈的风暴从她娇小的体内爆出,桌子瞬间爆裂,碎木四溅横飞,长风破浪,秀发轻柔,整个人不见了,再次出现时已经挡在雷雨瞳和阮坤之间,她看也不看,反手就是一个凌厉的巴掌扇去。谁知道她那柔弱的掌印就有那么霸道的力量,而且她自己本身就是强者,现在风暴的中心没有一点风雨飘摇,而看似凶猛强悍的罡风,铁臂在她的面前像是纸糊的窗,一个掌印撕裂罡风“啪”地一声脆响,落在阮坤的脸上然后他直接被扇飞,三丈倒地,十分狼狈,一个清晰的血红的掌印落在他的脸上,一下子蒙了,天昏地暗,只觉得耳边“嗡嗡”的耳鸣声。



    一掌扇出之后,柳霰不再理会,她面对雷雨瞳那血煞,无情的一剑,站在风口浪尖之上她伸出了两根纤细温润的手指,向前轻轻探去,看上去简单的一指,却含着不为人知的力量,精准,快速,很快血煞之气突然溃散,没有一丝的血煞之气沾染在她的衣衫之上,“叮”两根手指夹住雷雨瞳的短刃,柳霰没有任何地动作,她只是任意那锋锐无双的血煞杀意冲击着她身旁无形的屏障,最终势不可挡的血杀之气终于减弱,玉步婷婷,速度奇快,她手上动作同步,她轻轻扣动雷雨瞳的手腕,短刃被夺在她的手中,然后奇快的出手点在雷雨瞳的各个大穴,为他止血,随之一粒丹药出现在她的手中,轻轻一弹丹药进入雷雨瞳的嘴里。



    一切快速无比,雷雨瞳还没反应过来,丹药已经入口,他知道柳霰没有恶意,而且丹药也对他的伤口有好处,丹药入口药香的味道入鼻,一股精纯的药力已经在他的嘴里融开,他二话不说立刻坐在原地,慢慢消化这股强横的药力。



    “柳小姐。”这时候阮坤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立刻半跪低头道。



    “你输了,而且十招已经过了。”此刻无比地沉静,露台全部是急促的呼吸声,所有人都听出了柳霰声音中的冰冷和不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